十一年过去,它仍是中国最优秀的战争剧

时间:2020.02.18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我的团长我的团》是部很神奇的剧。

它从未经历真正意义上的大火,十一年前,在万众期待下首播,收视率一路走低,终结时由锣鼓喧天变成了悄无声息。

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再也没有上星播出过,可它却经历了如《大话西游》般的奇幻转折,十一年间,评分从8.3分一路上涨到如今的9.4分。

时间留下了最值得的东西,流沙掩盖不了闪光的灵魂。

《我的团长我的团》讲述的是一股不成人形的炮灰在云南腾冲生活、战斗与死磕的故事。

曾有人这样评价过:“《团长》拍摄如电影,表演似话剧,以远征军历史为背景,探讨鲁迅式的国民性以及哈姆莱特式的生存命题。”

剧中的他们是一帮溃兵,里面有烂腿的、乞讨的、偷窃的、卖黑货的,底层的所有毛病他们都沾点,但他们是有情义和道义的。

最重要的是,他们惜命,他们想抗日,也想活着。

他们虽然不是战争中被歌功颂德的大英雄,但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民族胜利墙上的一块砖,缺了谁,这面墙都会倒。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

中国远征军组建于1942年,3年3个月,出军40万,死了近一半,还有许多回不了家,从此再未踏上国土。

他们以牺牲打通了西南国际交通线,把日军赶出了中国西南大门,支援了国内的正面作战,减轻了盟军的压力。

而这部剧主要讲的是历史上存在的松山战役,最终的胜利虽然属于中国,但中日伤亡比却是7:1。

十四年抗战,中国陆军阵亡300多万,空军几乎打光,如果算上被屠杀、间接伤害的平民,受害者多达3500万,而日军阵亡,仅五十万上下。

无意以数据来评价谁该死,谁不该死,只是不愿意看到今后只有看书、看剧、看电影、看纪录片才能记起每一个为国捐躯的英雄。

人性如草芥,可以随意践踏。

孟烦啦被张立宪言语侮辱;阿译被炮灰团嘲笑讽刺;豆饼被所有人随意遗忘;李乌拉被迷龙责备殴打;龙文章被虞啸卿摆局舍弃;不辣被幻灭不断打击……

尽管如此,烦啦依旧会赴死,阿译依旧会无畏,豆饼依旧会善良,迷龙依旧会不舍,龙文章依旧会热血,不辣依旧会唱起“胡大姐,我的妻……”。

这绝望的世道,他们在拼了命的挣扎。

一群背井离乡的“烂”人,听天由命的活着,互相比着谁更烂,在国家生死存亡之际,有人给了他们一道光,他们开始舍生忘死。

在看似漫不经心的背后,有着敢为人先的气概,为了赎回曾经并肩过的步枪,可以用树枝猛戳鼻孔。

虽然现实总是不争不幸,哀怒皆无果,但他和他的袍泽兄弟们,“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修我戈矛,兴于王师。”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

他们曾经怕死,可经过战争的洗礼后,他们变得不怕死,只怕死的没有价值。

他们思念家乡,可他们更愿意顾全大家,暂时忘却心底的懦弱胆怯,以破衣烂衫与破铜烂铁的形象,和敌人殊死搏斗。

他们来自五湖四海,有湖南的、河南的、上海的、北平的、东北的、四川的……,每一个地名都是数十万的牺牲和溃散,也是一段不折不挠的血泪史。

这些小人物的悲鸣,在大时代的背景下,渺小的像一粒尘埃,但他们不该成为千里外的孤坟,无处话凄凉。

“祖国的大好河山,我去过不少地方。

北平的爆肚、涮肉皇城根,南京的干丝烧麦,还有销金的秦淮风月,上海的润饼、蚵仔煎,看得我直瞪眼的花花世界。

天津的麻花狗不理,广州的艇仔粥和肠粉,旅顺口的咸鱼饼子和炮台,东北地三鲜、酸菜白肉炖粉条,火宫殿的鸭血汤、臭豆腐,还有被打成粉了的长沙城。

没了,都没了,我没涵养,没涵养不用亲眼看见半个中国都没了才开始心痛和发急,没涵养不用等到中国人都死光了才开始发急、心痛。”

这是龙文章在剧中的一段台词,以通俗的语言讲出了国破山河,烽火连城的悲凉与失望。

他的哀与屈源自他人的不作为和自己的没能力,可他只不过是万千将士中不起眼的一员,是一方水土中不待见的异类。

然而他所代表的群体却在抗日历史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中国远征军。

在信仰崩塌的那一刻,是他们用信念始终坚守着阵地的完整;在被当作炮灰丢弃的那一瞬,是他们擦干难以落叶归根的泪水,选择继续战斗。

他们中的很多人至今还散落在东南亚的某处,也许他们有过后悔,有过不知为谁而战的惆怅。

但是他们肯定不会失忆和遗忘,不会忘记倒在身边的战友,不会忘记惨死在屠刀下的同胞,不会忘记国尚为成国,仍需前赴后继。

他们需要的不是泪眼汪汪的同情和怜悯,也不是动辄成千上万的善款和物品,更不是每逢节假日才想起的纪念。

他们需要的是记住,记住几代人的血泪才换来了如今的盛世和挺直的腰杆子,记住历史的教训,从来不能被轻易抹去。

《我的团长我的团》和其他抗日剧相比,似乎显得有些晦涩,更像一出文艺片。

它没有那么多慷慨激昂的情绪口号,没有那么多喷涌而出的爱恨情仇,也没有那么多浩然正气的家国情怀。

有的只是挣脱束缚的血肉之躯,有的只是不甘迷茫的行尸走肉,有的只是沧海一笑的极致浪漫。

他们是漠然世道里的糟粕敝履,他们是政治军事中的乌合之众,他们是炮火连天间的平凡英雄。

这种少了庙堂,多了个人的家国忧思,让《我的团长我的团》以小见大,藐视一切繁文缛节。

同时,也让“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居安思危变得具象化,安逸成了懒惰,牺牲成了进步。

让我们举起一杯酒,上敬战死的英灵,下敬冤死的亡灵,中间敬人世间的良心,一起与快被遗忘的他们喝至不醉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