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春天》:春日在即,我们连线了五位导演

时间:2020.03.03 来源:今日影评Mtalk 作者:东东
《在春天》第一集:小人物见大英雄 知名导演的“复工”计划 时长:08:00 来源:电影网

《在春天》第一集:小人物见大英雄 知名导演的“复工”计划收起

时长:08:00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讯 三月已至,春天在即。今年依旧姹紫嫣红,却少迎来春风拂面。2月27日,北京市政府在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电影行业还未具备开业条件,暂不开业。电影人集体进入了远程办公,且为复工做准备的重要阶段。


值此全民抗”疫“特殊时期,影视业自我调整关键时期,即日起,电影频道《今日影评》推出特别节目——《在春天》。



节目将邀请电影人们现身说法,从第一视角大胆公开行业现状。唯愿用我们的力量,真实记录疫情期间,电影行业各工种的“自救”与“改变”。直到,属于电影人的春天真正到来的一刻。


今天,我们远程连线了5位导演。


2020年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波及到各行各业,电影行业也未能幸免。随着“春节档”影片集体撤档,各电影院线暂停营业,影视基地相继关闭,各剧组纷纷暂停拍摄,宣传发行等公司无限期停工……电影行业正在经历一场压力大、范围广的集体挑战。


而这,或将持续影响未来一段时间内电影投资、创作、拍摄、制作、宣发、上映的各个环节。



疫情之下,虽然行业的大规模复工还遥遥无期,但抗“疫”已然成为了大多数影视从业人员工作的重心。电话会议、远程商讨,大家早不陌生。


今天我们连线了五位著名导演——


唐季礼刁亦男陆川焦波岩井俊二


希望带领大家从导演视角去思考,处于困境中的电影行业如何“自救”?这次“危机”又将带来哪些新的“希望”?电影人如何追回疫情中失去的时间?



我们首先访问的,是今年已因疫情原因撤档的“春节档”影片《急先锋》的导演唐季礼


这也是唐季礼导演第一次公开回应春节撤档事件。


“疫情给我们的创作思维带来很多改变。”



主持人:《急先锋》原定“春节档”上映,但因为疫情而选择了紧急撤档,您当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唐季礼:筹备了这么久,电影上不了,当然也是会有一点...有点觉得很无奈的。可是我觉得,什么事都是以大局为重,一定要保障所有人的安全。



主持人:《急先锋》撤档会带来什么样的损失? 


唐季礼:平常的档期可能宣发费用大概五千到八千万左右,可是春节档可能要用1.5个亿,你的成本就很高。那如果你选择放映的档期时间没有这个容量,亏损的风险就大。还有另外一点,我们是全球发行的,海外有市场,反而影响就更大。



主持人:春节档有些电影选择了线上发行,您和您的同行,有没有考虑过用这种方式来回收成本呢? 


唐季礼:目前来讲,正常线上发行能够回收的资金还是有限的,同时我自己的电影《急先锋》是一个宽银幕、IMAX、3D的设置,我们生产的时候就是为大银幕而做的。如果它选择在网络平台上映,观众会失去了观影的体验,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就是有些电影投资成本没这么高,它可以选择这一方面,如果是中国现在的国产大片,三四个亿投资,在目前的情况之下,是蛮难在网络平台得到收支平衡的。


还有另外一点,我们是全球发行的,这部电影原计划有十几个国家同时在“春节档”上映的,包括东南亚的国家。在疫情过程中,我们全部让他们撤档,还好以前跟所有海外发行方都有很好的合作,他们才愿意配合,谈的时候也非常客气。当然,他们也说了他们的顾虑,希望疫情尽快过,尽快上映,他们所面对的困难其实跟我们是一样的。


主持人:后续有没有一个复工计划呢?


唐季礼:我们的创作团队早就复工了。我们有在老家的,有在北京的,有在美国的...我们的编剧团队都在线上开会。这一次疫情其实也给我们的创作思维带来很多改变,“小人物、大英雄”的故事,是我们未来创作很多电影的精神核心。我觉得这对电影人来讲,有很大很大的启发。



主持人:那我们用故事片、商业片再去重新表现这段经历的时候,我们的特点和优势是什么呢? 


唐季礼:我们的优势是可以有效地把所有影像给串起来,让观众看的过程当中有更深的感受。而且全世界各国的人都来关心中国,都来捐赠东西给中国,这也代表了人类命运共同体。我们现在也通过我们的经验来帮助其他国家的人,这些内容需要很好地整理起来。



主持人:在疫情期间,涌现了很多平凡人的不平凡故事。就目前您所知道的这些故事,哪一个您是特别愿意把它搬上大银幕的?


唐季礼:很多,我天天坐在那个新闻前看。医务人员就是一个很好的题材,他们这一种勇敢的精神很打动人。而且你看他们在救护人员的时候,基本上谁都看不到谁的脸,嘴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只能从他们的防护服里面找到这个记印,那是近乎无名英雄的感觉。我觉得这种军民合作的精神,是真的值得我们为中国人骄傲。



第二位与我们连线的导演,是曾经在武汉拍摄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的导演刁亦男。


“我看了那个视频,一瞬间就泪目了。”



主持人:我们现在都在关注武汉疫情,那在这些报道当中,有哪些也给您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刁亦男:很多很多的细节,很多很多具体的人和事,还有一些节点...都给我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


我还看到一个网友发的视频,正好就是在我们《南方车站的聚会》拍摄的一个场景里。他打开视频,开着车,那么游走着拍了一下。我看了那个视频,一瞬间就泪目了。我就想着,原来那么热闹的一个城镇,现在却变得冷冷清清。只有曾经去到那里工作、体验过的人,才能感受到那种难过和不安吧。



主持人:我们知道您对武汉是有一种特殊感情的,之前您形容武汉是湖光山色,那么现在的武汉在您的眼里,是一种什么样的颜色? 


刁亦男:我觉得城市肯定是没有正常生活状态下那么丰富多彩了,城市肯定是变得灰蒙蒙的,但是在医院里边,很多医生、护士在第一线救治病人,这个颜色就像他们身上穿着的白色衣服一样,是非常鲜明的。



主持人:如果说要为武汉创作一部电影,您会选择什么样的题材? 


刁亦男:人类就是这样发展过来的,不停地在和疾病,在和自然斗争,走到了今天。我觉得从我们怎么样面对灾难和恐惧来阐释这一次的疫情,会是一个很好的主题。



主持人:作为一名电影导演,此时此刻有没有什么话想对同行说?


刁亦男:我觉得我们最好在做好自我隔离保护的同时,又以最专业的、最认真负责的工作来回报这些医务工作者的辛苦工作,以及武汉人为我们大家做出的牺牲。然后我也希望我的同行们一切都顺利,身体也都是健康的。


“刁亦男导演是一个非常细心的导演,他抓人物、抓性格都抓得很好。在这次疫情中,那些医生、护士、司机、外卖员、菜农...这种民族团结的精神的彰显,很适合刁亦男导演去做导演。如果他还不嫌弃,能让我去帮他做个监制,我就会很开心。”


听到刁亦男导演的话,唐季礼导演如是说。



因疫情暂停工作的陆川导演,积极复工的同时仍不忘武汉前线。今天,我们也连线了陆川导演。


“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历史时刻。”



主持人:关于此次全民抗“疫”,您最大的心声是什么? 


陆川: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历史时刻。看到的这些发生在抗“疫”前线的故事,都会感觉到这个时刻应该被用影像记录下来。我估计这是很多很多电影人都想做的事情,也有很多电影人已经开始在做了。


电影《可可西里》


主持人:此次疫情对您的电影创作有冲击吗? 


陆川:去年七八月份的时候,新片杀青,整个特效部分正好进行到如火如荼的时刻,因此疫情对我的冲击的确是非常大。但是我们还是想办法,大概在大年初五的时候就远程复工了,也是异地开会,最多的时候是来自七个国家和地区的人员一起开会。虽然很辛苦,但是还是希望疫情赶紧结束,我们可以把进度赶上来。


主持人:您有拍相关作品的想法吗? 


陆川:如果将来能够整理一部记录作品,把整个事件都讲出来,那么再隔个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的时间,再看到2020年年初,这场把一千万人封闭在一个城市里的、举全国之力去救援的这场抗击疫情的行动,一定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反思,也会有更大的价值。


电影《可可西里》


主持人:那您认为这段时间的经历,除冲击外,还会给电影人带来什么呢?


陆川:我觉得疫情发生,然后电影行业突然停摆,当然是让我们损失惨重的,但同时对我们这样一个很热闹的行业来说,也可能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去停下来,反思一下,到底该做什么,怎么做。


当我们所有人突然停下来,去目睹这么一场疫情,用自己的方式参与到抗“疫”当中去,我觉得对于我们重新回到电影行业去做创作,去重新拥抱我们自己的事业,可能会有很大的好处,可能会告诉我们怎样去做电影,怎样拍出一些更能给观众带来力量与思考的电影。


主持人:有什么话想和同行说呢? 


陆川:我最想跟同行说的、想分享的感觉是我个人的一种感觉。这次疫情,迫使我自己放下很多工作,抬起头看这么一件影响到很多普通人命运的大事。对于我们做电影的人来说,我们可能把电影当作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但我们会发现,我们当下每时每刻正在发生的历史,似乎比我们正在做的这些电影更感人,更激荡人心,也更发人深思吧。


今天,我们也要连线一位在疫情当中,仍然不忘用光影来记录时代的纪录片导演焦波。


“国家这么一个大事,纪录片人应该冲上去。”



主持人:听说在疫情期间,您和您的团队也没有放下拍摄纪录片这件事情,而且在不同的地方都有采写素材。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焦波:国家这么一个大事,纪录片人应该冲上去,就拍摄疫情下的村民生活——大家怎么来抗疫?怎么来生产?我们看到网络上有很多反映这方面内容的短片,有很多硬核村官通过乡村大喇叭劝导大家做好防控。


纪录片《乡村里的中国》


主持人:您认为纪录片导演在这一次疫情的特殊时间节点上,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焦波:我觉得作为一个纪录片导演,他跟其他艺术片导演、故事片导演比,有一个更有利的条件——我们方便。比如说机器设备,其实里头我们的团队都不大,四五个人就是一个团队,两台摄像机,两个助理,再加一个制片,就去干出来了。


所以说,它不需要庞大的这种人员和设备,工作方便,调动起来也方便,拿起背包就出发的那种感觉,这是纪录片团队的优势。


还有就是,一边拍一边讲故事,这样我觉得更灵活,想象不到的、构思不到的一些东西会在生活当中突然出现,还非常精彩。这个就是我们始终坚持的,基本上这几年就是跟着生活走,故事也跟着生活来。


主持人:有没有什么话想对同行说?


焦波:无论有什么困难,无论疫情有多严重,纪录片人永远在路上。


我国一衣带水的邻邦日本,如今同样在面对疫情。今天,日本导演岩井俊二也有话要说。


“这是我们共同的一片天。”



主持人:您有什么话想对中国的朋友们说? 


岩井俊二:大家好,我是岩井俊二。新型冠状肺炎,被称作COVID-19。在日本,感染也在扩大,到目前有很多病人病情严重,也有很多病人失去了生命。因为这个病毒,本该鲜活的生命却消逝了。


现在,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在和疫情作斗争,大家都在面临同一个问题,争取早日战胜它,也由此产生了一些意见上的差异与分歧。但也有捐赠口罩和检验试剂等一系列这些国与国、人与人之间互帮互助的事例,越是这个时候,越能体现爱的力量。


比起刚开始,现在我们逐渐地了解新冠病毒,这种未知的病毒在武汉扩散的时候,市民在不了解状况的情况下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期。正因为当时的惶恐不安和他们同病毒斗争的过程,我们才能从中学到很多,从而更好地为防控做准备。比如潜伏期,年龄段感染率,重症化概率,死亡率,有效的治疗方法和治疗药物等等。


我们是怎么获得的这些数据,这些数据是何等的宝贵。我们必须铭记为这些数据做出贡献的患者和医务工作人员,并对他们致以更加崇高的敬意。多亏了这个数据,令很多有可能将被夺去的生命得到了救赎。


这段话是在外面拍摄的,抬起头可以看到天空。这是我们共同的一片天,大家一起加油。



此前,贾樟柯导演接受采访时提到,观众真正能够放下心来到电影院看电影,可能要等到六到八月份。那么,这段时间中国电影人可以做些什么?


“最好还是老老实实在家里创作,正好可以沉淀下来。我自己就在做预览,就是把未来要创作的剧本、人物、角色都做足了工作。”唐季礼导演给出了对贾樟柯导演的远程回应。


2020年的春天,对电影人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呢?也许就像唐季礼导演所说,“只要大家努力,不放弃,很快就春暖花开了”。


文/东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