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我和我的祖国》里的细节,我才懂得

时间:2020.03.17 来源:今日影评 作者:东东


1905电影网讯 电影,是光影流动的艺术;影评,对银幕艺术的品鉴。如何解开创作者的“秘密”?如何挖掘故事背后的真理?《今日影评》特别策划系列节目《看·电影》于CCTV6电影频道上线。


电影为桥,审美为道。影评人,“手把手”教你看电影。我们综合口碑和票房表现,精选了近五年来50部国内外重点影片。



邀请50位权威影评人专业拉片。



观众则将作为评审团,参与投票,并与影评人争夺话语权,一场对影评人的考验即将开启。



今天,我们迎来了第一位参与挑战的影评人——清华大学教授 尹鸿


今日拉片:《我和我的祖国》



导演:陈凯歌张一白管虎薛晓路徐峥宁浩文牧野

主演:黄渤张译吴京杜江葛优刘昊然陈飞宇宋佳

上映日期:2019年9月30日


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作为2019年国庆档力作,以新中国成立70年间普通百姓与国家息息相关的7个故事为核,谱写了一曲送给祖国的赞歌。该片上映后,歌曲《我和我的祖国》再次红遍大江南北,而影片最终也斩获了30亿元人民币以上的超高票房,实为2019年度票房口碑双丰收的代表作品。


诚然,爱国主题成就了《我和我的祖国》,却也从某个角度来说,“埋没”了《我和我的祖国》。



注:该片上映档期由当年10月1日提档为9月30日,因此海报上出现不同日期


它远不止于一部主题积极的献礼影片,更是一个融合银幕光影、巧用叙事手法的范本,而其“迎头相撞的戏剧高潮和情感高潮”打动了许多观众,也是我们应该剥去主旋律外壳而触摸的“质地”所在。尹鸿老师将从这两个重要片段展开拉片。


《我和我的祖国》之《相遇》


一位为研发原子弹而隐姓埋名的科研工作者高远,受辐射影响下,生命垂危。原子弹爆炸成功的一幕将是他人生的高光时刻,亦是影片的高潮段落。对于这一幕的展现,我们有很多“常规想象”。但导演张一白没有选择这么做,而是选取了高远与恋人方敏在公交车上偶遇的细节片段。



三年前,为了保密与所爱之人不辞而别,如今相逢却不能相告。在公交车这样一个相对紧密封闭的空间里,心有无数情绪翻涌而来的两人却必须彼此正视、不能回避脱逃。此处,情感张力完全“拉满”。一个长达6分钟的长镜头,诠释了一切。



方敏一连串讲了三个他们的爱情记忆。


机位基本不动,只是镜头从一开始的有环境关系推到了两人的近景,让观众完整地、近距离地感受两个人物内心的翻江倒海,相见不能相识、欲说只能还休。长镜头的使用,让观众能够不中断地体会到两人刻骨铭心的伤痛。表演上,方敏不断地说,高远却只能默默的听,这种无法达成双向反馈的爱,在一动一静的对比中被表现得淋漓尽致。长镜头的后半段,后车窗的背景发生变化,汽车、红旗、人流越来越密集,预示着喜讯就要到来。



接下来,是我们期待中的大场面。人群,旗帜,欢呼,漫天飞舞的报纸。而两个小小的主人公,挤在人群里,就像是被大时代洪流裹挟着的小小水滴,只能匆匆继续向前。高远梦寐以求的祖国的胜利到来了,观众为他的梦想实现而感动,更为他生命的最后一刻而悲伤。



大场面与个体之间的镜头冲撞,将小我牺牲的痛,大我胜利的喜,对比性地呈现出来,形成了悲喜交加的冲击力。方敏在人群中拼命想奔向高远,但镜头却缓缓拉开,两个相爱却不能相聚的“可怜人”,在全民欢庆的喜乐氛围里面临永远的别离。当最后一组正反打完成,高远慢慢褪下口罩,将自己真实的样貌最后留给那个只能远远站着的、自己心心念念的爱人。情感,也被推到了最高点。




这一组对比性的细节、画面、镜头的设计,其实就是我和我的祖国的主题最好的传达,祖国的历史,正是那甚至叫不出名字的无数的我,用他们的生命、鲜血、汗水所谱写的。真正打动我们的,从来不是大场面,而是细节。


笔记:电影中的长镜头



《我和我的祖国》之《夺冠》


1984年,中国女排争夺奥运冠军正实况转播。《夺冠》片段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启——全里弄的男女老少都在看冬冬家的黑白电视转播,那个时候没有有线电视,都靠天线接收微博信号。而冬冬青梅竹马的伙伴小美即将出国,他们约好走前见面,相互赠送礼品。这时天线发生故障,爸爸又不在家,冬冬不得不上房顶调整天线。冬冬的“两头为难”——是这一片段故事核所在。



交叉蒙太奇的使用,则是导演徐峥的“神来之笔”。先是修天线的冬冬和看电视邻居的两头叙事:一方面用大量的动作性短镜头,表明冬冬的焦急,另一方面,则是看电视的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一边是心急火燎,一边是不紧不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再加上冬冬从楼上的俯视和楼下众人的仰视镜头的交叉剪辑,构成了一种具有强烈喜剧性的效果。



两个完全处于不同氛围的空间场景


而随着小美的出现,第三重叙事也由之而来。这样的三组镜头,镜头主体各有不同,其心态也相应差距极大,导演将镜头风格随之做出调整。冬冬的镜头心急火燎,观众的镜头略带夸张,而小美的镜头则是一种不知情的迷惑,共同构成了三重镜头的情绪交响,观众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当小美在妈妈的带领下离开,冬冬又陷入了更深一层的困境——一边是大家为女排为国争光的热情和期盼,一边是徐徐远去的小美背影。冬冬究竟该如何抉择?电影的矛盾点由此凸显。这时影片用了假定性的表达,背影、人群、红旗成为个人所爱与众生所爱的十字路口,影片这时用现场声的虚化处理和升格的特技,来渲染冬冬的内心迎头相撞的矛盾。经过足够的情绪积累之后,才让他回头直奔房顶天线,这时候用了一连串的仰拍镜头,来衬托冬冬小孩子形象的高大。




而当父亲终于出现,冬冬再也憋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哭起来,说“咱们家的天线太烂了”。这一句台词,既是“收”,也是“放”。正因为冬冬收敛了自己的故事,用“天线”传递出与小伙伴告别的悲伤,这种悲伤才反过来更深地触动观众。



这一组细节的设计、镜头的组织、剪辑的对比,表达了喜剧风格与伤感情绪的迎头相撞、孩子世界与成人世界的迎头相撞、个人情感与众人需求的迎头相撞、孩子的使命感与少年纯真性的迎头相撞。成全大人们的冬冬,失去了与小伙伴道别的机会。喜与悲的双重交织,为观众此时的情感体悟中添上了更复杂的、更说不清道不明的别样味道。


笔记:电影剪辑中的交叉蒙太奇



尹鸿老师口中的“迎头相撞”,既是戏剧性的高潮,也是人物形象的升华,更是观众情感的释放。在多重叙事的“迎头相撞”中,电影《我和我的祖国》闯入了观众内心最柔软的地带。


编辑/东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