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再看《流浪地球》,或许你能看懂更多

时间:2020.03.18 来源:今日影评 作者:东东


1905电影网讯 电影,是光影流动的艺术;影评,对银幕艺术的品鉴。如何解开创作者的“秘密”?如何挖掘故事背后的真理?《今日影评》特别策划系列节目《看·电影》每晚十点档CCTV6电影频道,不见不散。电影为桥,审美为道。影评人,“手把手”教你看电影。



我们综合口碑和票房表现,精选了近五年来50部国内外重点影片。



邀请50位权威影评人专业拉片。观众则将作为评审团,参与投票,并与影评人争夺话语权,一场对影评人的考验即将开启。


今天,我们迎来了第二位参与挑战的影评人——中国电影资料馆副研究员 左衡



今日拉片:《流浪地球》



导演:郭帆

主演:屈楚萧吴京李光洁吴孟达赵今麦

上映日期:2019年2月5日


在2019年春节档横空出世的电影《流浪地球》,自诞生之日起,就成为了中国科幻电影类型“全村的希望”,其震撼逼真的影片特效,前所未有的感官刺激俘获了无数中国观众的心,被誉为以“一己之力”开启了中国科幻电影元年。



而作为一部商业类型片,《流浪地球》无疑也是成功的,它以46.86亿的累积总票房佳绩,位列中国电影票房总榜第三名。显然,《流浪地球》同样是票房收益最高的中国科幻类型电影。




“再拍科幻片,压力很大”,有创作者这样评价。


《流浪地球》对科幻片电影语言的精彩运用,为今后的中国科幻电影确立了一个新的技术和艺术基点,而未来在这个基点高度之下,预计会有大批量的国产科幻片较难得到观众认可。


因而,《流浪地球》的电影语言究竟“神奇”在哪,是我们想求教影评人左衡的第一个问题。


影评人对《流浪地球》的肯定


与此同时,也有一些观众提出质疑,表示《流浪地球》虽视效不输好莱坞,却与其印象中的好莱坞大片风格较为接近,由而判断其模仿痕迹较重。


关于《流浪地球》视效的两种声音


那么,《流浪地球》究竟是“照搬”好莱坞,还是说出了全新的中国故事?我们想听听左衡怎么说。



《流浪地球》:成熟的电影语言


“史诗格调”,是左衡对于电影《流浪地球》的审美定义,在他看来,影片创造了许多场景画面,视听奇观贯穿全片。而其中的长镜头则需要格外关注。



影片第18分钟处,两个孩子驾车第一次闯入外面的世界,这时就有一个近1分钟的长镜头——它随着车辆的行进,让我们看到未来世界中的北京城市景观,接着镜头驶向远方,对准行星发动机,这一庞大发动机的外观得以展现。我们看到了在这未来高科技的工业质地下,发动机正喷着蓝色的火光。




接着,镜头移向外太空,地球越来越小,观众一下子被带入到非常宁静的空间当中,而在这个镜头的结束点,我们又看到了领航员太空城。


也就是说,在长镜头不断推移下,随着时间流转,我们目不暇接地看到了种种未来世界和太空景象。一方面,对观众来说,这是一种非常新鲜的经验;而与此同时,在不知不觉间,故事线索从地面引进到外太空,导演完成了一个非常漂亮的转场。




而随着宇航员刘培强的视线流动,镜头再次从太空舱内转到舱外,我们从他的视角,看到仿佛正在宇宙的子宫中安静沉睡着的蓝色的地球。在它的身后,则是带着浑黄而荒蛮质地的木星。


此时,影片配乐相应地出现了调性变化,由展现宇航员个人日常的抒情风格,转为因发现木星上巨大的风暴眼正“盯着地球”时,心理状态发生巨大变化下,与之匹配的饱含危险味道的音乐基调。



也即,在长镜头的指引下,画面从个人心理的表达,整体转向了某种潜在危机的叙述,让观众非常深切地意识到流浪的地球与流浪的地球人此时在宇宙中的处境如何,而人与宇宙的关系亦由此达成。


电影《流浪地球》用成熟的电影语言,史诗性地建构起了独属于它的科幻宇宙观。


笔记:电影中的场面调度



《流浪地球》:中国式科幻元素


如果不是模仿好莱坞科幻大片,那么电影《流浪地球》的中国风格体现在哪里呢?


面对网友的尖锐发问,左衡表示,认为《流浪地球》模仿好莱坞的批评声音实际有点求全责备。因为在《流浪地球》的设计当中,无论是对行星发动机的表现,还是地球在太空中迁徙的场景呈现,都是以往好莱坞电影中没有出现过的,仅就这一点而言,已经是中国电影对科幻片的一种贡献。




至于影片中的中国风格,则体现在对中国观众而言的物理亲近感和心理亲近感两个方面。


首先是贴近中国观众的科幻道具、场景设计。电影中《流浪地球》中一个重要段落的场景载体就是上海,我们在银幕中看到冰封的东方明珠塔、虚构出来的2044年上海奥运会场馆。与此同时,我们还看到了北京、济宁等多个中国城市。



第一次不用纽约、伦敦等城市来定义地理空间的科幻大片出现在观众眼前,实际上,就连一些细节道具的设计,也充满了浓浓的中国氛围。


电影《流浪地球》打动中国观众的原因,想必也凝聚在这一个个让我们直观地意识到“这就是属于中国自己的科幻片”的瞬间里。



第二是中国式情感的呈现。


我们必须看到,当一部杰出的科幻片取得成功的时候,它绝不仅仅是技术或者技巧的堆砌,相反,它一定高度重视剧情,而《流浪地球》正是如此。




在姥爷去世的情节之后,导演使用姥爷的主观视角穿过地下的玻璃,以一组蒙太奇镜头表现他收养女婴,带大两个小主人公的全过程,而这正是最“中国风”的家庭伦理叙事方式的集中突显。


在这个回忆段落里,光线特别温暖,色彩极为柔和,观众紧张压抑的情绪得以释放,对于姥爷的去世也达成了一种接纳和释然,观众由而意识到,“去世的人已经去世了,接下来应该凝结起新的精神力量,为还活着的人而‘战斗’”。




而在影片高潮处——营救地球的段落里,导演呈现了各个国家、民族的救援队员回来与中国的救援队一起推动撞针的集体场景。这不同于好莱坞影片中常见的个人英雄主义,在《流浪地球》里,是许许多多对地球命运有责任担当的小人物们一起努力,才保住了这个人类共同的家园。


人的运动,终于改变了针的静止,而《流浪地球》的中国式情感理念,也抵达了高光时刻。


笔记:《流浪地球》的中国式科幻元素




编辑/东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