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重启2020,这些电影将与我们相遇

时间:2020.03.19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2020电影前瞻

  如果重启2020年,本应有各种类型的新片与观众见面,在草长莺飞的春日周末,我们兴许从电影院刚刚走出,伸一个缓缓的懒腰,感叹银幕中的另一重世界。

  贾樟柯新片

  《一直游到海水变蓝》

  推荐指数:★★★★★

  打榜slogan:了解一位作家,及他身后的村庄与时代。

  适宜人群:当代文学爱好者、纪录片迷、贾樟柯影迷

  艺术家三部曲

  从《一个村庄的文学》改名为《一直游到海水变蓝》,这部2019年拍摄的纪录片于贾樟柯而言,既是蓄谋已久也属意外之喜。说蓄谋已久,因为此前他已有2006年以画家刘小东创作油画《温床》为契机的纪录片《东》,和2007年以服装设计师马可参加2007巴黎春季时装周为中心事件的纪录片《无用》,贾樟柯像大多数导演一样,也在守望,好奇自己的“艺术家三部曲”将会因怎样的人,迎来自己的最终章。

  说意外之喜源于去年由他发起的“吕梁文学季”,他在开幕式上曾说:“我在这儿读懂了第一首唐诗,也是在这块土地上写下了我的第一行文字,拍出了我的第一部电影。”后来,伴随当代知名作家的聚集与对谈,贾樟柯逐渐意识到,原来很多人的创作都起源于一座村庄,因此举起摄影机,记录村庄如何孕育被它烙印的文化、并让那些字在田埂间流淌,成为促成这部纪录片的原始冲动。纪录片从追忆同样生长于斯的马烽,拍到贾平凹、梁鸿、余华、莫言、苏童,从预告片也能体会,贾樟柯渴望以作家们依然带着乡音的口述为线,为观众真实还原文字、往事背后立体的时代与故乡。

  贾樟柯的“回乡偶书”

  “我总是做一个比喻,14亿中国人如果都在赶路的话,每个人其实都拎着一个行李,这个行李都是从乡村带来的,乡村是一个可以携带的概念。它有你的生活方法,它有你的伦理,有你的浸入到骨血里面的文化记忆。”这是贾樟柯对生长地的理解,也是他希望透过这部纪录片,向观众传递的另一样东西。2016年底,他停下了漂泊的脚步,离开北京,回到汾阳老家,创建了“贾家庄”。

  回归这片热土,他重新找到了创作的寂静,同时,平遥国际电影展、种子影院、山河故人餐厅等支线也井然有序地铺展着,既然在城市改变来得太慢,不如站在故乡脚踏实地地做事情,这大概也是他与很多作家间的共鸣,故乡这个概念大抵如童年伴随我们终生,只有接受它、筑造它,才可能因几代人的恒心,迎来“一直游到海水变蓝”的时候。今年第7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上,这部纪录片已入围特别展映单元,并举行了全球首映,期待它早日与国内观众见面,引我们领受故乡的魅力。

  田壮壮新片

  《鸟鸣嘤嘤》

  推荐指数:★★★★

  打榜slogan:田壮壮与阿城,一场“迟到”三十年的碰撞。

  适宜人群:田壮壮影迷、阿城书迷、“第五代”拥趸

  孩子王,棋王,树王

  田壮壮的新片《鸟鸣嘤嘤》之名出自《诗经·小雅·伐木》,“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出自幽谷,迁于乔木。嘤其鸣矣,求其友声”,诗中以清丽之鸟鸣喻指人与人的结交。而它的原名,读者也许会更熟悉,本片改编自阿城的《树王》。

  1986年,阿城的小说《棋王、树王、孩子王》出版,在文坛漾起波澜,随后,阿城亲自参与了电影《孩子王》的剧本改编,该片后成为年轻气盛的陈凯歌导演“入列”第五代的代表作之一,1988年,阿城将另一部《棋王》交予《生活的颤音》导演滕文骥手中,再度成全一部改编佳作。时隔三十年,阿城的《树王》终于迎来了属于它的银幕时刻,这场迟迟而来的碰撞,发生在阿城与“第五代”导演田壮壮之间。当初那些用来划分代际的时代症候也许已随作品更迭,渐渐模糊,但无可否认的是,在2020年,自文学向电影的转身,却依旧鲜活而令人期待。

  导演田壮壮回来了

  近年他是《相爱相亲》中绅士依旧的丈夫,《后来的我们》里通透却孤独的父亲,《我和我的祖国》中“拯救”少年的老人,自2009年编导《狼灾记》后,那个目光如炬的导演田壮壮隐匿了踪迹,而一个提供教科书式表演的戏骨田壮壮开始与观众时而碰面,浑身带戏的他自然可爱,但那个守着监视器,抒发己见的田壮壮,观众同样想念。

  如此说来,这部题材十分合他口味的《鸟鸣嘤嘤》,大概会成为他不负众望的身份回归,间隔几个十年,究竟是在当代社会,寻找一位和当年谢园(《孩子王》、《棋王》主演)遥相呼应的少年角色,还是尝试诠释相似时代背景中迥异的人物风格,目前尚无预告片参考,我们无从推断。但从生疏的主演名字看,田壮壮导演此番想专注于表达、不被名利干扰的意愿是十分明确,他为树王肖疙瘩与知青选择的面庞,基本在观众脑海中没有多余印象,如何调度人物,全看导演才能了。

  陈可辛新片

  《李娜》

  推荐指数:★★★★

  打榜slogan:认识自我,打破自我,重塑自我,可以从一部运动员传记片开始。

  适宜人群:网球迷、娜姐铁粉、陈可辛影迷

  独自上场

  由陈可辛执导的体育传记片《李娜》从官宣之日起,便开始牵动影迷与球迷的心,电影改编自中国网球女将李娜的一本自传《独自上场》,这本书共分为二十三章,从“巴黎的早晨”写到“我还是我”,李娜颇具镜头感地回顾了自己在网球陪伴下,度过的那些挥汗如雨的日子,有恨向爱的改变,有征战各地的传奇,也有爱情、挫败,这些散发着生活气息的东西。虽然字里行间,表达算不上华丽,但第一人称坦诚的记录方式,为陈可辛后期的电影改编提供了不错的框架。

  从《夺冠》到《李娜》,陈可辛近年向体育人投注的热情有目共睹,除了传奇的成长经历天然适合电影语言表达外,陈导之所以将镜头持续对焦这些赛场上的“英雄”,大概也在于他希望褪去荣光与运气,真正还原个体得以超越自我的力量所在。李娜在《疼痛》一章中,曾淋漓地描述过这种支撑她的精神——“想要获胜,你必须发自内心地渴求胜利,你要非常、非常、非常地想要获胜。你对胜利的渴望,要像在沙漠中跋涉,濒临死亡的人对清水的渴望一样。然后,你才有希望,仅仅是有希望,获胜”,至于如何让这种力量超越心理活动的范畴,重新借由影像生动地还原至观众面前,则是需要陈导施展才华的部分。

  我的冠军妻子

  无论是娜姐的铁粉,还是综艺《妻子的浪漫旅行》(第三季)的观众,对姜山这个名字都不会陌生,拥有一张“大叔脸”的他不仅是李娜13岁便相识的青梅竹马,更是一度与她朝夕相对、配打混双的灵魂队友,在澳网夺冠的辉煌时刻,李娜曾向丈夫致谢,“谢谢他放弃一切,只是为了陪伴我旅行参赛,成为我的练球搭档。另外还有就是收拾球包、拿球拍等等”,因而在这部传记片中,适当掺入伴侣姜山的旁观视角,会更有助于搭建一个完整的李娜形象。

  陈可辛为新人主角张欣儿挑选的“姜山”是近期在银幕崭露头角的演员胡歌,虽然相比现实版姜山,胡歌外形过于清秀,但凭借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力证演技的胡歌还是承载着观众不少的期待。除此之外,陈导为呼应主角棱角分明的个性,表示会特别插入一个他感兴趣的90后角色,体现时代与李娜的共鸣,但究竟在片中哪位90后演员将以何种身份出现,导演尚未透露。距离2015年5月17日,李娜本人在微博上宣布该片由陈可辛执导,并公布概念海报已近五年的时间,这部几乎年年被提起,又年年被放下的《李娜》,终于迎着观众期待的目光,向我们越走越近。

  《中国银幕》

  ● 新浪微博:@中国银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