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麻花+嘻哈包袱铺+德云社帮云剧场出圈了吗?

时间:2020.03.30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獠牙牙


1905电影网专稿 眼下,全国各行各业复工复产的进程都在加速推进。尽管线下娱乐、演出行业受限于自身经营模式仍然暂未全面重启,但从业者们早已迫不及待开始“营业”:这个三月,线上《喜剧场》演出开始接力上演,国内舞台剧、相声、脱口秀等领域的知名厂牌纷纷加盟。


截至发稿时,开心麻花、嘻哈包袱铺和笑果文化已经先后完成了各自的“云剧场”首演。虽然直播、点播观看人数等具体数据仍有待平台详细核算,但社交媒体上过亿的话题讨论量、播放量还是证明了行业这一次从线下到线上的“出圈”成功。


那么出圈之后呢?“云剧场”模式是否会从非常时期的破局尝试,逐渐成为线下演出行业的一种常态?就此,我们与参与此次《喜剧场》线上演出的开心麻花《贼想得到你》主创团队及嘻哈包袱铺“掌柜”高晓攀进行了对话。


20天打造云剧场版《贼想得到你》


3月14日晚,开心麻花团队的《贼想得到你前传》于线上“喜剧场”正式开演。春节前,《贼想得到你》正剧曾在线下剧场连续演出超过80场,票房反响火爆,这也成为平台选择找到开心麻花,选择这个产品开启首次合作的主要原因。



尽管是成熟的团队、成熟的剧目,但真正将舞台剧搬到线上,创作者们还是经历了一番“极限操作”:从公司确认项目到正式“演出”,留给导演魏玮、杜晓宇的时间只有不到20天。


最初,平台希望《贼想得到你》能通过直播的方式完成,“就是我们(每个演员都)拿着手机在家播。但后来内容越写越多,拿到剧本一看,这根本没办法直接对着手机表演。”杜晓宇解释了第一版设想。最终,综合考虑舞台效果,开心麻花决定将剧目改为前期拍摄录播上线。


非常时期,无论演员还是幕后团队的工作都会受到客观因素的阻力。尽管有原本的舞台剧内容作为基础,但重新创作剧本、隔空排练、拍摄剪辑等一系列准备工作,还是被迫压缩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剧本创作也就3天时间,从拍摄到交成片只有十几天。这样的周期创作一个40分钟的短片,确实有点太紧迫了。”魏玮回忆这次创作时说。



重重困难之下,《贼想得到你前传》还是如约上线。但在杜晓宇看来,相比在剧场表演的原版,自己只能给这部前传一个及格分:“在现在的情况下,我们各个部门确实都尽力了,但我个人还是有一些遗憾的。毕竟是第一次尝试线上类似‘微视频’概念的作品,很多和剧场演出还是不一样,这次经历可能也是一个试错的过程。”


这里提到的“试错”,对于舞台剧主创来说,不止是“线下”转“线上”的媒介变化,更是从“直面观众”到“直面镜头”的一个过程。


“难度是很大的,剧场直面观众,观众会有回馈,话剧演员会根据观众的回馈往下进行表演,形成互动。面对镜头(线上演出)就是用镜头讲故事。”魏玮认为,这次传播渠道的变化已经使得同样的内容变成了两种不同的艺术门类。


非常时期倒逼演出行业加速线上布局


相比剧场演出时的口碑爆棚,“强行营业”的云剧场版《贼想得到你前传》在网络首播后收获的评价则是褒贬不一。不过对于开心麻花和其他线下演出经营者来说,即便没有这次“喜剧场”的邀约,迈出布局线上的艰难第一步也是势在必行,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贼想得到你前传》线上票券


《贼想得到你前传》制片人洪晔告诉我们,在复工之前,公司就在讨论有没有能够短期内推出的线上产品,来填补这段时间线下演出的空白。“这个事情也不止我们在想,整个演出行业都在想,大家都在尝试让演员居家拍摄短视频,或者是做直播这样的东西。”


此前,开心麻花也设立了专门负责线上产品的部门,负责网剧和网综内容生产。此次疫情期间,这条生产线并未受到太大影响,反观线下,上半年已经有几百个场次取消演出,所以这一次特殊时期也促使线下和线上加速结合。



“之前有没有考虑过线上,有。但是因为线下演出行业的盈利模式非常单一也非常稳定,整个现金流是可预估的,只要我能演就一定有票房收入,所以它没有那么急迫的要我一定去迈出这一步。”洪晔坦言,“但现在,整个线下部门的所有人员支出、剧场成本还有成本仍然存在。创作团队就必须去想,我该如何把我线下的优势放到线上去。”


由“喜剧场”开始的新营业模式,内容区别于开心麻花之前的线上产品。虽然眼下它还只是行业在特殊时期的一次探索,但洪晔认为“既然已经踏出了这一步,就一定会继续往下走”,但能否由这个开端发展成为一种常态,还需要公司和线下演出部门进一步细化:“你如果要它能够完全替代线下的收入,目前看来还是需要一段探索时间的,它的产品模式也还有待去打磨。”


线下演出能离开剧场、离开观众吗?


除了票房收入的转化,演出行业特别的经营模式也决定从线下转战线上的过程很难一蹴而就。从公司经营者的角度来说,打破以往单一的盈利模式,拓宽营业范围有助于化解一定的风险。


“舞台剧门类盈利模式单一,90%以上都来自于票房。这个收入一旦没有,可能会面临非常大的风险。”洪晔直言线下演出行业面临的挑战。但作为表演艺术,话剧、舞台剧又注定是属于线下产品的。


这一点,创作者们更有感触。采访中,参与了此次《贼想得到你前传》线上演出的演员常远就坦言,“剧场就是剧场,话剧就应该是舞台艺术。”


谈及这次表演与以往剧场演出最大的不同,常远说:“剧场都是一次过,一次一次的表演完,每次跟每次都不一样。观众看到的和反馈的也不一样。但是这次我们在拍摄中间是可以(随时)停的。我觉得不同的表演形式是有区别的,不同的艺术它可能针对的还是特定的载体。”


《贼想得到你前传》常远


创作者们都坚信,作为“现场的艺术”,舞台剧离不开剧场、离不开观众。“麻花式的这些作品,比如《羞羞的铁拳》《夏洛特烦恼》等等,在改编成电影之前,都经过了上百场甚至上千场舞台表演总结出来的喜剧包袱,影视化之后才会感觉好看。”魏玮相信,如果缺少了前期的“千锤百炼”,直接创作一部线上产品对于他们来说会是不小的挑战。


开心麻花剧场彩排


但经过这一次云剧场的尝试,他们面对行业未来可能发生的变化也有了更多勇气。“我们开心麻花新生代的导演在导舞台剧的时候,其实也有大部分内容是从电影视角来做的,包括我本人也是这样。其实我们每个人心里最终也希望尝试电影,所以说通过这次尝试,我们是不是能够找到一个线下话剧舞台表演和这个线上视频的结合点?镜头讲故事在我个人看来是一个挺好的事,我觉得是值得探讨的。”杜晓宇说。


云剧场能为线下演出行业带来什么?


在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的牵头下,这一次除了开心麻花团队,线上喜剧场还一次性集齐了嘻哈包袱铺、德云社、笑果文化等多家厂牌,基本覆盖了线下演出行业的全部热门门类。


开心麻花将重点大剧“翻新”,嘻哈包袱铺则将自己2020年的开箱直接搬到了线上。高晓攀直言,在参与喜剧场之前,自己对直播产业鲜少关心,参与的初衷更偏向于从业者的一次“自救”:“你不能在剧场演出了,只能通过线上方式和观众保持一种联系,同时略有盈余。”但随着直播次数的增加,高晓攀发现内容的传播正在经历新的改变。



“我们相声演员必须得跟着传播方式进行改变。你比方说,我们以前在小剧场演出,是跟观众现场互动的,现在不是了,直播跟网友随时互动。(另一方面)平台大家都懂(看)数据,什么时候(看直播的)人多,观众喜欢看什么节目、不喜欢什么节目。我们之前都是完整的相声作品,你买了票,你就得听完,但是在直播间不行,我不喜欢你,我立刻就走了。”


由此,高晓攀也从这次线上开箱中总结出了新的创作经验:“之后的直播,我们开始碎片化(创作),用我们的行话就是摘包袱尖,以碎片式的方式来进行传播。”


同舞台剧行业情况近似,此前,相声行业的线上产品线也还是一片蓝海。但经过这一非常时期,嘻哈包袱铺也考虑在未来的日子里更广泛的应用直播来拓宽营业范畴。“小剧场里(一场)卖200张票,但如果我们做线上的话,可能有2万人甚至更多人看到这场演出。”



但高晓攀也强调,云剧场并不能替代线下剧场存在的意义:“我们在剧场里演出,观众能够现场互动、接梗,能在一块玩。这是你自己一个人在屏幕上没法实现的,现场的观感和隔着屏幕的观感也是不一样的。看完线上演出,终究还是(希望)观众来到剧场里,感受一下现场的氛围。”


这个想法与推出同名舞台剧“前传”的开心麻花不谋而合。魏玮就透露,经过此前一个月的线上选角面试和对词排练,目前《贼想得到你》在上海的排练已经慢慢恢复,只待剧场正式开放。



不难看出,对于线下演出行业来说,此刻的“云剧场”距离融入主流还有很长的距离。如何细化两条产品线的票房受益,怎样平衡不同渠道的传播内容,创作者针对线上和线下受众又需要调整哪些创作习惯……等等问题都需要从业者们慢慢摸索答案。


蓝海能否由此变成红海,我们拭目以待。


文/獠牙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