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分的《我是余欢水》能超越《都挺好》吗?

时间:2020.04.11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L.C


1905电影网专稿 “万万没想到,在《都挺好》中趾高气扬的苏明成也有这一天。”看完《我是余欢水》前6集之后,相信很多人都和小电君一样,忍不住发出这样的感叹。

 

荒诞、小人物、中年危机……是这部剧集的关键词,开播即获得豆瓣8.5分高分的认可,成为了今年开年评分最高的剧集。除了高品质的内容之外,仅有12集体量也获得了不少观众的喜爱,短小精悍的集数完美适配了网播平台观众的习惯。

 


这部剧最让小电君眼前一亮的是地方在于,新。

 

《我是余欢水》不管从题材、人物,还是剧集主题,都是难有的创新,几乎无法对标过去任何一部国产剧。从事电视剧项目开发的小禾,在看了这部剧之后,告诉我们,“我们领导已经开始考虑,在接下来的项目中,做一些类似《我不是余欢水》风格的尝试。”

 


在小电君看来,这是一部跳出国产剧舒适圈的剧集,既不是改编大IP,又不是古装大男/女主作品。

 

剧集中,有观众常见的家庭生活片段,又有大众并不习惯的中年危机。当这些元素以轻喜剧的形式融合在一起,或许很多观众会想到熟悉的“开心麻花”以及徐峥的电影。如今,创作者将电影中大家熟识的风格移植到剧集中,又会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我是余欢水”

 

剧集《我是余欢水》改编自小说《如果没有明天》,主角余欢水如同原著名一样,是一个生活处处不如意的人。

 


开局看似荒诞,编剧铆足了劲,企图把这个“loser(失败者)”的生活状态都表现出来——创业失败,事业又处处不如人,就连亲自教出的徒弟都时不时挖苦他;在家被老婆看不起,去娘家更是各种被排挤,老家还有一个催着他要钱的亲爹;朋友多年欠钱不还,在邻里眼里还不如家养宠物。

 


余欢水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惨”,成为了失去主角光环的主角。但这还不够,癌症、离婚,所有极端事件接踵而来,成为了压倒他的最后稻草。

 

《我不是余欢水》用轻喜剧的形式呈现,这种反差也间接冲淡了这个人物的苦大仇深。

 


导演孙墨龙把一开始的余欢水比喻成“麻木的社畜”。他不是一个主动的人,几乎每天都被生活推着走,所有的一切都不如他意。他要为所有的一切考虑,渴望能周全地解决好一切。

 

余欢水的窝囊并没有博得大众过多同情,他撒谎成瘾,张嘴就来。整个人唯唯诺诺,不肯直面真相,总是想着走旁门左道,讨一方喜欢,最终只会遭人嫌弃,也为他的惨找到了“合理的理由”。

 


《我是余欢水》并不是一部单纯卖惨讨喜的剧集,它有一个宏大的主题,就是在探讨生命的意义,人生的价值。当男主逐渐已经明白周边的一切都失去的时候,他并没有再泥足深陷。触底反弹,成了这部剧最关键的看点。

 

他过去有多胆小,如今就敢有多疯狂。余欢水在面对死神那一刻,终于敢真正的自我释放,不再退让,选择反抗。这种反抗甚至让他从底层草根小人物逆袭成了城市大英雄。

 


从怂包到豪横的人物转变,完全遵循了原著设定,当然比起小说“升级打怪”的笔触,剧集则进行了大幅度的改动,加了一条“假电缆案”的商战线索,以此为引,让余欢水的翻盘之战有了明晰的主线。

 


在原著中,余欢水并未患癌的乌龙事件,一直到了最后一页才向读者揭晓。而在12集的剧集中,第6集就直接交代了出来。此时被包装成“城市大英雄”的他,到底是继续装下去,还是另有计划,或许是余欢水接下来最有趣的地方。

 

诗人孟郊在《赠李观》中写道,“谁言鱼水欢,水竭鱼枯鳞”,“余欢水”这个名字或许正是如此吧。

 

“人人都是余欢水”

 

这次《我是余欢水》的“新”不仅仅是敢直接“卖惨”,而且对于人物也有了更强的突破。

 

在过去的国产剧中,主角多数还是非常正面的,但是在这部作品中,整体呈现的还是一个群像,每个人都是有缺点的“坏人”,包括余欢水自己。

 


这种处理极具戏剧性,甚至可以说非常极端。创作者正是用这种极端去将所有阴暗的一面打碎,呈现到观众面前。而接下来再一点点用阳光的东西,来弥补出明媚的一面。

 

即便如此,这部剧能获得如此高口碑的关键,正是源自这种极端背后的现实性。以至于不少观众看完之后,坦言“人人皆是余欢水”。

 


余欢水就是这个时代中年人的镜子,每个人都能在他身上找到自己的样子。只是少了点意外,多了些无奈。生活中,大多数人都不是商界精英,相反他们有很多像余欢水那样的烦恼:房贷、教育、公司业绩……

 

而这群小人物一直在逆境中求生存,唯唯诺诺地想让日子更好,曾经激情梦想,却渐渐被生活抹去了棱角。用现代的话术来说,就是“中年危机”。

 


《我是余欢水》用快节奏生活的片段,对此成功地进行了一次情绪贩卖。

 

事实上,鲜有影视剧正面讨论这个话题,即便那些标榜大男主的现代剧中,观众看到的更多还是已经在某个行业中熬出头的男性形象。但在社会上,更多的还是一些事业高不成,低不就的平凡人。

 

回顾近年热门的高口碑剧集,我们还是能发现不少男性角色在塑造过程中,虽然没有直接触及这一话题,但是在表现描述上,正在慢慢向其靠拢。

 


《都挺好》虽然落脚在苏明玉和她的家庭故事上,但是苏明成和苏明哲所面对的工作负担和婚姻矛盾,同样是我们无法规避的现实;《小欢喜》中,虽然聚焦在孩子的高考生活上,但是以方圆为代表的的父亲一角,他背负的房贷和公司离职问题,也是一名中年男性的不易。

 


正如刘震云在《一地鸡毛》中写的,“什么宏图大志,什么事业理想,狗屁,那是年轻时候的事,大家都这么混,不也活了一辈子?有宏图大志怎么了?有事业理想怎么了?”

 

“余欢水们都怎么了”

 

筷子兄弟在《老男孩》里唱,“梦想总是遥不可及,是不是应该放弃。”

 

这似乎导致很多人走上社会后,心里逐渐形成的危机感和失落感。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衍生出了“中年危机”。


这已经成为这个社会最热门的话题之一。事实上,问题并不仅仅来自经济、社会、家庭或年龄本身的压力,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些年来被灌输的某种价值、认知与真实生活状态的差异。

 

徐峥从囧系列开始,就频频被带上了中年危机的帽子。尤其在《港囧》的时候,徐来对于初恋女友的不舍,更是将这个话题推上高潮。同期上映的《夏洛特烦恼》以天马行空的扮演和幻想,掩盖自己在现实中的“失意”。

 


又或是《囧妈》《心花路放》中的一趟旅行,比起影视剧的荒诞现实,电影中男性对中年危机的反应更像是公式打造出来一般。一趟旅行,又或是一场梦,从来没有给出真正意义上的解决方案。就连《飞驰人生》中,沈腾饰演的张弛,虽然再次为梦努力,但最终只是留下了一个开放性结局。



虽然“中年危机”题材的电影比影视剧要多走了一步,但同样会存在很多提高的空间。对于影视作品中中年男子固执的求索,怅然的失落,种种场景不断触碰着部分观众的神经。有的人在其中看到了自己,在观看时间中,沉浸其中,但是片尾字幕滚完时,所有人都要回到现实。

 


我们期待更多“囧”系列和“余欢水”的出现,并不只是单纯痴迷这些作品知名度带来的好看,而是它们背后少有触及的现实深度。最重要的是,创作者真正开始关注生活中的平凡人,真正关注到大家的生活。

 

或许未来,“余欢水们”因为看了这些作品之后,真正做出了改变,又或者是开始享受生活。


文/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