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家乡》开机,新主流电影有何变化?

时间:2020.05.26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小电君


1905电影网专稿 近日,抗疫剧《在一起》之《同行》单元杨洋的戏份正式杀青了。他扮演的是位叫乐彬的呼吸科医生。走上逆行之路,放弃回家过年。

 

这部20集的抗疫剧将有10个故事,每2集一个单元。据了解,除了《同行》之外,还将有沈严导演、雷佳音主演的《摆渡人》;刘江导演的《搜索24小时》;以及汪俊导演、靳东主演的《方舱》等。从阵容上来看,堪称电视剧的一线水准。


 

这种按单元划分,不同导演分别执导的形式难免让人想起去年国庆档的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但形式相仿之外,最重要的,其实是两部影视作品在精神内核上的共鸣。


 

出演了《在一起》的雷佳音接受采访时提出了“平民英雄”的概念。他说,演这样一个角色,应该去性格化,因为这些英雄就是一位普通人:“真的就是一个普通人,大家伙儿都恐惧,可能平民英雄就是遇到了,被卷进去,然后你往前走一步,又多走了一步,你就成为那个真正的‘逆行者’,成为英雄。”


 

小人物,大历史。如何让观众们能够感受到自己与国家的贴近?电影《我和我的祖国》给出了答案,并在创作中得到了继续的实践。


“一个浑身毛病的角色”

让普通观众也产生了共鸣


在复盘《我和我的祖国》成功始末时,除了“历史瞬间,全民记忆,迎头相撞”这十二字箴言之外,导演黄建新提到了很重要的一点:这次专门拍的都是小人物。和以往以劳动模范等榜样人物不同,电影里的角色大多是“有缺点的人”。


 

这个创作思路也得到了电影局的大力支持。影片上映后,恰恰是葛优出演的出租车司机让观众们获得了最多的共鸣。有观众告诉黄建新导演,葛优的这段表演是“电影里最伟大的时刻”,因为观众们没想到,可以在银幕上看到这样一个“浑身毛病的角色”,他让大众感到亲切,如同自己和历史的瞬间迎头相撞了一样。


 

于是今年的集锦电影《我和我的家乡》也采用了类似的思路。《我和我的祖国》中,导演分为老中青三代,有擅长宏大叙事的陈凯歌导演,也有擅长捕捉细腻情感的张一白导演,还有擅长叙事结构和塑造小人物的宁浩导演,以及由宁浩推出的文牧野导演等。

 

但是到了《我和我的家乡》,创作思路从共和国的70年历史变成了人与家乡、人与亲情的主题。承担多个国家级大型晚会总导演的张艺谋此番担纲总监制;宁浩这次则变成了总导演;而张一白则仍然担任总策划。

 

在导演选择上,《我和我的家乡》则选择了喜剧见长的5组导演,分别是徐峥、宁浩、闫非彭大魔邓超俞白眉以及陈思诚

 

张艺谋担任该片总监制


从这样的人员构成来看,我们可以想象《我和我的祖国》给新主流电影所开创的新道路:在《我和我的祖国》之《夺冠》《北京你好》两个单元大获好评之后,《我和我的家乡》很有可能将继承这种小人物的喜剧路线。

 

在《我和我的家乡》“路透”照片中,我们看到了陈思诚执导的贵州单元中,王宝强刘昊然像是以节目摄制组的身份来到外星人之乡取景拍摄,王迅王砚辉则在热情招待。现场到处立着的巨大绿色充气外星人偶十分抢眼。


 

接受采访时,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副董事长,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傅若清曾透露,《我和我的家乡》将是一部展现全面小康成果的电影。和去年的《我和我的祖国》聚焦历史相比,这部新作想必也将通过更生活化的方式,弘扬新时期的爱国主义和中国梦。


贯彻聚焦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这个时代主题是当下新主流电影的价值取向。用当代中国的影像和故事表现崇高价值、美好情感,用时代发展的光影和色彩呈现恢弘画卷、万千气象也是新主流电影的任务。

 

《我和我的祖国》与《我和我的家乡》这样两部“姊妹电影”,相信也会为接下来的新主流电影创作开辟出一条全新的道路,用电影这样贴近大众的形式,共同讲好中国故事,推动我国从电影大国向电影强国迈进。

 

新主流电影背后的工业化探索


一方面,新主流电影在寻找普通人中动人的英雄故事;另一方面,这类电影则在进行着电影工业化的探索。清华大学教授尹鸿曾表示,2019年国庆档的现象,说明中国电影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已达到一个平稳的水准线之上。“这与近些年的电影市场化改革,以及整个行业工业化水平的提升等因素密切相关,体现了中国电影改革的成果。”尹鸿说。

 

《中国机长》的拍摄团队以1:1比例打造了空客A319模拟机,实现了全球范围内第一次飞机颠簸状态下的整体运动拍摄。《攀登者》全片特效镜头则多达2000个,表现了强风、雪崩等攀登珠峰时遇到的险境。


 

从电影局立项新片里,我们也不难看到这些推进着中国电影工业化的新主流电影身影。去年立项的战争电影《冰雪长津湖》已经开机,展现的是抗美援朝中最为惊心动魄的一场战役。


 

据了解,《冰雪长津湖》班底配置雄厚,大场面颇多,对电影拍摄流程、制片标准的需求也有了更进一步的提升。“看待新主流电影今天的成就时,不能忽视过去十多年主旋律影视创作领域的努力。过去火候不足、能力不够、条件不成熟,但是创新的力量始终在孕育,今天终于开始通了、透了。”八一电影制片厂导演沈东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说道。

 

中国电影现在则通过轻体量的喜剧、现实题材电影博得观众的赞誉与票房,同时,中国电影也在顺应时代,改变思维方式和创作风格,让新主流电影更加受到市场的认可。

 

今年将有耗资巨大、特效颇多的《紧急救援》上映;同时,备受业内关注的《东极岛》也已经提上日程。这类电影在市场上取得的成功,既与我国经济发展、社会繁荣密不可分,也说明了如今的年轻人对国家的未来充满信心。


 

从去年国庆档的三驾马车,乃至近几年春节档涌现出的《红海行动》《流浪地球》开始,我们看到新主流电影正在探索着更具广度的话题,从人类大爱到牺牲,从对正义和人性善恶的探讨,从对和平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考等等,都在说明,新主流电影的变化,回应的是国家发展与国民情感的双重需求,是一条更符合当下观众需要的故事与影像表达之路。


文/小电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