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入直播时代,爱豆陪你看电影不再是“一场梦”

时间:2020.06.05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今日影评Mtalk
线上首映线上路演 当电影遇见直播 能擦出怎样的火花? 时长:00:00 来源:电影网

线上首映线上路演 当电影遇见直播 能擦出怎样的火花?收起

时长:00:00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讯 直播时代,比吃饭问候更深入人心的也许是——今天,你(看)直播了吗?


也许放在几年前,大家对于直播的理解还仅是美女主播,到今天,直播已然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据本期连线嘉宾阿里影业袁乙月透露,“国内约有9亿网民,其中看直播的观众已经达到5.6亿”。



而同比去年,仅淘宝单一平台就新增了40%用户,其日均直播间停留时长超1小时。



显然,网络直播在居民“宅家隔离”以来,便进入了快速车道。前有火神山直播云监工、薇娅直播卖火箭,后有老罗卖小米、老师直播云讲课...游戏、电商、娱乐都能直播,还有什么不能播?


“万物皆可直播”的时代,已然来临!



而对于受疫情影响较大的电影行业而言,直播形式不仅提供了全新的“露出”和“自救”路径,更象征着一种颠覆性的未来可能。



直播究竟将带动整个电影行业走向何方?电影直播会否成为未来电影产业链中的重要一环?


今天,我们特别邀请到了行业观察员师烨东,和我们一起充分想象与展望“直播+电影”的未来。


一、“电影+直播”=?


在“万物皆可直播”时代,“电影+直播”的融合起始时间比我们想象得更早,其形式也多种多样。



早在2014-2016年,就有剧组开拓了“直播探班”的新形式,看看演员在干什么,也顺带宣传新戏。随着去年“直播带货”的大热,“电影+直播”又增添了新的可能,直播卖电影票成为片方出奇制胜的法宝,其效果从数据上看非常诱人,几百万的预售票房,在短短几分钟内便轻松达标。



而除了已被人熟知的直播卖电影票之外,还有电影节直播、在线云观影、首映礼直播、电影人公益直播、直播卖剧本等….关于“电影+直播”的话题,也不断引发各家媒体的探讨。




“电影+直播”的多样形式

在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之后,线下的剧组拍摄活动和影院放映活动被迫暂时停滞,但“电影人也一直没有闲着”,许多平台开始尝试举办电影课程。


前段时间,贾樟柯导演推出直播节目《贾樟柯和他的电影江湖》,“节目中大家一起看电影,然后分享一些拍摄心得和导演日常,拉近了他和观众之间的距离,我觉得都挺好的”,师烨东介绍道。



值得关注的是,一些电影人开始尝试在直播平台卖剧本,师烨东对此予以肯定,“这对于我们电影人来说,它本身也是一种拓宽思路的尝试”。


也许正如主持人瑶淼所感慨,“虽然电影院没有开门,观众和电影人的距离反而更近了”。



二、“电影+直播”的一百种未来可能


“电影+直播”的未来到底有哪些可能性?


我们首先连线了曾经负责《受益人》《南方车站的聚会》等电影直播售票项目,来自阿里影业灯塔的袁乙月,听她谈谈直播产业的真实现状。



据袁乙月介绍,直播观众的黏性实际上是非常高的,内部数据表明,“一旦你成为了直播观众,那么此后你保持每周看一次的直播习惯的可能性高达70%”。也就是说,在这样一个用户庞大关注度的情况下,如果我们能够充分调动观众的主动性,从最开始走入观众心里,树立电影的品牌形象,这就会对影片今后票房数据产生很大的正面助推。



“我觉得直播的核心,还是在于赋予了观众发声的权利”,袁乙月总结道。而观众发声的权利,对项目创作者产生的反馈,最终也一定会反过来推动所有文娱产业创作者离市场更近。而这对于整个电影产业而言,显然利大于弊。



从选角阶段、剧本创作阶段、拍摄阶段,直到宣传发行的各个阶段,一旦能够使片方和用户建立起连接,一定能够帮助创作者和观众建立起更便捷精准的沟通桥梁。实际上,近期电影《花木兰》选角视频的曝光所引起的巨大关注,也侧面证明了观众们对于参与内容生产本身的强烈向往。


从这个角度来说,“直播无疑是更加前置”。



对此,师烨东提出了一个非常有吸引力又极具“落地”潜力的畅想——“系列院线电影上线的时候,如果能解决版权问题,主创们可以在直播网站陪大家一起看之前的几部电影,并进行复盘”。


《唐人街探案》“影剧联动”下的复杂剧情和人物网,兴许就可以在这样的沟通下达成极大的关注量和讨论热度。“让更多年轻人关注到可能上映的这部电影,是未来可以想象的某种模式”。



综上,“电影+直播”的确可以创造太多精彩,但不被日益更迭的技术和形式蒙蔽创作初心,许更是每位电影人需要时时自省的问题。



正如师烨东所说,“创作者更多的精力应该放在电影创作本身,好的电影加上直播,才能1加1大于2”,形式的外壳之下,内容才是恒久不变的真理。


文/东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