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无前例!在这56部电影里,将有年度“爆款”?

时间:2020.06.05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kino
2020年戛纳电影节官方片单公布现场


1905电影网讯 “电影万岁!”

 

法国时间6月3日18时,2020年戛纳电影节公布官方片单。艺术总监蒂耶里·福茂随后发布说明,介绍今年选片的整体情况。

 

今年全球电影业因疫情受到巨大影响,戛纳电影节也因疫情不得不取消举办。

 

“电影万岁!(Viva il cinema!)”福茂以意大利导演费里尼的这句经典名言作为说明结束语,为电影的现在与未来送上祝福。


戛纳艺术总监福茂

 

今年是费里尼和“法国新浪潮五虎将”之一侯麦的百年诞辰,也是王家卫经典电影《花样年华》的20周年纪念。原本戛纳将举行一系列修复放映与致敬活动,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如今都看不到了。

 

戛纳电影节原定在今年5月12日至23日举办,法国疫情爆发后,电影节计划推迟到7月,但法国当局又宣布不能在夏季举办大型文娱活动,考虑到往后会碰上威尼斯和多伦多电影节,戛纳又坚守影院放映模式,最后只能决定停办。


第72届戛纳电影节资料图

 

停办,不意味着消失。

 

夏季的戛纳,习习海风、金黄沙滩、摇曳的棕榈叶…虽然今年看不到红毯上的争奇斗艳,看不到电影宫里的映后掌声持续了多少分钟,场刊最高分与最低分是哪部影片,金棕榈大奖最后又花落谁家……但戛纳依然推出了一份涵盖56部新片的入围片单。


56部影片入围2020官方单元


这是一份史无前例的片单。

 

不再像往届那样,以主竞赛单元、非竞赛展映、一种关注单元、午夜展映、特别展映来划分,56部影片统统放进一个官方单元,统一贴上“戛纳官方入围”标志(2020 Official Selection)。

 

这些入选影片分为七大类:忠诚者、新来客、短片集、处女作长片、纪录片、喜剧片和动画片。

 

其中,有些影片将在今年秋冬两季发行,有些将在之后前往多伦多、洛迦诺、圣塞巴斯蒂安、纽约、东京等电影节参加竞赛或展映。



戛纳都不办了,这份片单还有什么意义?

 

为56部新片“盖章”,不仅是提高这些影片质量的含金量,也是助推它们在国际销售市场上有更好的表现。

 

“将电影推向世界的中心,我们将见证电影的强大存在和惊人的生命力!”福茂说,这就是戛纳电影节一如既往的使命。


电影节“爆款”来了?


戛纳舞台,华语片依然没有缺席。

 

去年有《南方车站的聚会》《活着唱着》《春江水暖》等组成的竞赛战队,今年则有两部入选——《七人乐队》《野马分鬃》

 

《七人乐队》由洪金宝许鞍华谭家明袁和平杜琪峰林岭东徐克,七位中国香港电影圈的大腕级导演共同执导。



影片在去年底成功立项,根据故事梗概,这是一部向“胶卷”致敬的短片集,用胶片纪录了属于不同世代的故事,类似于《十分钟年华老去》《巴黎我爱你》这类“拼盘电影”。

 

《七人乐队》原名《八部半》,早在2015年就宣布启动拍摄,“八部半”来自费里尼的同名经典之作,片名既指费里尼执导影片的数目,也指向片中主人公吉多没有完成拍摄的第9部影片。

 

取名“八部半”具有迷影情结,也指向8位导演,原本还有吴宇森参与,但因为身体原因退出,影片只好改名。另外,《监狱风云》导演林岭东在2018年逝世,他的部分已在生前拍摄完毕,《七人乐队》也成为林岭东的遗作。


林岭东

 

片单中既有港片老将,也有内地新星的面孔。青年导演魏书钧的首部剧情长片《野马分鬃》成功获得戛纳官方入围标志。

 

这是魏书钧与戛纳的第二次结缘。他曾在2018年凭借短片《延边少年》获得戛纳短片竞赛单元特别荣誉奖。


魏书钧(右)于第71届戛纳电影节

 

《延边少年》展现了现实主义的创作风格以及对少年成长题材的关注,此次长片也继续聚焦少年的青春物语,由周游、郑英辰主演,讲述即将毕业的阿坤,在邂逅了自己的二手吉普车后,人生发生改变的故事。


《野马分鬃》剧照

 

外片方面,几部热门之作毫无意外入选,保住戛纳的基本盘。

 

“忠诚者”类别即指入选过戛纳的常客。韦斯·安德森《法兰西特派》最为火热,好莱坞群星荟萃,原本极有可能作为开幕片亮相。

 

据官方介绍,这是一封献给20世纪记者的情书,有三条故事线,配乐亚历山大·德斯普拉称赞是韦斯·安德森生涯最佳。该片也极有可能在之后的多伦多电影节上进行展映。


《法兰西特派》

 

戛纳熟面孔、日本女导演河濑直美的“第N次”入选,新片《晨曦将至》讲述一对无法生育的夫妇领养一位早孕女学生孩子的故事,将从多视角探讨“成为母亲”和“母亲本身”的意义。


《晨曦将至》戛纳海报

 

另一位“戛纳嫡系”、法国女导演麦温的《到达挚爱》也不容忽视,她曾以《警员》荣获戛纳评审团奖,爱情片《我的国王》也曾入围戛纳主竞赛并获得最佳女演员奖。


《到达挚爱》

 

拉斯·冯·提尔的好兄弟、“道格玛95”电影美学运动发起人之一的丹麦导演托马斯·温特伯格,在暌违戛纳电影节8年后,以《酒精计划》入选,男主角依然是旧作《狩猎》里的“拔叔”麦斯·米科尔森,讲述高中老师的持续醉酒实验,探讨中年危机。


《酒精计划》戛纳海报


欧容的《85年盛夏》好比另一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带领观众重回1985年的夏天,伴随着复古的音乐、欢快的舞蹈与阳光下的热浪,追随两个少年的成长时光。


此前,欧容曾三次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全都铩羽而归。这次虽然入选,但遗憾无法角逐奖项了。


《85年盛夏》剧照

 

《为奴十二载》英国导演史蒂夫·麦奎因带来两部剧集电影《情人岩》和《红树林》,这两部作品是来自BBC“小斧子”系列剧集的前两集,该剧集原计划为6集、5小时时长,最终扩充成5部长片,聚焦英国第一代西印度移民的生活。

 

“新来客”类别指的是首次入围戛纳导演作品,其中,《上帝之国》英国导演弗朗西斯·李的《菊石》已获得大量关注,凯特·温斯莱特西尔莎·罗南搭档演绎,选角配置十分吸睛。


凯特·温斯莱特和西尔莎·罗南合作《菊石》

 

在长片处女作方面,除了中国电影《野马分鬃》,《绿皮书》主演、“阿拉贡”维果·莫腾森的导演处女作《陨落》也值得一提,该片先前在圣丹斯首映,评价不俗,《综艺》形容,莫滕森的电影风格与伊斯特伍德的晚期作品很像。


《陨落》戛纳海报

 

如果今年戛纳电影节没有取消,我们也可以看到皮克斯与吉卜力,两大世界动画品牌同场竞技的历史性画面。

 

《心灵奇旅》是今年皮克斯继《1/2魔法》后推出的第二部作品,《1/2魔法》的质量不尽如人意,更多影迷将期望寄托在这部音乐动画上。

 

《心灵奇旅》由《怪兽电力公司》《飞屋环游记》《头脑特工队》团队打造,创作概念类似于《头脑特工队》+《寻梦环游记》,探讨“死亡”与“灵魂”的意义。



另一边是宫崎骏儿子宫崎吾朗的动画片《阿雅与魔女》,宫崎骏亲自监制,也是吉卜力首部全3D+CG动画长片。《哈尔的移动城堡》原作者的同名儿童小说作为改编蓝本,讲述少女阿雅被刻薄的魔女收养后发生的故事。

 

一直以来,宫崎吾朗都难逃外界对他与父亲的比较,当年他的长片处女作《地海传说》遭遇大量差评,令他一度一蹶不振,这次能否扬眉吐气,创造属于自己的光芒呢?



今年戛纳吹什么风?


以往戛纳主竞赛单元入围影片数量在21部左右,从这些官方入选影片来看,如果按往年标准,能够入选主竞赛单元的可能都不到十部。

 

一方面,有些可以静待守候到明年的影片,会选择参加2021年戛纳电影节,对奖项发起冲击。

 

包括莱奥·卡拉克斯亚当·德赖弗玛丽昂·歌迪亚合作的歌舞片《安妮特》保罗·范霍文的修女电影《圣母》,布鲁诺·杜蒙的《此晨半晴朗》和《盛夏》导演谢列布连尼科夫的《彼得洛夫的流感》。


《安妮特》有望亮相明年戛纳

 

另一方面,一部分热门影片还未制作完成或不够忠诚,因为戛纳与威尼斯合作跳票,所以很可能跑出参加9月份的威尼斯电影节、2021年初的柏林电影节或其它电影节。

 

比如阿彼察邦与蒂尔达·斯文顿合作的《记忆》、《肉与灵》导演伊尔蒂科·茵叶蒂《吾妻之话》、索菲娅·科波拉的《触礁》、米娅·汉森-洛夫的《伯格曼岛》以及戛纳常客南尼·莫莱蒂的《三层楼上》和黑泽清的《间谍之妻》等。


《间谍之妻》

 

同比以往,这是一份在热度和话题度上都大打折扣的片单,但是,这份片单也创造了许多新纪录。

 

据介绍,今年共有2067部影片报名参加戛纳电影节官方单元,报名数量首次超过2000部,而在2010年,这个数字只有1665部。

 

参评影片的国家和地区范围也在扩大,今年有147个国家和地区的影片报名参加,而2019年为138个,增加了9个。

 

在532位女性导演影片中,有16位女性导演作品入选,这个数量比以往更多,说明女导演作品的质量有了提升。

 

同时,戛纳也开始重视喜剧类型,在片单中特别推荐了5部法国喜剧片,明年这个数量是否会变得更多,可以进一步观望。


戛纳电影节最高奖金棕榈奖杯

 

不过这份片单体现的最大特点还是对新人导演的扶持上,15部导演首作占总数的26.7%,超越过往数据。

 

无论是不是因为今年的热门影片、嫡系导演作品跳票让出位置,后浪们都在这一次,有了更多机会登堂入室、崭露头角,特别是在疫情期间,对这些新人来说鼓励更大。

 


 “我们从来没有这么多首次入选官方单元的电影人,这证明了电影的生命力,也证明了电影节对未来电影的投入和支持”,福茂表示。


戛纳电影节在2020年注定写下缺憾的一笔,而这份官方入围片单的出现,为电影人和影迷带来了慰藉和生机。如福茂所说,“电影还活着(Le cinéma est vivant)”,戛纳精神也没有消失,今年它依然存在。

 

静待明年5月,灯光熄灭、大幕拉开、音乐响起,电影宫银幕光影闪烁,戛纳电影节正式归来!


文/ki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