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个剧组扎堆横店,那演员的片酬还会降吗?

时间:2020.06.06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中国电影报道


1905电影网专稿我们相信最近会进一步降低演员片酬,大范围影响可能会出现在明年甚至后年。”爱奇艺CEO龚宇在最近的一番话,又将人们的视线拉回到曾几何时演员片酬疯长的时代。


爱奇艺CEO龚宇 资料图


2018年8月3日,包括爱奇艺、腾讯、优酷等视频平台和6家制作公司在内共同发布了一个联合声明,限制演员的天价片酬在内的内容成本,将片酬上限定在了5000万元。如今,2年过去,龚宇表示:“现在头部主要内容都来源自制,所以现在主要内容成本来自演员片酬而不是版权。”因此在未来,内容成本会进一步降低。

 

当行业进入发展中挤出泡沫、优胜劣汰的调整期时,过去野蛮生长导致的片酬疯涨等乱象,现在如何了呢?

 

行业调查:片酬下降大势所趋


在2018年的一场论坛活动上,制片人黄澜就已经预见到,演员片酬将出现下降的趋势:“这两年圈子的确发展得太快了,很多不成熟的都被拔苗助长了,但在这个过程中,泡沫也会过滤掉,能留下真正有演技有追求的人。没有任何一件事可以灭绝真正的热爱,如果你以前片酬1000万,现在500万你就不干了吗?这也不见得。”



“现在看起来,电视片酬下降得比较多。”经纪人小文说。她所负责的演员通过多部电影和剧集作品,已经可以被列入一线的行列。


聊起这个话题时,小文将电影和电视片酬区分得很清楚:“电影有些不同。一直是好剧本等好演员的情况。”和电视剧相比,电影不合理的泡沫片酬现象更小。小文说:“我相信之后也不会太过泡沫,也希望市场更趋向于对演员真正表演能力的认可。”


在过去一周中,我们接触到的多位制片人、演员经纪人和制作公司都表示:当行业进入调整期后,片酬的确有所回落。2019年和今年,龚宇就两次表示,市场愈发趋于稳定,以前片酬在8000万到1.2亿元的演员,现在下降到了5000万左右。



团圆影业的制片人见华也感受到了这一变化。他直言,明星没有过去贵了。他最近完成制作的一部电影中,所有演员总片酬只占到了制作成本的30%左右。他得以将资金用到提升制作中。


在一家纪录片公司任职的夏天告诉我们,虽然也会用到行业中的“腰部演员”,但纪录片公司对于片酬降低感受不大:“我觉得哪怕降了,幅度也不会太大,本身我们给的就不多,都是很实在的价格。”


见华则认为,对于真正的头部演员来说,片酬的水分并不太大:“你找比如黄渤沈腾,还是一样的啊。不会影响到他们的,找他们的剧本上百个。”


但一位头部女演员的宣传总监木木告诉我们,他感受到了片酬降低的趋势:“我最近没有具体的案例,不过业内都有感受是有这个趋势的。”木木表示,因为自己不是演员,所以没有特别深的感受,但片酬降低“就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经纪公司:小生小花竞争大


在我们接触到的行业人士中,不少人都传递出了一个观点:未来几年的影视行业对演员们来说,可能竞争会愈发激烈。

 

龚宇在今年的电话会议中就表示,整个行业的利润正在缩紧。剧集采购的版权成本从最高时的1500万一集跌至800万元以下。另一位导演工作室的工作人员透露,他们制作的一部剧集,卖给平台时价格几乎腰斩,收购价近略高于成本。


在这样一个平台发展自制剧,制作公司努力控制成本的时期里,演员们也开始面临着不小的竞争。尤其在业内几大著名经纪公司均开始力捧签约的青年演员时,降低片酬成为了这些名不见经传的演员们能更快接到戏的方法之一。


琪琪所在的公司在过去几年中新签了一批“小花”和“小小花”,作为负责“小小花”的经纪人,她直观地感受到了竞争给这些年轻演员们带来的挑战:


“现在情况就是,很多艺人都在竞争同一个项目。比如我们公司可能新人比较多,市场上一些已经小有名气的小小花,为了接戏,竞争同一个项目,就肯自降片酬。”


琪琪告诉我们,自己带的艺人“片酬肯定是会降,但具体降的幅度也是因人而异”,她提到,自己带的演员“如果真的遇到了想要上的戏,那一定是会自降片酬的。”经纪人小文也认为,现在的时代是“优秀项目等待已证明自己专业价值的演员档期”。

 

但木木对片酬降低这件事则有自己的思考:“你说这件事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呢?因为对于演员来说肯定少赚了,但它可能对别人来说,有些成本的降低也许是好的。整体上,这其实是件不太好说的事。”

 

解读财报:内容成本正在下降


“其实从平台的角度来看,他们到底能从这里面获得什么呢?”头部演员的宣传总监木木反问。“我其实也说不准,但平台也不是说赚得就是省下来的演员的片酬吧?那笔钱也不都是平台的吧?我真的不确定这个事情。”



而从平台的角度来看,降低片酬后,促成的其实是平台的进一步发展。但微博账号为“电影票房”的电影工作者就曾批评视频平台:高片酬就是互联网不计成本疯狂砸钱炒起来的。有行业人士悲观的表示,平台压缩片酬,最终会导致因制片成本愈发低廉,中小影视公司将成为平台的低级打工者。“电影票房”表示:“赞同降低片酬,但不支持降低制作。”


图源:微博

 

新文化的CEO杨震华也有过类似的观点:“现在演员片酬肯定降下来了,但整个影视作品的成本不见得会下降,因为随着工业水准的提升,制作投入将加大。”

 

“此前,我国影视作品的工业化生产成本是较少的。随着工业水准的提升,制作投入将加大。现在随着我们国内5G时代的来临,以后使用4K摄影机拍摄,对道具、服装都会要求很高。在这方面我们也在学习日本同行,更重视技术与内容上的投入。”杨震华说。

 

事实上,这一趋势也可以在“优爱腾”三大视频平台的财报和其他相关信息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爱奇艺的财报中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内容成本为人民币57亿元,与2018年同期相比下降13%。


其自行发布的财报解读里透露:内容成本的降低主要是因为部分内容的延迟播出以及原创内容费用化金额的下降共同促成的。和2018年相比,爱奇艺2019年全年内容成本只增加了6%,为222亿元。


图源:爱奇艺二零一九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

 

2019年腾讯的财报中也首次公布:视频业务全年营运亏损减少至30亿元人民币以下,这一数据也能侧面反映内容成本正在逐步降低,其中占成本比重甚高的演员片酬也应当趋于下降。


图源:腾讯二零一九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摘要

 

根据相关统计,2018年,优酷、腾讯、爱奇艺三家视频平台,自制剧占比分别为45、51%、53;2019年,这一数字分别为56%、65%和65%。过去一年,三大视频平台的自制剧数量全部超过了版权剧。

 

因为优酷所属的阿里大文娱仍然不显示内容成本数据,所以我们仍然用爱奇艺的数据来进行分析:从2019年内容成本相较2018年增加6%,自制剧占比增长14%来看,按照演员片酬约占总成本的40%来推动,在自制内容增加的情况下来看,演员片酬确实在降低。


调查手记


演员片酬降低之后会如何呢?这是调查中留下的思考。浮躁资本的退场并不代表行业的退步。剧集生产上,片酬因平台而起,又因平台而落,却不能阻止三大视频平台自制剧集的精品化发展。剧集的类型化逐步开阔。一大批演员们也因最近火爆的网剧,演技重新被观众认知。


潘粤明姜超等在《龙岭迷窟》中演技精湛 近来人气颇旺


我们期待的,是片酬回落后,好演员春天的来临;也期待着资本逐步向制作升级、产业升级靠近。如今,无论是电影还是剧集,优质的内容成为人们为之付费的意愿。当内容成本的天平越来越倾向制作一端,中国影视行业的精品想必也将更加丰富。


对演员和行业而言,片酬降低也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优秀演员等来了展现自我的机会。我们也相信,片酬的降低不意味着制作的降级。当行业沉淀,存金去沙,理性和冷静回归之后,打动人心的作品也会越来越多。

文/派翠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