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簪行》撕番、平台著作权风波,都与TA有关

时间:2020.06.13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獠牙牙


1905电影网专稿 近段时间,与“网络文学”有关的话题在线上线下备受关注,讨论不断。

 

陆续开机、官宣的影视剧项目中,网文改编作品不在少数,从《皓衣行》、《斛珠夫人》、《长歌行》,到眼下正因番位之争闹得沸沸扬扬的《青簪行》,每一个都是自带热度,未映先火;“大神级”作者唐家三少提出中国网络文学要做“有影响力的中国IP”的愿景,而同一时间,也有一批作者正在以集体“断更”的方式对平台发起“著作权保卫战”。

 

分歧与争议,增温和发展。当中国网络文学已经被定义为“世界四大文化现象”之一,我们有必要来谈谈这朵日趋主流的“文化后浪”。

 

1800万人的“同场竞技”


《2019年度网络文学发展报告》中曾披露一组数据,中国网络文学创作者数量在当时已达1755万,累计作品2442万部。而根据行业巨头阅文集团的最新统计,仅2020年第一季度,新增网文作者就有33万,环比增长129%,新增作品数量则超过了52万部。


2019年部分知名网络文学作品

 

毫无疑问,经过近20年的发展,网络文学形成了体量庞大、极具活力的内容创作生态,成为我国文化产业的重要引擎。

 

在我们采访到的作者中,善水是最早接触网络文学的一位。2001年,还在读大学的他通过阅读的方式开始第一次了解这一领域:“它和传统文学作品比起来,更加贴近普通读者的口味。无论人物设定还是故事情节,都更有通俗性阅读的特点。”


网文作者善水(受访者供图)

 

积累了大量阅读之后,善水在2006年前后签约起点中文网,真正成为了一名网文作家。这也几乎成为了所有创作者入行的“规定动作”——作者萱草妖花和小锦鲤(化名)目前都是晋江文学城平台的签约作者。起初大家都在这里“追更”自己心中的大神作品,逐渐的,网络文学极强的互动性和自由度激发了他们的分享欲。

 

“一开始希望想表达的东西能够被别人看到和喜爱,目前兴趣已经结合了现实,当做一份职业给自己带来收入。”小锦鲤说。

 

尽管在细节上可能有所差异,但通过签约与创作者展开商业合作是每个网络文学平台采用的主流经营模式。作者写好大纲和开篇投稿给平台编辑,审核通过后就可以签约在网站进行更新。新文发表后达到规定的成绩时可以开启上架收费模式(也称作入VIP),这个阶段读者每阅读一个章节的内容,作者都能获得一定的订阅收益,付费读者越多,收入也越可观。



我们了解了部分平台的分成方式,晋江文学城与作者进行五五分账,阅文旗下网站也选择与作者平分付费订阅的收入,但具体细化为扣除成本(包括但不限于渠道、运营费用等)后的净收益。除此之外,每日更新,或者成绩突出的作者还能从平台领到一定的额外奖励。

 

“入VIP后的三天内会有一次推送全网读者的机会,也叫‘上夹子’。在夹子上会按照收益给作品排序。”小锦鲤向我们介绍,“再之后就全程按照成绩好坏进行曝光和宣传,上平台的各类榜单。”

 

萱草妖花基本认可晋江文学城的这种运营模式:“每个榜单还是很公平的,有了曝光和流量,自然会有读者来看,而看得人多榜单会给得更好。”



对于新作者来说,平台发挥的作用更显得尤为突出。“核心是平台能够给作者带来读者和流量,这可以说是网络文学创作的一个基础。”善水说,“如果是比较优秀的作品,编辑是不会吝啬用网站的资源来推动你的发展的。我们看到很多作者能够‘一本封神’,和平台的资源帮助也是分不开的。”

 

《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作家影响力榜》显示,网文作家年轻化趋势已成为常态,新晋男频作家中,“90后”作者占比超45%;女频网文市场同样涌现出大批新人。


《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作家影响力榜》

 

作者的快速迭代、上位,与所属头部平台的流量加持息息相关,同时他们的作品也为网站带来了不菲收益。作家、编剧杨千紫表示,作者的变现方式中,各类版权收入占到大头,引流能够帮助作者宣传和推广作品,同时平台也越来越意识到好内容才是持续发展的王道:“平台现在要比从前更尊重作者,对于重点作者,编辑会全程参与内容的策划和把关,最后做全版权的推广。”


杨千紫是剧集《招摇》的编剧

 

因此,尽管此前著作权纠纷一度在网文行业中引发风波,但作者与平台之间的“鱼水共生”关系并不会轻易发生改变。对于近1800万创作者来说,平台直接链接着超过4.55亿的网络文学用户,庞大的市场容量既是核心原创内容最公平的竞技舞台,也代表着中国网络文学无限的发展潜力。


从“后浪”到“新文化现象”


上文提到,我国目前的网络文学用户数量超过4.55亿,占到网民使用率一半以上。时间向前倒推几年,彼时我们还可以用探究新事物的眼光去看待网络文学,如今,这一行业早已无法同主流文化割裂。从网页端到移动端,网络文学的“流动性”持续加强,阅读习惯也迎来进一步普及。

 

从业者鱼鱼曾帮助许多作者完成作品的商业化运作。在她看来,网络文学已经成为互联网时代的标志性产物,“它让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即时阅读的队伍。同时,每个人既是获得者也是创造者的概念,也让原创价值的头脑风暴应运而生。”

 

这一点,创作者们更有感触。七元是入行不久的新人写手,目前挂靠在一家工作室。起初接触网络文学是做文学策划时的工作需要,“网文的最大优点是脑洞清奇,近期热播的《传闻中的陈芊芊》,很多观众觉得(剧情)让人耳目一新,其实在网文里这样的梗遍地都是。”



网络文学的“破圈”能力更让七元感到惊讶:“我发现中年人对网文更加欲罢不能。从小都是接触严肃文学的他们,第一次发现这种商业文学,都看得停不下来。”因为这个原因,七元还是十分看好自己所处行业的前景:“毕竟作为一种娱乐消遣,网文还是要面对下沉市场。”

 

作为一个入行时间更久,从中受益更多的从业者,善水对网络文学的发展前景更加有信心:“行业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说法,世界有四大文化现象——韩剧、日漫、好莱坞电影以及中国的网络文学。我觉得网络文学应该会发展成为中国非常有特色的一种文学现象。”

 

在善水看来,中国网络文学在近20年发展中形成了市场化程度高、类型多元、传播力广、商业化等特质。如今,这种新的文化产物已经为越来越多人所接受:“不应该再讲它是否在趋向主流,某种程度上,我觉得网络文学已经是一种主流。”


善水曾创作小说《书灵记》


从曾经浮躁的“后浪”到如今历经沉淀的“新主流”,发展给网络文学创作者们带来机遇,也提出了新的挑战。

 

以眼下影视行业对内容的需求持续增长为例,作者萱草妖花认为,盲目追逐IP的热潮已经退去,现在的影视公司更加关注精品和人气网文,“同时,影视方购买版权,对作者的实际积极影响也蛮大的,卖一部版权就能缓解一个作者的经济压力,没有了顾虑,他们就能够跳脱浮躁的空间,创作更好的作品。”


杨幂主演的《斛珠夫人》改编自网络文学作品


鱼鱼同样期待影视行业的关注能够给行业释放更多积极信号:“优秀网文被改编成影视作品,并获得了市场的肯定,对作品质量的认可是毋庸置疑的。影视作品又是除平台之外另一个非常重要的传播和输出方式,这会让作者对自己的作品更加有信心,同时平台也会为了保证作品质量加强和作者的沟通,形成一个积极良性的循环。”

 

积极信号带来的变化在作者小锦鲤的身上就有所体现:“作品能被更多人看到和认可,对作者来说是非常大的诱惑和向往。我现在的创作就很积极,也会努力向适合卖出版权的题材靠近。”她透露,目前职业剧相对热门,在现代言情类型中最容易卖出版权。


写在正式“出海”之前


依照目前的行业规模与发展势头,网络文学成为“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国IP”的梦想并不遥远。但在正式“出海”之前,这艘文化航船还有没有亟需弥补的短板?

 

此前,阅文集团旧版合同引发的纷争,就是行业痛点的一次猛烈爆发。在不少作者看来,平台拥有更多话语权是毋庸置疑的事实,这次博弈,多数作者的诉求还是“享有自由创作的权利以及对收益与著作权的保护”。善水认为,通过这一场风波,作者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平台也对合同进行了修正,整体上是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但作家杨千紫也坦言,相比具有绝对流量的大作者,目前新人的处境还是相对艰难:“希望平台能够为了好的内容,给他们更多的机会。”



老生常谈的盗版现象,时至今日也依然令网文作者们头痛不已。小锦鲤告诉我们,大神级作家会因此影响收益,而普通作者甚至可能被盗文夺走一切:“如果没有盗文,作者的收益是100%,一旦出现1个盗版,收入至少损失一半甚至更多,因为文章一旦被盗,就可能是无限的传播。”

 

除了连载期同步盗文,已完结的作品还会被打包出售。由于盗文用户比较隐蔽分散,即便打击了一个,对方换个账号依然可以继续,“希望早日出台相关法律政策,保护作者权益。”


还有多位创作者不约而同从保护创作生态的角度,分享了自己的思考。


近日开机的《大唐明月》同样改编自网文IP

 

写过一段时间的网文之后,七元发现不少热门类型文章套路固化严重,“比如最近常见的男频赘婿文,套路一般是第一章男主角入住女主角家被女主角家人群嘲;第二章女主又因为男主是‘废物’受到群嘲;到第三章,男主角就要继承天价遗产,开始反击之前看不起自己的人了。”

 

同样情况还大量发生在重生文等题材的作品中:“特别多套路的出现,导致网文市场有点疲软。而且你不按照套路写还不行,不然一些网站编辑不会给你通过。”

 

杨千紫提出了同样的担忧——很多平台出于对内容的把控,使得题材和人设大量趋同,长久来看,不利于内容多样性发展。

 

“网络文学能够吸引大量读者的原因就在于内容的百花齐放,读者和观众既需要‘大女主’,也需要‘小女主’。”她说,“创作本身就应该各有千秋,而不是所有作品都参考一个模版。”

 

文/獠牙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