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条屋要去制作“大圣”和《三体》,你期待吗?

时间:2020.06.26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中国电影报道


1905电影网讯 在彩条屋影业CEO易巧的计划中,彩条屋的第一个五年做产品,第二个五年做产业,到建立起工业体系后,则进入衍生品甚至主题乐园的开发。

 

在很多人眼里,这是一家最有可能成为中国“皮克斯”的动画公司。

 

如今,这位创始人“出走了”。

 

6月23日,光线传媒一封内部文件流传,称易巧将离任彩条屋总裁一职,出任光线参股子公司十月文化总裁。


不过,在此期间,易巧将继续兼任彩条屋总务,直至项目平稳过渡。同时,十月文化旗下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官微也发布了一份相关公告,称易巧将接任公司总裁,佐证了这一消息。


 

与此同时,原彩条屋影业总制片人魏芸芸,也将出任十月文化的首席内容官。

 

在内部信中,光线影业CEO王长田称,“从易巧开始,向我们投资的公司或合作伙伴交流人才及管理者,或许会成为光线的一种新常态。”

 

事实上,彩条屋影业是光线旗下的子公司,而十月文化又是光线的参投公司。在未来,十月文化的项目依旧会是光线的重要项目。



但从架构来看,易巧和魏芸芸确实将离开光线传媒。

 

为光线打下国漫半壁江山的人如今选择离开,对于未来的光线又会有多大的影响呢?

 

“活下去”


2015年,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以9.56亿票房,打破了当时国内动画电影票房的天花板。

 

此时,内部运作了近2年的彩条屋影业,终于在同年10月宣布成立。

 

成立初期,彩条屋直接对外宣布,公司过去一直在招兵买马,投资了13家动漫公司,其中包括《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的十月文化。


 

官方同时一口气公布了筹备中的22部作品,《大鱼·海棠》《哪吒降世》《姜子牙》《深海》等作品都悉数其中。这些作品还囊括动画、真人电影、网剧、游戏等类型。


 

在当时很多人眼中,虽然《大圣归来》成功了,但是放眼过去动画电影在市场上的表现,这一步仍是险棋。

 

那一年年会时,易巧定了一个主题——“活下去”。

 

他说,2016年彩条屋将有五部动画电影上映,“如果都失败了,那么我们将非常难,如果成功,那可能就会觉得太容易,会迷失自己。”

 

次年,彩条屋出品了《大鱼·海棠》《我叫MT》《精灵王座》《果宝特攻》,并引进发行了日本动画电影《你的名字。》。其中《大鱼·海棠》成为当年国产动画电影票房第二名,《你的名字。》成为在中国上映的票房最高的日本动画电影。


 

在光线传媒2016年年报中记载,这两部作品的营收均位列前五梯队。

 

北京光线传媒2016年年报


但在随后的几年中,彩条屋影业表现一直是“雷声大,雨点小”。后续的《大护法》《昨日青空》《大世界》,均有不错的口碑,但在营收方面,并没有很强的表现。

 

直到2019年,彩条屋影业同中国动画的命运一般,迎来了第一个拐点。

 

其出品的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以超50亿的票房成绩,成为了中国影史票房第二,并引进发行了动画电影《千与千寻》《天气之子》《夏目友人帐》,均获得了过亿的成绩。


 

其中,《哪吒》《千与千寻》《天气之子》都成了光线传媒年度营收前五的影视作品。

 


与此同时,彩条屋还高调地推出了一款漫画APP。


王长田在发布会上说,“我们不要求大家把内容做得特别的长,去卖流量,我们这个平台也不以流量作为成就的标志,我们要求自己的作品有极好的品质,适于改变影视,一个好的故事、好的创意、好的形象,值得被更多人看见,最好的途径就是影视化。”

 

很显然,彩条屋想做整个国漫工业的领头羊。

 

“领头羊”


它成为领头羊了吗?我们暂时只能先画个问号。

 

近年来,光线传媒既面临着部分影片票房有限,又面临营业成本不断增减,导致长期背负着巨大的经营压力。《哪吒》大爆之后,让它得到了一丝缓冲。


 

虽然2019年年报上并没有直接说明该片具体带来多少收入,但作为《哪吒》的主控方,光线曾在2019年7月底发布公告,根据当时《哪吒》8.99亿的票房,公司预计实现营收2.03亿-2.43亿元。那么,以《哪吒》总计50亿票房推算,光线就此预计营收在11.1亿-13.5亿元。

 

从年报披露的28亿总营收来看,《哪吒》的票房扛起了光线去年一半的营收。

 

随后,彩条屋在对外宣传相关作品时,都会带着《哪吒》作为卖点。原计划后续将在2020年元旦档和春节档推出《妙先生》和《姜子牙》。



但万万没想到,《妙先生》因点映的票房成绩和口碑都并不理想等因素,上映前一天宣布撤档;而寄予众望的《姜子牙》更是因不可抗力,暂时无法和观众见面。


 

这两部电影并非是彩条屋手上唯二的存货。

 

秦昊主演的电影《墨多多谜境冒险》,是其出品的第一部真人电影,但在经历了改名、改档、撤档等多番操作之后,至今遥遥无期。


 

除此之外,在光线2019年年报中,还涉及了《深海》《大圣闹天宫》《星游记之冲出地球》《大鱼海棠2》《魁拔》《凤凰》《八仙过大海》《鬼列车》《大理寺日记(电影)》《哪吒2》等动画电影。


 

从这些故事来看,《哪吒》的成功,彩条屋似乎把更多眼光瞄准了中国神话题材,同时对过去成功的IP项目也进行深度挖掘和开发。

 

到底这些作品的命运如何呢?


动画市场中的优等生彩条屋能不能借由这些作品,完善自己的动画工业,这都成为了未知数。

 

《三体》


这次易巧出走彩条屋,对于大众而言,最大的兴趣点莫过于《三体》项目的进展。

 

十月文化官微表示了,公司将担任《三体》真人电影的承制工作,《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担任导演,易巧和其搭档魏芸芸将任制片人。

 

在易巧的公开信中,也同样提到了此事。称十月文化将聚焦在CG电影领域,重点开发三维动画电影和真人视效电影,也将与田晓鹏联手推出《三体》,动画电影《深海》和《大圣闹天宫》。


 

对于这部“六年”难产的电影《三体》,光线曾以“投资+发行”的形式参与到这一项目中,但在2019年半年报的片单中,曾一度将这一项目去除。

 

在光线传媒2019年年报,《三体》再次赫然在列前期筹备的项目中,片名括号中的“新”字更是引人遐想。如今,这个项目正在一点点地露出水面,但至于是在张番番版本的基础上,进行内容的修改,还是重新选角拍摄,我们都只能等到官宣的那天。

 


放眼光线的整个关系圈,田晓鹏是最可能完成这个重任的导演之一。原计划今年和观众见面的动画电影《深海》,就是一部科幻题材的电影。有这部作品打底,或许能让观众对《三体》的视效更放心。



“中国皮克斯”


彩条屋能成为中国的皮克斯吗?这是近年一直被业内关注的话题。

 

我们研究公司属性之后能发现,彩条屋是集项目开发、制片、中期制作、宣传、发行为主。

 

易巧也曾在采访中提到,“整体上十月文化更侧重项目开发和制作,彩条屋侧重制片和宣发,他们(十月文化)更偏创意和执行,我们(彩条屋)更偏监督和管理。”


显然,彩条屋并非是一家在项目开发和制片能力极强的公司。

 

我们可以看到过去的作品中,《哪吒》背后的制作公司是可可豆动画,《大护法》背后则是好传动画,《大鱼海棠》则是彼岸天文化……这些公司都和十月文化一样,属于彩条屋(光线)参投的动画开发制作公司。


 

在这些公司中,十月文化显然要走得更快一些。


它曾作为出品公司,对《哪吒》进行了投资。虽然田晓鹏在制片中也对人物设定提出了很多建议,但并没有真正以制片人或者出品人的名义出现在影片中。而促成这两家合作的,正是易巧本人。


《哪吒》背后的资方


十月文化和彩条屋的关系一直略显“暧昧”。

 

早在《大圣归来》上映初期,曾有人披露光线是合作方之一,最后两方并没有谈拢合作。

 

《大圣归来》背后各家出品公司


但上映后,光线传媒火速发布了一则投资公告,宣布投资 2000 万元与包括导演田晓鹏在内的《大圣归来》几位核心主创成立一家新公司,其中光线持股占比 20%。《大圣归来》后续系列和导演田晓鹏的其他数部原创影视作品开发权都将由这家叫十月文化的新公司负责开发运作。

 


手握《深海》《大圣闹天空》的十月文化,对于彩条屋而言,已然是盈利的王牌之一。如今,两方更是宣布真人电影《三体》也交由田晓鹏团队来完成,十月文化对于彩条屋的重要性,已然十分明确。


但从股权来看,田晓鹏是十月文化实际控制人,持股比达到68.28%,彩条屋影业持股比28.11%,王长田最终持股量为11.766%。


这意味着,导演在项目中占据越来越重要乃至主导地位。


 

同时,根据报道,《深海》和《大圣闹天宫》原本应由彩条屋投资的制作公司红鲤动画和大千阳光承担中期制作,宣发则由彩条屋独家负责。

 

如今易巧的“出走”,可能也会带走不少原本属于光线的动画资源。十月文化也有可能迎来更多的可能性。

 

彩条屋正迈向第二个5年,按他当时的预期,将更好的做动画产业。但他在自己公开信中表示,“经历这5年,反倒更清醒,我们依然在产品时代,动画是个慢行,应该花更多的5年。”


他离开之后,又有谁能接下这个重任呢?


或许对于彩条屋而言,手上持有的项目够它再运营5年,但找到一个真正能借这些作品来操盘动画产业的人,对于彩条屋,乃至光线,都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文/阿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