粽叶飘香,又过端午!影迷们更想吃这“五黄”

时间:2020.06.26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今日影评
吃五黄论电影 “胃口大开”迎端午 为中国电影祈福 时长:00:00 来源:电影网

吃五黄论电影 “胃口大开”迎端午 为中国电影祈福收起

时长:00:00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讯 自古以来,端午佳节就有“祛病防疫”之意,在江南一带,更有在正午时分食用“五黄”(黄瓜、黄豆饭、咸鸭蛋、黄鳝、雄黄酒)即能“驱毒避邪”的说法。未到饮酒年龄的孩子们,则会由父母在其额上涂抹雄黄酒,以求来年无病无灾。



眼下疫情依然严峻,电影院线尚未复工,《今日影评》端午特别策划节目则希望借这“五黄”寓意,展望未来将与我们见面的国产热门电影,给已迫不及待的中国电影业祈祈福、打打气。


今天,我们邀请到了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索亚斌,和我们一起聊聊电影业的福气“五黄”。



“开胃菜”|《送你一朵小红花》



说到清新爽脆的黄瓜,索亚斌首先联想到的就是韩延导演的电影《送你一朵小红花》,“这是个比较典型的搭配,男女主演一个是易烊千玺,一个是刘浩存,是最当红的新生代演员”。



影片导演韩延则凭借着极少的几部院线电影,就几乎奠定了自己在同龄导演中无可比拟的声望,“他锐度非常地高,无论是《滚蛋吧!肿瘤君》还是《动物世界》,这种新锐性都很符合一个年轻导演的特点”,索亚斌分析道。


而《滚蛋吧!肿瘤君》中韩延对于白百何演技的挖掘也令人眼前一亮,面对镜头的那段独白成为了当年最动人的镜头之一。索亚斌对此十分肯定,“年轻的导演里很少有像韩延这样能挖掘年轻演员潜力的,这一点特别地可贵”。



而此次,刚在《少年的你》里让大家眼前一亮的易烊千玺,能把自己交到韩延导演的手里,也证明了市场对导演的信心。索亚斌表示,“我相信易烊千玺的选择一定是有巩固自己实力与演技派地位的期望在的,韩延导演的压力估计也会很大”。



主食|《我和我的家乡》



黄豆饭也许是“五黄”中最家常的一样,它平平常常,但是又有一股故乡的味道,索亚斌所选与之相对应的电影则是《我和我的家乡》。


目前,网络上几乎没有《我和我的家乡》相关物料,对此,索亚斌回忆道,“不知道是不是它想延续《我和我的祖国》的模式,记得当时去看那部电影之前,片方也是捂得特别严”。



从目前的阵容看来,《我和我的家乡》依然是非常强大的,但如果它要再现《我和我的祖国》的观影盛况,依然存在极大难度。


“《我和我的祖国》是一桌风格比较统一的中国菜,而《我和我的家乡》如果符合这个标题的话,可能是八大菜系拼在一起,其风格是很难统一的”,索亚斌分析道,因此,这考验的也是总导演宁浩和总监制张艺谋两人的本领。



补品|《封神三部曲》



黄鳝在五行当中最为生猛和滋补,在索亚斌眼中,乌尔善导演即将和大家见面的《封神三部曲》就很可与之匹配。“从2012年开始创作到现在,可谓是八年磨一剑了,加上本身的资金和特效投入,来势汹汹,十分生猛”,索亚斌评价道。



实际上,作为上升势头很猛的年轻导演,乌尔善这次沉寂的时间的确有点长,但索亚斌对这部电影仍旧充满期待,“2012年他们刚开始筹备《封神三部曲》的时候,时机并不是特别好”,彼时,古装大片创作式微,但是没成想,这部电影制作的周期如此之长,长到“把低谷期都给熬过去了”。


“创作者的想象力和实践能力,能不能带动新一轮古装大片的流行,这是我比较感兴趣的。”



佐餐|《姜子牙》



咸鸭蛋虽为佐餐,却味道鲜美、老少咸宜。在索亚斌看来,动画电影《姜子牙》再合适不过。“其实按正常情况,本在今年春节该片就能上映,很可惜我们现在还没有看到”,索亚斌说。



从现有的资料来看,相较于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不太一样的是没有那么明显的青少年向。索亚斌分析道,“为什么那么多孩子那么喜欢‘吒儿’,是因为这跟他们自己在学校的受教育经历有非常强的共鸣和呼应,但是《姜子牙》目前看来应该是不太像的”。


“我更看重的可能是它怎么样让成年人认可并喜爱,它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切入,寻找到那种产生对话的可能”,索亚斌补充说。



美酒|《坚如磐石》



最后这一“黄”就是雄黄酒,它香醇醉人,又有驱虫的作用,“张艺谋导演的新片《坚如磐石》会是一个比较贴切的作品”,索亚斌说。


从现在已发布的预告片看来,它是一个十足成人向的电影,还涉及到反腐主题,而这在目前市面上的影视作品中是很难得一见的。



对此,索亚斌还做了一个“更深的联想”,预告片中赛博朋克式的画面,让他产生了与《有话好好说》相似的直观感受。索亚斌回忆道,“那个片子看完之后,真的跟喝酒差不多”。


《有话好好说》用那种极具晃动的手持摄影风格表达着张艺谋对城市的一种感官印象,“高楼大厦,人流密集,人来人往,但暗处又是暗流涌动,所以我不知道这部电影会不会也采取这样一个类似的拍摄方式”,索亚斌补充说。



期待电影业“五黄”早日登场。


文/东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