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秒火遍全球?特型演员“中国蛋哥”爆红的背后

时间:2020.07.06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今日影评Mtalk


“出圈”,他只用了12秒。而且,还是全球范围的爆红。


“XUEHUAPIAOPIAO BEIFENGXIAOXIAO”(雪花飘飘,北风萧萧)...最近,一首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金曲老歌横扫全球,《一剪梅》再度全球翻红。视频中,一位顶着“鸭蛋头”的中国网民,正在冰天雪地里尽可能咬字清晰地唱着。


就是他发布在快手上的这段视频,偶然被网友分享到国外视频网站,轻松突破百万播放量的同时,更引来外国网友争相模仿,《一剪梅》也由此登上多个国外音乐榜单前列。


费玉清大概不会想到,自己的老歌会这样强势闯入外国网友视野,迎来“第二春”,他更不会想到,视频的作者不是音乐人,而是一位常年“摸爬滚打”的特型演员——“中国蛋哥”张爱钦。


张爱钦在剧组与徐克导演合影


“他太幸运了”,在张爱钦“火了”之后,有很多人这么说。然而,在这“高光12秒”前,他曾走过一位特型演员在剧组的艰难坎坷漫漫长路。


他曾参演《神奇侠侣》《美人鱼》《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智取威虎山》等多部影视作品,总票房破70亿。但在这些戏里,他常常只能凭借独特头型,出演那些不起眼的“路人甲乙丙丁戊”。



今日影评》直播节目《快说!评什么?》临近“满月”之际,我们特意通过快手平台联系到了“中国蛋哥”张爱钦,并于6月26日完成连线。



与“超级马丽”张晓丽、马鸿宇的连线中,“蛋哥”首次直播回应这些天热议不断的《一剪梅》事件,也分享了许多自己在剧组的难忘故事。


Part.1

出圈只用12秒


2020年已经过半,足不出户的日子里,网友们的作品中充满了对于时下生活的智慧与肆意创作的潇洒。这首万能BGM《一剪梅》,又一次被所有人关注,居然是在国外的视频网站上。


一个名叫“Chinese Egg Man”的快手用户,在雪地上清唱了一句“雪花飘飘,北风萧萧”,整个视频只有12秒钟,却意外地让海外网友争相自学中文,寻经问典地了解中华汉语音文化的精髓。



当网友们得知“The snow falls and the wind blows”是表达“人生到达了低谷,环境逐渐恶化,却无能为力”的深层含义时,模仿不再只是模仿,也变成了许多的情绪发泄与真情流露。


外国网友翻唱《一剪梅》


可能谁都想不到,2020年最火的emoji表情包居然是这句“Xue hua piao piao, Bei feng xiao xiao”。“我自己也没想到”,主播晓丽问到这次“出圈”,张爱钦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我自己是比较晚知道的”,张爱钦透露,自己的视频在国外网站火起来的时候,他本人并不知情,是在一次日常的直播中,涌进来的新粉丝告诉了他这件事。“就是很高兴大家喜欢我”,他说。



截至目前,在国外某视频网站上,《一剪梅》的费玉清原唱音乐点播量近两千万,而“蛋哥”版《一剪梅》的总播放量也已近千万。特型演员“蛋哥”终于盼到“好日子”了吗?


Part.2

龙套生活十二载


“现在说是特型演员,以前就是说跑龙套的”,谈起自己的演艺经历,张爱钦有很多话想说。让人印象深刻的尖脑袋成为他进入影视圈的一个重要的“敲门砖”,但演戏的这条路却并不好走。


张爱钦与几位特型演员聚会


他聊起自己在电影《智取威虎山》中的一场被泼水的戏,彼时,在零下十几度的环境中,他7次被泼凉水。不仅如此,被老鹰啄眼睛的画面也并非特效制作,而是通过借位等方式真实拍摄制作完成。


而当被问及对拍摄这种艰辛画面的想法时,“蛋哥”张爱钦很真诚地说道:“做演员就是辛苦的,但是更要尽职尽责,如果表演不到位,只会让观众觉得“假”,而最后的结果也只能是零。”


电影《智取威虎山》


虽然目前所接演角色戏份还不大,但是,“蛋哥”却凭借自己的敬业精神,得到了不少演员和导演的喜欢。据他回忆,在拍摄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时,原本只需要拍摄1场戏,但是由于与邓超默契十足,导演又临时增加了2场。


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而与周星驰导演合作电影《美人鱼》时,正值蛋哥的女儿出生,周星驰导演了解之后,帮他的女儿取名“如意”。看似简单的两个字,不仅是对蛋哥演艺之路的认可,也是对孩子未来的祝福。


电影《美人鱼》


最近,蛋哥刚刚结束了自导自演作品《来自开普勒的外星人》的拍摄。他告诉直播间观众,由于横店影视城的严格有序管理,拍摄工作影响不大。但他期待影视行业全面复工,因为他想把自己成立的“中国特型演员大联盟”发展壮大,方便更多特型演员接戏,以期改善他们的生活。


Part.3

直播观看量破千万


此次“蛋哥”光临《快说!评什么?》直播间,为大家带来欢声笑语的同时,也与“超级马丽”(张晓丽、马鸿宇)携手创造了直播数据新纪录。直播过程中,在线人数始终维持在十万人次以上,最终观看人数破千万,点赞数110万+。



直播间里,“蛋哥”数次为观众再现“雪花飘飘”,其中更有“口哨版”的《一剪梅》首演。对此,粉丝们反响热烈,还有获得明星签名照奖励的粉丝,评论表示希望替换为“蛋哥”本人的签名照。


谈到自己的12年影视追梦之路,观众们也颇有共鸣。当“蛋哥”表示自己的愿望很简单,希望身边人因为自己是演员而自豪时,直播间粉丝纷纷留言鼓励,并表示希望看到蛋哥更多的作品。


提到前段日子横店拍戏时光,“蛋哥”回忆起当时听到有人在雨中唱《梦驼铃》。在主播晓丽和直播间粉丝邀请下,蛋哥倾情献唱一曲。



“攀登高峰望故乡,黄沙万里长;何处传来驼铃声,声声敲心坎。”在歌声中,我们结束了与蛋哥的这次连麦,不知这一曲《梦驼铃》能否再度火爆全球。但我们相信,驼铃声会在每一个在外逐梦打拼的人心中叩响,“声声敲心坎”。也希望终有一天,他们都能够“天边归雁披彩霞”。


自去年年底开始筹备,6月2日正式开播,到现在,《快说!评什么?》问世已一月有余。


在制片人的带领下,新人主播“超级马丽”——张晓丽、马鸿宇斩获了自己的第一批粉丝,@今日影评Mtalk“每周二周五中午十二点”的约定也记在了越来越多快手用户的心里。



这一个月的直播之旅,从最初整个团队没有人真正做过直播,到一步步尝试各种辅助软件,自搭直播灯光器械,研究“摄影机+pc端”播出,再到截至目前总时长25小时的15次直播节目,1134万的观看人数...直播组的小伙伴们并肩走过。


《快说!评什么?》直播组


今天,他们有些话想说给彼此,说给观众,也说给这档正在成长中的节目《快说!评什么?》。


@制片人 崔菲


与《快说!评什么?》一起经历了从无到有,如今已经满月。同时见证了小伙伴们互帮互助积极讨论的日日夜夜,为你们骄傲。想说的太多了。你们每个人都很棒。每次想起来,鼻子都有点酸。


我们的直播间


@组长 袁丹阳


与做电视节目不同,直播节目与观众的距离相当于是面对面。话题是否能引起观众的兴趣,数据会有最直观的体现。有的时候我们很想当然,但现实却很“打脸”。这种直播的形式对于直播组而言都是很新奇的体验,不过感谢小伙伴们苦中作乐,却又乐在其中。


第一次拍预告视频


@编导 郭嘉


2020 年 7 月 5 日是我来到《今日影评》栏目组的第1223 天。回想当时刚大学毕业,栏目组以网络版编导把我招进来,终于在三年多后的今天,我再次参与到重新开始研发网络直播节目当中。截至目前,我们一共做了直播了 15 场,栏目组所有的小伙伴一起努力把《快说!评什么?》一点一点做起来,希望未来我们可以做150期,1500期,15000期,∞期哈哈~刚刚起步,还有很多不足,和小伙伴一起努力向前,真好。


《快说!评什么?》主播 张晓丽


@主播 张晓丽


都说创业艰辛,这个把月多少算尝到了些甜苦。甜的是“劳有所得”:一个又一个新老铁成了铁老粉、穿云箭和跑车突降惊喜、栏目组和快手团队伙伴互相支持团魂满满;苦的是“转型痛点”:新形式从零开始缺经验,受众观看习惯及口味截然不同,服化道技术端一路摸爬滚打还算直观,但高强度高密度的优质内容及表达常需要极大投入。最难忘的是疫情原因整个小组各自隔离在家,为了不丢掉刚攒下的粉丝,摸索和培养观众的收看习惯,我和搭档小马每天轮流在家里直播。


北漂的出租屋大不到哪儿去,光线、道具、音效、高度七拼八凑,第一场居家直播表面平静淡定实则镜头下手忙脚乱,尤其没顾上看队友们的后方留言,亏的一切安好,不然准吓得他们当场“去世”。想起来这画面真是拮据里又掺着一份真心,后来竟有点直播上瘾了。听小伙伴说,最喜欢听我没包袱时的魔性笑声,据她们观察还创了几次收视高点,我这人演技不行,要真有一丝感染力的话,说明是真的笑了,为什么笑的那么魔性开心呢,因为前头说的甜是甜,苦还是甜。希望我多笑,观众您也多笑。


《快说!评什么?》主播 马鸿宇


@主播 马鸿宇


从四月加入到直播组,到6月2号正式开播,再到现在开播一个月了,感觉时间过得很快,这段时间自己的成长也很快,感恩组长和各位组员的帮助,让我没有太多第一次接触直播的不适应感,而是每次直播都能很有安全感,能在一个非常舒服自在的状态下说自己想表达的内容,“超级马丽”组合也是渐入佳境,希望之后可以和直播组一起成长,实现节目组做直播内容的意义。


疫情期间连线直播的“超级马丽”


@宣传 钧妍


往同一个目标努力的感觉真的很棒,谢谢直播组的各位,谢谢你们不计代价、不辞辛劳,谢谢遇到问题时我们总能坚定地站在一起。下一个“满月”,下下个“满月”,我们“再战三百回合”。


最后,感谢所有看过《快说!评什么?》直播的粉丝,感谢栏目组小伙伴的支持鼓励。“满月”只是一段小小里程,我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文/东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