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片角色挑战自我 大器晚成的甄子丹再寻新突破

时间:2020.07.11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阿K


1905电影网专稿 甄子丹又破“戒”了!《追龙》之后,他将在新片《黄金帝国》中再度出演“大毒枭”,又是一个他曾为了子女,宣布不演的反派角色。


2017年,《追龙》拿下5.77亿票房,甄子丹也凭借“跛豪”完成了一次演技突围。


没想到,这一角色竟吸引了一位好莱坞制片人的目光。后者力邀甄子丹加盟自己的新片《黄金帝国》,再度出演“毒枭”。



这次的角色“玩”得更大。甄子丹将饰演一位跨国大毒枭,是多国政府的头号通缉犯。


剧情将跨越亚洲、北美、南美三大洲。制片人称:这是第一部亚裔主演、目标全球观众的毒枭题材大片。



更为重要的是,影片将探索角色的复杂性,“展现全世界事业最成功的跨国毒枭之一内心的挣扎”。


几乎同时,甄子丹又通过个人微博官宣加盟游戏改编电影《热血无赖》,饰演男主角沈伟。



这同样是一部好莱坞制作,将由《速度与激情》《越狱》系列著名制片人尼尔·H·莫瑞兹担任制片。


《热血无赖》游戏


一连官宣两部好莱坞大片,一路走来,大器晚成的甄子丹如何等来自己的爆发时刻?《叶问4》之后,不再演“功夫片”的叶师傅又将何去何从?


我想做李小龙第二


很多人不知道,《叶问》系列中,开武馆的桥段有不少是甄子丹的亲身经历。


甄子丹的母亲麦宝婵正是一位太极“宗师”,曾在中美多地开馆授徒,也成为甄子丹功夫之路的引路人。


麦宝婵(左)与儿女甄子丹(右)、甄子青(中)


11岁时,甄子丹随父母举家移民美国波士顿。在那个华人备受歧视的时代,他和很多人一样,选择在电影中“寻根”。李小龙便成了他不二的精神偶像。


少年时代的甄子丹不爱学习,却偏爱唐人街那两间乌烟瘴气的戏院,李小龙的《精武门》《猛龙过江》《龙争虎斗》重复看了不止几百遍。



在成名后的采访中,甄子丹多次表示,从练武之日起,他的目标就是“做李小龙第二。”



怀着这样的壮志,18岁时由母亲引荐,甄子丹与袁和平签约,以一部《笑太极》正式进入电影圈,也开启了二人近四十年的“师徒”缘分


袁和平与甄子丹


甄子丹赶上了香港影视的黄金时代,也出演过《黄飞鸿之二男人当自强》《新龙门客栈》、电视剧《精武门》这样的作品,却始终不温不火,与“李小龙第二”更相去甚远。


回顾这段早年经历,甄子丹坦言自己性格太直,融不进香港电影的圈子。好胜的他对动作设计总有自己的想法,也因为直言不讳得罪了不少人。


“前20年,我完全是用‘拳头’说话的。”言下之意,若不是有过硬的实力,他恐怕早就无法在圈内立足。



个性想法鲜明的甄子丹在90年代中期就曾尝试自立门户,先后执导了两部电影《战狼传说》《杀杀人,跳跳舞》都遭遇票房惨败。适逢金融风暴,更让甄子丹的事业陷入冰点。



众多功夫明星中,甄子丹无疑是大器晚成的那一个,入行20年才凭《千机变》拿到第一座金像奖最佳动作设计奖杯,24年才凭《叶问》真正成名。


但他自己看得很开,“我从来没抱怨过,人家一早就达到一定的成就,我为什么要花20年,没有那20年,就拍不出《叶问》。演员不仅是演技更是累积出的人生智慧。”


“叶问”十年


2005年,黄百鸣与甄子丹签下三年三部合约,曾被不少人质疑:“那些老板都等着看我笑话,说‘神经病,为什么签他呢?他要红早就红了。’”


黄百鸣心知自己如此坚持的原因:徐克《七剑》时,在天山艰苦的条件下连拍了几个月,只有甄子丹从头到尾没离开过。有真功夫又任劳任怨便让黄百鸣一眼看中。



《叶问》之前,黄百鸣为甄子丹打造的两部作品《龙虎门》《导火线》虽然口碑尚可,但票房平平,未成气候。


当时,《龙虎门》被批文戏零分让导演叶伟信十分不服,但也让他意识到,甄子丹要想成为像成龙李连杰一样的“功夫巨星”,不仅要打得漂亮,更需要一个深入人心的“人物”。


《导火线》里的甄子丹


种种机缘巧合之下,这个“人物”就成了“叶问”。面对不熟悉的咏春拳,自幼习武的甄子丹用了9个月时间钻研咏春的拳法和套路。


当时,还在拍《江山美人》《画皮》的他,只要有空余时间就会在房间里练习咏春,击打木人桩的声音太大,还曾被住在隔壁的赵薇“投诉”。



为了演活叶问在抗战时期食不果腹的消瘦状态,甄子丹还刻意减肥,一天只吃一餐,在家里也穿着长袍,找寻人物状态。


当年,45岁的甄子丹诠释的正是45岁的叶问,这也在冥冥中奠定了二人的缘分。


2008年的贺岁档,《叶问》一炮而红,票房突破亿元大关,还在来年的金像奖上收获了10项提名。



2010、2015、2019,三部“叶问”续集,票房一路走高,系列总票房超过22亿,也让甄子丹完成了从动作演员到功夫巨星的蜕变。


“我从影37年,拍了78部电影,大部分都是武打片,很多观众都没有看过,是《叶问》让大家认识了我。”



饰演“叶问”的十年,是甄子丹与角色互相塑造,彼此成就的过程。


在动作设计上,“叶问”系列有鲜明的“甄氏风格”烙印。甄子丹主张在传统功夫中融入现代搏击理念,追求实用性和真实感,凌厉迅猛,拳拳到肉,让看惯了“飞来飞去”的武侠动作片的观众大呼过瘾。


这一动作理念同样深受偶像李小龙的影响。李小龙的截拳道理论就强调“以有法为无法”,即在格斗中,不要预设固定招式去应付对手,而应临场作实时反应,靠本能直接发挥。


在《叶问》系列中,甄子丹也多次与李小龙“同框对话”,完成了对偶像的致敬和传承。


《叶问4》中的“李小龙”


不仅是一招一式,甄子丹也把个人性格注入角色灵魂。


甄子丹是圈内有名的“好丈夫”,不喜欢应酬,在香港拍戏必回家吃饭。叶问也是如此。


第一部中,就以一句“这世界上没有怕老婆的男人,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奠定了叶问的宠妻人设。



叶问与熊黛林饰演的发妻张永成之间的夫妻情深,成为动作戏之外的高光时刻,也为电影增添了一层温情的滤镜。



甄子丹这样形容自己与叶问的联系:我跟着这一系列一路变老,白头发也多了很多根。我把自己的人生体验和经历投入角色里面,观众也从叶问身上看到甄子丹的成长。


黄百鸣则这样评价:“甄子丹去了美国、欧洲,人家不叫他Donnie Yen,而是叫他IP Man,好莱坞有一个Iron Man,我们中国有个IP Man。”


后“叶问”时代


“再美好的东西也有日落。”甄子丹宣布《叶问4》后不再拍功夫片,“以《叶问4》收官,是圆满的段落。”


这个决定背后,一面是动作演员绕不开的伤病困扰。正如他在自传《问丹心》中所写,“其实刀伤、撞伤、瘀伤仅算‘碎料’,我多年来为练功、为拍电影而积下的筋骨旧患,才是痛入骨髓,让我彻夜难眠。”



另一面是拓宽戏路的不断探索。早在10年前,甄子丹就曾表示希望“打而优则演”,在武术指导上获得认可的同时,也能在演技上有所提升。


无论是在《十月围城》里尝试父女情深,在叶问的人设中增添人性弧光,都可以看做甄子丹的积极尝试。


《十月围城》里的甄子丹


三年前,与王晶合作的《追龙》更是如此。为了给儿女树立良好榜样,甄子丹曾公开表示不演反派,却为了“跛豪”首度破戒,原因很简单:这个角色够诱人。


在诠释“跛豪”时,他说自己不希望演一个外露的反派,“世界上最坏的人,他肯定有一定的优点在里面,所谓的优点就是他的魅力,比如说他对兄弟的情谊,对家庭的爱,他的责任感。作为演员你要去揣摩,把人物塑造得立体。”



无独有偶,甄子丹在《黄金帝国》中的角色同样具有丰富的性格色彩和内心世界,这想必也是甄子丹选择出演的重要原因。


此外,新片的另一大关键词是“好莱坞”。早在2002年,甄子丹就曾远赴美国发展,出演《刀锋战士2》并担任动作指导。



近几年,他更是集中发力,先后出演了《卧虎藏龙:青冥宝剑》《侠盗一号》《极限特工》《花木兰》等好莱坞制作。


对于好莱坞,甄子丹的情感是复杂的。从小在美国遭受歧视的经历令他有极强的民族自尊心,也更渴望用实力在更大的舞台证明自己,而亲自担任《黄金帝国》等新片的制片人无疑也给了他更大的话语权。


 

也许是因为“大器晚成”,甄子丹无论对自己还是市场一直有着清醒而冷静的认知。

 

《叶问》风头正劲之时,他就曾在自传中写道:“别人眼中的大明星,其实可能也渺小得微不足道,正所谓花无百日红,所以更应该在风光之时未雨绸缪。”


的确,时刻未雨绸缪让我们对甄子丹的下一个“十年”同样保持期待。


文/阿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