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我们追了十年的暑期档又“出”新一季了

时间:2020.07.18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五年


1905电影网专稿 “感觉朋友圈就像过年。“


从除夕到入伏,历经175天的沉默之后,中国电影人的朋友圈因复工时间节点的确定,迎来了一场堪比过年的狂欢。春节档按下营业暂停键的12000余家电影院,即将在时间过半的暑期档按下重启按钮。


从这个角度而言,2020年暑期档,更是中国电影重新出发的新起点。但过去的十载光阴中,暑期档已经成为中国电影市场高速发展的重要参与者与守护者。

 


《捉妖记》、《战狼2》《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等在此期间登陆大银幕的作品,创造了国产电影的高光时刻。饺子文牧野等新人导演一片成名,得到了资本垂青与观众认可。


2001年至2009年,内地影市暑期档概念从无到有。2010至2019年,内地影市暑期档从有到优的进阶十年。2020年暑期档,将会给下一个十年带来怎样的开局尚未可知,但能够肯定票房已经不是唯一衡量标准。


国产电影乘风破浪的十年

 
     2001年7月,由黄建新执导,冯巩、吕小萌主演的国产影片《谁说我不在乎》,打出了“中国第一部暑期档娱乐片”的宣传噱头。该片虽然票房仅有600万,但作为“舶来品”的暑期档概念开始在内地电影市场发芽。
 


  彼时,暑期档曾一度被业内认为是票房淡季,直到2004年张艺谋导演的《十面埋伏》获得1.5亿高票房,该档期才逐渐引起电影人重视。


  此前,中国电影市场最受人关注、最具影响力的只有贺岁档,暑期档多是好莱坞分账片的天下。
 


  这种国产片不敌进口片的局面,2010年夏天首次被打破。据当时的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暑期档期65部院线电影总票房达到23.3亿。


  其中,53部国产片中有23部影片票房破千万,累计票房14.36亿,占比档期总票房61.63%。国产灾难片《唐山大地震》更是以6.49亿票房成为2010暑期档冠军,笑傲群雄。
 


  多个关键维度的突破,使得有人将2010年称为“内地暑期档元年”。


  2010年也是内地影市全年票房首次跨入百亿的日子,从此中国电影市场发展一路狂奔,成为全球影市不可忽视的票房产地之一。在此期间,国产大片票房统计基准由千万起步,迈向亿元时代。
 
  2010至2019年,十年间暑期档票房从23.3亿暴增至164.4亿(含服务费),全年票房从101.71亿上升至641.49亿(含服务费),两者上涨步伐几乎一致。国产电影扛起暑期档票房高歌猛进的大旗,内容为王时代来临。
 

 

  2015年,中国电影市场暑期档近十年发展的一个分水岭。


  视觉特效备受称赞的《画皮2》,成为2010至2014年成绩最好的暑期档票冠。《小时代》虽然口碑不及人意,但是票房能打,让业内看到了暑期档商业潜力巨大。



  2014年6月27日,《分手大师》《变形金刚4》同天内地公映,让人印象深刻。


  “很多人都说分手大师将单‘扛’好莱坞大片,其实我并不想‘扛’它,我希望对手越来越强大,这种竞争是良性的促进的。”当年,邓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国外很多电影躲进口片,并不是事,需要抱着学习的态度直接面对。”

  最终,两部影片分别获得19.77亿、6.65亿票房,分别占比当年暑期档总票房21.8%、7.3%,并为2015年暑期档票房百亿打下观众基础。
 


  此后,《捉妖记》横空出世,成为首部票房破20亿的国产电影,也将暑期档华语片发展一切为二。在此之前,国产电影暑期档票房冠军均在10亿以下,此后从未低于10亿,且口碑成为票房长线走势的重要基石。

 


  2017年暑期档,天时地利人和之下,吴京自导自演的《战狼2》掀起全民观影狂潮。该片不仅成为首部观影人数过亿的国产片,更成为内地影史票冠,甚至跻身全球影史票房TOP60。


  从此,“含京量”成为判断一部电影能否成为爆款的标准之一。
 


  2018年,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我不是药神》以喜剧作外衣,通过草根群像式的现实刻画,生动地展现了小人物的坚韧顽强,感动无数观众。


  此片反映的现实困境不仅引起了广泛的社会讨论,还在到一定程度引起官方重视推动相关医改进行。此后,国产现实题材大银幕作品迎来创作春天。


  “人心中的成见是座翻不过的大山。”2019年的夏天,藕饼CP(组合)不仅打破了国产动画电影票房难破10亿的市场偏见,更是成为第二部票房破50亿的国产电影。国产动漫崛起已经落地生根。同样由光线影业主控的动画电影《妙先生》,也已定档7月31日。

 


  此外,2020年暑期档新片方面还有《第一次的离别》、《我在时间的尽头等你》、《荞麦疯长》陆续定档。



  重映片《误杀》明确7月20日上映,后续或将有更多重映影片定档暑期。进口片方面,《喋血战士》、《多力特的奇幻冒险》已经定档7月24日。

 

  2010至2019年暑期档,国产电影成为当之无愧的主角。


  十年时间,档期内影片口碑与票房开始产生同频共振,观众与市场同步成长双向成熟。这也让下一个十年充满更多想象空间。

  

“新兵”试炼场


十年暑期档,涌现出不少新资本与新导演。


2017年之前,暑期档票冠主要出品方集中在老牌民营或国营影企方面。前期的资本和资源的积累,让这些公司在头部电影制作方面话语权较重。


内容为王时代的来临,观众对于大明星+大IP爆款方法论之下生产的国产片,开始产生审美疲劳。内地影市逐渐进入良币驱逐劣币的良性循环,一些黑马电影背后的新公司走进主流观众视野。


《战狼2》以一骑绝尘之势成为2017年暑期档票冠之后,北京登峰国际、捷成世纪、春秋时代、北京文化等公司成为行业新贵。



  在此之后,参与《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流浪地球》出品的北京文化更被业内称为“爆款捕手”。而由其主出品的《封神三部曲》首部,原本计划于2020年暑期档上映。


  近年暑期档票冠出品方名单,也表明头部国产片与主创人员之间的绑定越来越深。2016年上映的《盗墓笔记》出品方中,南派泛娱公司正是由同名小说作者徐磊(笔名“南派三叔)担任大股东。


  吴京与邓超分别担任大股东的北京登峰国际与霍尔果斯橙子映像,分别是《战狼2》、《分手大师》的出品方之一。


  《哪吒》让人认识了可可豆动画影视,导演杨宇(饺子)在此公司的最终收益股份为44%。

 

  
  除了新公司之外,暑期档也成就了不少新人导演。不想当导演的演员,不是好演员。尽管在演艺事业上已小有成就,但吴京还是凭借《战狼2》证明了自己的拍片能力。
 


  “导演文牧野在电影《我不是药神》中,以现实主义手法,通过平静、真实的纪实化叙事,生活化的自然表现,探讨了深刻的社会话题。以幽默的外壳温暖的人文情怀,在细节处着力,直击心灵。”这是文牧野获得第3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导演处女作奖时,电影节评委会的颁奖词。

 


  《哪吒》大卖,让观众认识了跨界导演饺子。拍完这部电影后,他的下一部作品至少能够请得起动作指导了。6月11日,饺子凭借此片获得了第27届华鼎奖中国电影最佳新锐导演提名。

 


  今年年初,光线总裁王长田称,将从2020年开始的未来5年内,投资10个亿启动10部漫画作品影视化,包括由饺子监制的《敖丙传》。


  4月份,光线传媒2019年度财报中,《哪吒2》位列公司2020年预计制作与上映项目片单中。目前,此片处于前期策划中,导演待定。


  除此以外,十年间暑期档国产电影营销手段正在多样化。《我不是药神》让点映这种口碑前置的营销方法,逐渐成为头部国产片标配。


  2019年暑期档,《哪吒》与《银河补习班》根据影片与存量用户特性,在A、B类城市的点映时间上做了调整。这也预示着点映策略细分时代已至。
 
  十年暑期档,见证了无数黑马影片的崛起与所谓大片的跌倒,也将不少新公司与新导演推向台前的聚光灯下。

  下一个十年暑期档,将会给整个中国电影产业留些哪些思考。即将来临的2020暑期档,将会给出一些提示。
文/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