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复工72小时:“头部影片”何时进场成关键

时间:2020.07.23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中国电影报道


1905电影网专稿 “这意味着这两台新机器根本就没有注册上,按照正常情况下的话,再去重新注册申请密钥,至少是一周的时间,但是我的票全部都卖出去了,怎么办?开天窗?退票?”


正式复业前一天,坐标巴蜀大地四川成都,卖出全国第一张电影票的和平电影院经理柏翮,已做好了睡办公室加班的准备。原来,疫情期间影院4、5号厅更换了新机器,结果周日上午电影密钥出来还是原设备的。


如果放在平时,高频次的放映会很快将这种问题暴露出来。而作为全国首家复工的电影院,众多媒体与行业同仁的关注之下,是容不得半点差池的巨大压力。 


“太难了,真的太难了,当时脑袋都大了。”最后,在中影星美院线、中影数字、中影光峰三家中字头公司的合力支持下,仅用半天时间就完了两台机器的注册、密钥制作。问题解决以后,柏翮的内心感激与愧疚并存:这个周末太多人为了解决此事而奔波,有的人是甚至用临时借的笔记本来处理相关工作。


7月20日,成都和平影院成为复工首日全国1271家准时营业影院中的一家。峨影1958电影院、山东齐纳影城、江西越幕影城等众多二三线城市影院,也迎来了“好久不见”的观众。


谁是第一名?


7月17日下午5点40分,中国电影市场重启的关键时间点。四川成都和平电影院通过1905票务系统在淘票票购票平台,售出了全国影院复工首张电影票。突入期来的热搜,让这家之前在行业小透明般存在的影院成为舆论焦点。



复业首张电影票堪比中了头奖的彩票,吸引了众多媒体的关注。复工首日,20多位媒体人蜂拥而至和平电影院,只为了解第一张电影票背后的购票者与故事。


“作为第一个购票观众,如果不退票没有来,还是会保留第一个购票的身份,但是他退了票。” 柏翮对1905电影网介绍由于媒体曝光了座位等信息,第一个购票观众可能被“吓”退票了。于是,7月17日下午5点49分购票的四川邮电职业技术学院的大三学生吴昊成了最终的幸运儿。


在走进电影院之前,19岁的吴昊对此并不知情。当柏翮在影厅一楼确认完身份,带他走上三楼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还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观影采访。


来自四川邮电职业技术学院的大三学生吴昊


“即使到现在,我还是不敢完全相信,我是第一个。有很多观众听到电影院开业了,也是非常开心的。”接受媒体采访时,吴昊激动地语无伦次。直线距离5公里之外的峨影1958电影院成都店,也上演了同样的“乌龙”事件。


7月20日早上9点30分,唐先生成为第一位踏进峨影1958电影院成都店的顾客。结果,被媒体包围的他遗憾地错过影城提供的神秘大奖。


“其实是他第一个进来,但是他来了以后就不断有媒体朋友们在采访,结果变成了他不是第一个走进放映厅的观众。随后进来的一个小女孩反而成了最终得奖者。”该店总经理蒲丽觉得复业首日的这段插曲十分有趣。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复工首日成都峨影1958电影院以2.1万票房,位列当日全国影院票房TOP10。


峨影1958电影院成都店首位进厅观众


“一是我自身比较喜爱看电影,这么长时间没有去影院,还是比较期待走进影院去看场电影。另外,电影院的复工其实也社会在疫情之后好转的一种象征,比较有纪念意义。”来自四川农业大学的大四学生李晓萌就是那名幸运的小女孩。


在她的记忆中,上一次在院线看电影还是去年岁末上映的《唐顿庄园》。此次上映新片《第一次的离别》,正是李晓萌最喜爱的文艺片。从双流区的家赶到这家电影院,她需要转三趟地铁耗时两个小时左右。


《第一次的离别》观影现场


在和山东齐纳影城、越幕影城等多个门店经理的交流中,能够感觉到首日复工走进电影院的顾客以年轻人为主,也有少量以家庭为单位。观众与影院工作人员,像是久别重逢的老友各自欢喜。重新被点亮的大银幕上画面流转,看电影成为他们最好的交流方式。


排片减半、上座率不得超过30%的复工要求,叠加周一工作日传统票务销售低谷期,使得全国复工首日票房349.78万显得弥足珍贵。7月24号及以后,能否有更多大体量新片陆续定档成为市场未来发展风向标。


准时复工有“秘诀”


“让你们复工后,最大的感触是什么?”“加班的感觉真好。”7月16日国家电影局宣布低风险地区电影院可以有序开放后,总部位于山东淄博的齐纳影管业务部经理在忙着为复工做准备之余,面对妻子的疑惑说出了自己的感受。从官宣到复业,留给各大影城的准备时间并不多。相关防疫工作是否符合复业标准于片源能否及时给到,成为影院能否准时开业的必要条件。


淄博齐纳国际影城柳泉路店7月20日开业现场图


3月24日,淄博齐纳国际影城柳泉路店位成为当时全国首批复工影城之一。虽然开业不久就接到上级紧急停业通知,但当时为复业所作的应急方案及防疫物资储备为7月20号开业提供了便利。


“我们原本计划在4月初全面复工,那时候消杀用品、口罩、应急隔离室等防疫物资及预案都已经准备充足。此次复工,很快就符合相关条件了。”据李斌介绍因为有了基础,此次公司旗下24家影院,已有18家第一时间复工。


峨影1958电影院杭州店首位进厅观众


峨影投资集团董事长兼峨影1958影管负责人彭瑾在接受电影频道采访时透露,公司七月份一直在为复工做准备,在周四得到明确复工消息后,周五便组织成都影院的工作人员进行核酸检测。公司副总张良甚至在复工消息发布前两天,便已飞往杭州分店指导复工准备工作。


7月13日,大象点映创始人吴飞跃发出公开信,表示将新片《第一次的离别》定在全国影院复映首日上映。此后,包括峨影、太平洋影城的多家公司联系了片方。最终,在正式复业前峨影收到了拷贝盘。


值得一提的是,与成都峨影复工首日只有一部新片上映形成鲜明对比,相隔不远的和平电影院全是重映片。这里面也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当初我的想法很简单,不还盘上面就停密钥停发盘,但我们连门都没开,所以并不怕。”3月初,作为全国首批复工影城之一的成都和平电影院收到了18部复映片的拷贝盘。最后,由于疫情出现反复,其他复工影城都将拷贝盘还了回去。柏翮并没有这么做,因为在他看来闭店期间,停不停硬盘都没影响。


这次“误打误撞”让柏翮周五下班顺手开预售时,稍微有了一些底气。他当时做的最坏打算是,如果没有密钥就全部退票。结果,复工首张电影票的热搜让他没有退路而言。现在的他则要给上级院线写“不要停盘”等申请,处理相关后续事宜。


越幕影城抚州店7月20日开业图


总部位于江西赣州的越幕影城抚州、赣东以及云南楚雄3家分店,在接受完当地政府的相关检查后,于7月20日晚上6点正式开业。“通过检查后,我们当晚就开了预售,第一部影片正式播放是晚上7点半,时间上有点仓促,但还是有人买了票来看电影。”对此,越幕影城云南楚雄店总经理邓清华很自豪,因为他们是整个楚雄市第一家开业的影院。


从和多个采访对象的交流能够看出,前期充足的复工准备、拷贝盘及密钥的及时送达以及当地政府相关部门的快速审核,成为影院准时复业的三大关键。普通观众往往并不了一个电影院的复工背后,需要各方付出这么多的努力。


头部影片进场是关键


目前,复工前期的电影市场影院与片方之间存在一种矛盾关系。


“片方希望市场完全恢复之后再将影片定档,对于影院而言,巴不得片方定档之后再开业,矛盾永远存在,如果大家都不开,市场就永远不可能恢复,总有人要迈出第一步,各方都要拿出诚意来。”柏翮算了一笔账,排片场次减半、上座率控制在30%,意味着每个影城的有效座位数为0.5乘以0.3,只相当于正常时期的15%。



一些具备开业条件的影院,暂时处于观望状态,业内也能够理解。毕竟,开业之后就要支付人员工资与水电费。而现在的票房收入很难覆盖这些支出,不开业可能损失的只有房租。


“但我们不能不去做这件事,因为只有把第一个50亿挣到了,才能去挣第二个、第三个50亿。影院贴钱复工,希望观众不要放弃我们。”柏翮的观点也代表了峨影1958电影院、山东齐纳、江西越幕等首批复工者们的真实想法。


影院复工前期主要是靠重映片预热市场,短期内观众靠着情怀进场,但长期而言还是要看新片质量。当下,业内普遍认为新片数量、质量、体量,将成为影响影院复工情绪,市场恢复程度的重要因素。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观众的观影就取决于有头部影片,有市场号召力的影片入市,那么现在工作的重中之重,就是如何推动头部影片尽快入市。”



截至7月21日,全国复工影院数量达到1778家环比增加476家,整体复工率达到15.67%,环比7月20日增加4.2%,当日票房455万环比增加近30%。


万事开头难,好在有人已经在路上。而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电影市场恢复元气,影院、片方、观众、政策的支持一个都不能少。


作者:五年 编辑:娜塔莉·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