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上影节:“最老影迷”分享与大银幕的坚守

时间:2020.08.02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中国电影报道
方廷荣(右)与大光明电影院检票员合影


1905电影网专稿 7月27日中午12点,上海大光明影院外的阳光正毒。方廷荣早早就坐在了二楼,静候电影开场。这是他今年在上影节看的第一场电影——日本导演武正晴《谎话连篇2》这座影院他再熟悉不过。1962年,他就在这里看电影,转眼已经58年。

 

方廷荣经常这样介绍自己与电影的缘分:“7岁开始看好莱坞电影,今年77岁。”从1993年第一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至今,23届、27年来,他从未缺席。“我是上海国际电影节的见证者。”方廷荣骄傲地对我们说。


01.“开票前,我激动地没睡着”

 

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正式官宣的那天晚上,方廷荣兴奋地没睡着觉,辗转反侧靠安眠药才终于入眠。他一心盼着7月20日,正式开票的那一天。那天清晨,他早早搭地铁来到距家10公里外的大光明电影院。在屋顶花园,他见到了自己的“忘年交”——大光明电影院的工作人员小李。根据疫情防控的要求,本届上影节不实行线下购票,习惯了在影城排队买票的方廷荣只得拜托小李帮自己抢票。


方廷荣与“小李”

 

场次减少加上上座率限制,都让今年的电影票格外紧俏。方廷荣一早看中的金爵奖入选片、冲田修一导演的《孩子不想理解》秒速出清。两人一番忙活,最后只买到了那张《谎话连篇2》。

 

虽然略有遗憾,方廷荣还是很高兴,因为这意味着第23届上影节,他依旧不会缺席。



当天,方廷荣还有一项“使命”——去电影节的主会场上海影城打卡。除了进门前要戴好口罩、测量体温,上海影城的一切都是如此熟悉。影城的工作人员、前来采访的上海记者都是他的老熟人,见面便亲切地打着招呼:“方爷爷,您又来了!”


 

在排片表背板前,方廷荣时髦地冲着镜头比了个心。在开票首日的上海影城打卡留念,这是他与上影节一年一度的约定。

 

02.“第一届上影节,奥利弗·斯通给我签名”


参加了23届上影节,今年是最特殊的。往年的开票日,方廷荣都会准时搭上5点半的地铁,一早来到上海影城排队买票,为了抢到心仪的大热门,还曾通宵排队。

 

方廷荣自认是个有点“抠门”的人,但为电影他十分“舍得”。他对我们说,每年花在上影节的票钱都有1000块左右,比如去年就买了《悲惨世界》《徒手攀岩》等8张电影票,前年更是一口气买下了13张。


去年开票日,方廷荣举着“战利品”在上海影城拍照留念


作为资深影迷,方廷荣选片眼光独到。每年片单一出来,他就会根据影片价值、个人喜好和排片时间提前做好功课。前年的《小偷家族》令他记忆犹新,“他们夸张地说,一张票顶一套房子,我实在没抢到。”

 

2018年,上影节《小偷家族》映后见面会


回忆起自己与上影节的缘分,方廷荣印象最深的还是1993年的第一届。那时,美国著名导演奥利弗·斯通受邀担任首届上影节评委,他的新作《刺杀肯尼迪》也举行了两场放映。


《刺杀肯尼迪》

 

虽然因为工作,方廷荣没能看上电影,但托朋友要到了奥利弗·斯通签名的官方期刊。“奥利弗·斯通不签名的,我太幸运了!”至今提起,方廷荣仍难掩骄傲。


当时的他没想到,20年后的2013年,他竟能与奥利弗·斯通在上影节再续前缘。那年的开幕式上,奥利弗·斯通获得终身成就奖,第二天便来到上海电影博物馆参观。“那天正好我也在。他边上有许多保安,但我胆子很大的,我把相机交给旁边一个年轻人,就冲上去跟奥利弗·斯通说:‘我是你的超级影迷。’当时我来不及说英语,说的是中文,他听不懂,但最后签名也签到了,影也合到了。”方廷荣回忆道。


奥利弗·斯通在2013年上影节

 

能够与主创零距离互动也是方廷荣热爱电影节的原因之一,“我喜欢临场发挥,经常冲上台跟导演交流。”

 

他还记得2018年,自己欣赏的导演姜文担任第21届上影节评委会主席。他专门买下了《邪不压正》的电影票。映后,他抓住机会向姜文“表白”,“我就是冲着你来的,我是你的忠实影迷。”


第21届上影节,姜文任评委会主席

 

去年上影节传媒关注单元,一部真实动人的《过昭关》让方廷荣看得份外激动。他走上台拉着主演杨太义的手说:“演得太好了,我是你的小弟,你41年生,我44年生。”



今年,受到片方的邀请,他还观看了亚洲新人奖的入选影片《落地生》映后见面会上,方廷荣亲切地搂住小演员林靖喆,对他连连竖起大拇哥,“你现在就演得这么好,未来不得了!有你们,中国电影有希望了。”


方廷荣(右)与《落地生》小演员林靖喆

 

03.“7岁看好莱坞电影”

 

方廷荣与电影的缘分从出生那一刻就注定了。他成长在一个“文艺爱好者之家”,“妈妈是我的音乐老师,姨妈是我的钢琴老师,爸爸是我的英语老师,我们全家都是超级影迷。”


 

7岁时,姨妈就带他去百乐门舞厅看了人生第一场电影,那是著名二人组合劳来与哈代主演的一部喜剧片。劳来一口吞下一个鸡蛋的画面,让他笑得前仰后合。参加工作后,方廷荣每月工资不多,只能留下5块钱零花,看电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笔花销。按照头轮、二轮、三轮,他把附近的影院分成几类,精打细算。票价最便宜的三轮电影院是他的心头好。一张票只要8分钱,条件虽然简陋,他却看得津津有味,很多经典电影《三毛流浪记》《复活》等等,都是用这样“物超所值”的方式看到的。

 

《三毛流浪记》


方廷荣不仅自己热爱电影,凭借好交益友的开朗性格,他还当上了工作单位华联商厦的影评小组组长,后来又成为了黄埔区影评协会的常务理事、公关部部长。从上世纪80年代起,他就组织、参与了不少电影活动。黄埔区大光明、和平等各大电影院的连线组组长都和他“熟得不得了。”

 

1987年,著名导演谢晋来到华东师范大学演讲,作为铁杆影迷,方廷荣托朋友让谢晋在自己收藏的英文杂志上签名。2008年谢晋追悼会上,方廷荣带着这本杂志与众多影迷一起专程前来送导演最后一程,被媒体采访时,他回忆道:“我的朋友在厕所门口才堵上他,恭敬地请他签字,我就一直保存着。”



方廷荣最钟爱的还是经典老电影,“《简爱》《茜茜公主》《追捕》《廊桥遗梦》,我都会一遍、两遍、四五遍这么看…国产片有《白毛女》《一江春水向东流》《梁山伯与祝英台》,这些我几乎都可以从头到尾背出来。”

 

他习惯了一个人看电影,因为要专心致志,“我要看细节,我要认真记,还要打分。”


《追捕》是方廷荣最喜欢的电影之一


方廷荣有一个小册子,上面记着日期和电影片名,后面就是他给每部影片的评分:《巴黎圣母院》98分,《追捕》《佐罗》95分。《教父2》只有70分,“我为什么给第二部给得低,因为第一部绝对好,对比一下,第二部我给它分数就低下去了。”方廷荣笑着说。


方廷荣的“小册子”

 

04.“电影使我年轻”

 

“电影使我年轻。”这是方廷荣常挂在嘴边的话。77岁的他不仅热爱电影,还喜欢跳舞、听音乐会、看话剧,退休生活安排得满满当当,平均每天还要发五六条朋友圈,向老友们推荐佳片,分享生活感悟,比年轻人还要活跃。方廷荣最常穿红色、粉色等色彩鲜艳的衣服,就像他的性格,开朗热情。


方廷荣与年轻影迷互加微信


他不仅爱看经典老片,新片也如数家珍。张艺谋、姜文、贾樟柯是枝裕和都是他欣赏的导演,有他们的新片上映,“我一部也不会落下”。《小偷家族》他更是看了至少五遍,影院买票看完,又在电视上看,每次都能看出新体会。


更令人没想到的是,方廷荣还是“哈利·波特”系列的超级粉丝,“有一部看一部,真的好看!今年电影节还在放,我也想看,没有买到票。”



疫情期间,影院不开门,但方廷荣没有闲着。电影频道成了他的“家庭电影院”。每天清晨6点半,方廷荣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朋友圈分享电影频道的“节目预告”,碰到自己喜欢的电影更忍不住要力荐一番。“每天至少一部,半年看了180部。电影频道真的带给我开心!”


方廷荣每天都会在朋友圈分享电影频道节目预告


那天晚上看到的亚新奖入选片《落地生》,方廷荣非常喜欢。虽然是小成本,除了王砚辉外没有知名演员,影片却凭借真挚的故事和表演打动人心,让他看到了中国电影的希望。“我有一条宗旨,首先喜欢国产电影,而且看好国产电影,就像今天的电影《落地生》,又是国产电影,又是青年导演,让我觉得中国电影有希望。”方廷荣说。


放映结束,方廷荣起立鼓掌,这是他多年参加电影节、观看音乐会养成的习惯,“看到真正好的片子一定要鼓掌,站起来鼓掌,我鼓得最响。”


方廷荣观看亚新奖入选片《落地生》

 

23届、27年,方廷荣很荣幸能作为一名普通影迷见证上海国际电影节一路走来,“看到上影节片子越来越多,越办越好。”

  

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即将于今天落下帷幕。方廷荣也早已畅想起明年的上影节之约。“我只要活一天,就要看电影。”他笑着说出这话,没有一丝犹豫。


作者/mi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