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分钟的真心话和大冒险,却决定了电影人的未来

时间:2020.08.12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中国电影报道


1905电影网专稿 “新人导演”,属于近年中国电影的关键词。尤其是2019年,既有柯汶利《误杀》申奥《受益人》这批商业类型片;也有白雪《过春天》徐磊《平原上的夏洛克》这种文艺佳片。


 

更有饺子《哪吒之魔童降世》陆庆屹《四个春天》这些看似小众,却创造奇迹的动画电影和纪录片。


 

这些作品里,有新人导演们的青涩,更有他们对未知市场探索的勇气。久而久之,观众开始期待,下一部《误杀》在哪里?下一部《哪吒》又将什么时候出现?事实上,早就在各个电影节的创投环节中,新人导演的项目就开始了孵化。

 

近日,第十届北京国际电影节项目创投终审入围名单正式发布,在阿美梁静杨子三位复审评委根据项目剧本与陈述交流两个环节的综合表现,讨论并优选出16个项目进入终审路演环节,与此同时,12个优秀创投项目也将同路演项目一起,进入市场洽谈。


 

一直以来,北影节项目创投单元都努力为新人导演实现“带一个故事来,换一部电影走”的承诺。据悉,2020年北影节的创投共收到829个申报项目,超越了上一届的735个。那么,对于这个创办了8年的北影节创投单元而言,它到底给新人导演带来了什么呢?


今日聚焦:北影节创投八年征集项目超三千 30余名导演从这里圆梦!

 

北影节创投的这些年


比起北影节的展映单元,创投单元则相对更加年轻。即便如此,它依旧给了观众很多的惊喜。


简单的回顾一下从2013年到2019年北影节的创投获奖项目,大家能在其中,看到《我的特工爷爷》《喊·山》《七十七天》《春江水暖》《平原上的夏洛克》等熟悉的名字。


 

对于新人导演而言,创投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平台,让他们获得了原本难以接触到的圈内资深人士的青睐,给项目获得更多的资源曝光。2013年的《我的特工爷爷》就是很好的例子。


 

编剧江均带着当时还叫《老卫兵》的项目书,来到了北影节的创投单元。比起其他相对气质更为文艺的项目而言,这个项目在项目类型方面,有了更多的商业价值。

 

凭借这个剧本,江均获得了当年创投单元的大奖,并很快得到了安乐影业抛出的橄榄枝。更让他想象不到的是,在1年半后,电影正式开机,而站在他身边的则是洪金宝刘德华彭于晏等大咖们。


 

除此之外,他又在2014年和2015年的北影节创投单元上,连续提交了他的其他项目——《悬崖》和《偷天行动》。后者更是获得了当年创投单元“最具商业潜力奖”。

 

江均(左一)


而2014年则是北影节创投单元迎来的第一个“小爆发”。获奖项目《喊·山》和《七十七天》都是那一年的佼佼者。

 

《七十七天》的导演赵汉唐本身演员出身,因为自身喜欢户外探险,所以心里一直想拍一部这个类型的作品。直到他看了纪实文学《北方的空地》之后,突然就激起了自己的创作欲。


 

但是,在他做完这个剧本之后,身边那些行业熟人都不看好这个项目,告诉他这个项目太独特了,可能很难会有市场。为此,他做了一支概念片,带着它参加了2014年北影节创投单元,最终也因为影片这份“独特性”,获得了“特别大奖”。


这个项目不仅获得了更多的商务资源支持,而且得到了侯孝贤导演御用摄影师李屏宾的青睐。


 

最终,经过了3年的时间,电影《七十七天》最终“以小博大”,获得了超1亿的票房成绩,而与它同档期的对手还是漫威电影《雷神3》。比起《七十七天》和《我的特工爷爷》在商业方面的成功,《喊·山》《春江水暖》和《平原上的夏洛克》则是赢得了口碑认可。


 

被当时评委认为故事非常扎实的《喊·山》,很快得到了影视公司的青睐,并获得了由威秀亚洲和海润影业的联合投资。导演杨子准备了多年的作品,在创投会之后,便像是被按下了“倍速键”。


 

获奖后不到半年,就正式开拍,更是成为了2015年釜山国际电影节的闭幕影片。2016年,杨子凭借这部电影获得了电影频道传媒关注单元的最受传媒关注导演和最受传媒关注编剧两项荣誉。

 

创投平台给电影人的可能是充满无限的。比如,曾在2017年北影节创投会获得最具商业潜力奖的《塔台惊魂》,其导演刘晓峰此前的职业便是酒店经理,正是抱着对电影的热爱才创作了这一剧本。

 

放眼8年的创投单元,这些作品也仅是冰山一角。在过去的一年里,《日光之下》《童话世界》《烈日之寒》《野犬笔录》等获奖项目都先后杀青,并进入后期阶段。



或许在未来,我们能在电影院看到更多“北影节制作”的作品。

 

获奖项目之外


对于参与创投的项目而言,获奖自然能得到更多的资源。但同时还有很多没有获奖的影片,同样能借助创投会,得到商业的曝光,以及“伯乐的认可”。

 

2018年上映的《南极之恋》,就只是入围了创投会,但也正因此,导演得到了资方的关注,获得了项目的投资。


 

无独有偶,电影《亲爱的新年好》(曾用名《一个人的北京》)最初也只是入围了创投单元。事实上,《亲爱的新年好》是由资深电影人丁丁张监制。单纯以他过往的资源,去完成一部电影的创作,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但是项目通过了专业评委和电影公司的评判,能让创作者们判断项目的可实施性,并让项目赚得了第一波宣传曝光。


 

毕竟,一个电影项目出现在创投单元中,要面对当时评委的评判。这种评判不免会有评委的主观意见,但是“潜力项目”同样能借市场路演的机会,获得其他资方的认可,为电影后续的拍摄和上映,提供了很大的支持。

 

通常,项目进入终审路演环节后,就能获得后续与更多资方合作和路演的机会。而这些机会,则能让它们得到更多的可能性。今年参与北影节项目创投的制作中(WIP)项目质量颇佳,评委感叹青年电影创作团队成熟表现的同时,又因有限的入围名额而纠结为难。


秉承扶持青年电影人,为优秀华语创作提供更多展示机会的活动理念,最终今年的制作中项目增加2个市场洽谈名额。


 

创投路演常常是限定在15分钟内进行阐述,这段时间对于每个新导演而言,抓住的正是一个实现未来的机会。

 

正如《日光之下》导演梁鸣,曾聊起自己的创投经历,“从40强进20强的过程中,每前进一步都是一种认可和鼓励。有一些青年导演是有过长片经历的,而我甚至连短片作品都没有,完全是新人,当时我们没有成型的团队,鼓励其实是特别重要的,能让我们坚定的走下去。”


 

当然,参与创投对于新导演而言,是众多可能的途径之一,它绝对不是唯一的救命稻草。如今,随着第十届北影节的来临,创投单元也将再次点亮它的微光,助力新人导演,孵化他们的未来。


文/豆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