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仙剑奇侠传》到《穿越火线》说说游戏影视化那些事

时间:2020.08.12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文娱头版

在磕磕绊绊中前行。

翻自穿越火线(CF)的电竞剧《穿越火线》热播,肖枫和陆小北跨时空相遇;

翻自阴阳师的《侍神令》发布片花,桃花妖、河童、山兔、镰鼬等式神相继亮相;

橙光游戏“戏中戏”《遇龙》宣布剧版阵容……

近来,游戏影视化市场不可谓不热闹。在无数的期待和无数的质疑声中,一部又一部的游戏改编影视作品出现在观众面前。从《仙剑奇侠传》至今,15年过去,国内的影戏影视化有了哪些发展,又有了哪些新趋势?

仙侠系式微,电竞、橙光成后来之秀

1995年,一款国产单机中文角色扮演电脑游戏面世。

正值世纪之交,借着家用台式计算机逐渐普及的东风,这款名叫《仙剑奇侠传》的RPG游戏走进了不少家庭。

2005年,《仙剑奇侠传》开启征程的第一个十年,唐人影视向游戏制作公司大宇购买了《仙剑奇侠传》电视剧改编权,遵循游戏“宿命”的底色,拍摄了胡歌、刘亦菲、安以轩、彭于晏主演的电视剧《仙剑奇侠传》,推出国产游戏影视化的开篇之作。

据统计,2005年,在地方卫视首播的《仙剑奇侠传》创造下11.3%的平均收视率。

四年之后,唐人影视再次出手,邀请胡歌再次担纲另一部游改剧《仙剑奇侠传3》的男主角,“无胡歌,不仙剑”的民间slogan由此在部分观众间打响。

前后两部游改剧的高热度,让不少人对这块“肥肉”虎视眈眈。随后几年间,影视化的仙/剑侠系IP纷纷面世——“仙剑系列”如《仙剑客栈》《仙剑云之凡》,“剑侠情缘系列”如《剑侠情缘之藏剑山庄》《剑网3番外之四海流云》《剑网3·侠肝义胆沈剑心》,“古剑系列”如《古剑奇谭》《古剑奇谭2》《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轩辕剑系列”如《轩辕剑之天之痕》《轩辕剑之汉之云》。

然而,不比其它题材作品在后来越战越勇,仙侠系游改剧自己的“宿命”仿佛定格在《仙剑奇侠传》这座巅峰,不只仙剑系列越拍豆瓣评分越低、口碑越差,2014年李易峰、杨幂主演的《古剑奇谭》也让仙侠系游改剧回春的希望成为昙花一现。到了2018年的电影《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豆瓣评分仅有4.3,市场反响更是平平。

冷饭炒得不吸引人了,游改剧开辟“新航道”迫在眉睫。转观今日的游改剧市场,电竞和橙光游戏成为游戏影视化的热门类型。

作为当下年轻人喜欢的大热门,各类型的电竞也被陆续搬上银屏和荧幕。原本不被看好的《穿越火线》意外“味道不错”,不少观众直呼“真香”;《你是我的荣耀》内涉及大量王者荣耀剧情,王者荣耀游戏方直接参与出品;腾讯体育和耀客传媒宣布合作,将以LPL为原型,打造一部真实的《英雄联盟》电视剧。

橙光游戏方面,除《逆袭之星途璀璨》《遇龙》外,翻拍自《好色千金》的《绝世千金》,恰与近两年间观众喜爱的“沙雕风”契合,收揽了一波观众。相比之下,成本更小但热度不低的橙光游戏,有着类型丰富和叙事结构更适合影视化等优势。

1:1复刻呈现成过去式

游戏影视化是从近乎1:1“复刻”游戏剧情开始的。

当然,直接翻拍并不等于全盘照搬,一方面,观众无法在影视化作品中借助道具、提示获得帮助,从而快速了解一个崭新的世界;另一方面,由于游戏与影视作品之间存在一定的区别,影视化作品必须按照电影与电视剧的逻辑重新梳理剧情,对人物性格、故事脉络进行调整。

“李逍遥有流氓气,林月如太霸道,阿奴过于古灵精怪。”不亚于今天观众在线追剧对剧情的批判,当年,剧版《仙剑奇侠传》收到了铺天盖地的骂声,不少玩家视其为“魔改”,讨伐和质疑不断涌来。

能成为今天的“白月光”,《仙剑奇侠传》靠的并非是贴童年滤镜标签。剧集播出后,观众发现,这部电视剧的剧情不为悲而悲,人物立体鲜活,有着清晰的成长轨迹,加之彼时游戏影视化市场空白,剧集热度只增不减。

差异化色彩明显的一把牌,让《仙剑奇现在》成为了无数80后、90后的白月光。

剧版《仙3》对游戏剧情的改动更大,一度被讥讽为“OST大赏”,今天的情怀回忆向混剪视频中,仍有网友发弹幕表达对景天一角改编后性格出入大、紫萱角色形象自私化、邪剑仙战斗力成bug等改动的不满,但剧中普通人不耽于小情小爱拯救大义的主题,让这部作品脱离了成色平常的“古偶”队伍。

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对于仙侠系游改剧来说,直接对照复刻,服化妆造与三次元世界的难以匹配,以及对特效“不五毛”的要求,看似是基本操作,其实难度系数并不低。

十五年间,游改剧的改编幅度,也从对着游戏复刻翻拍,逐渐过渡到在剧中融入游戏元素。

有的游戏IP虽大,本身却不适合直接翻拍成电视剧。

拿正在播出中的《穿越火线》为例,游戏本身是一款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人物的快速移动和瞄准、开枪固然能带给观众刺激感,但如果仅仅将游戏内容放上大屏幕,那么观众的观看体验,与坐在电脑前观看游戏主播直播应该差别不大,更撑不起如今36集的内容。

再比如,刚释出预告片的《侍神令》,翻拍自网易公司研发的3D日式和风回合制RPG手游,如果不采取融入游戏元素的方式,陈坤、周迅等演员或许只能变成观众们肝得痛并快乐的SSR、SR卡牌。

翻拍成果:电影弱于电视剧

尽管仙侠系游改剧声量渐弱,但毕竟有8.9分和8.5分的《仙剑奇侠传》和《仙剑奇侠传3》坐镇游戏改编的电视剧。

对比而言,游戏改编的电影交出的成绩单就有些不尽如人意,仅有几部动画电影口碑不错。

2010年上映,根据同名经典游戏改编的《拳皇》,剧情和对打招式都饱受诟病,豆瓣评分仅3.1,被网友称为“一场演员间互相摸来摸去的闹剧”。

今年7月底网播的《征途》根据同名巨人网络游戏改编,这款网游曾创下210万玩家同时在线的纪录。该片讲述了清源村少年东一龙与楚家军武士楚魂,为参加南赵国兵马大元帅选拔而踏上征途,途中遇上金刚小妹,三人结伴一起完成自己使命的故事。

电影《征途》特效镜头数量1850个,占比80%,由负责《流浪地球》特效和参与《哪吒之魔童降世》特效制作的团队MORE VFX负责视觉效果。

结果,就这,就这?类型俗套,角色扁平,画风重返20世纪,特效再努力,最终成片也实在难以令人满意。

这与艺术取舍和技术水平不无关系。

首先,电影普遍时长近两个小时,在短短的两小时内,游戏改编的电影通常难以两全。由于没有玩游戏时自身参与体验的互动感,游戏玩家会觉得电影作品并不沉浸;而对于观众中的更大多数,普通观众需要时间来在脑海中接受一个素未谋面的世界观。不想失去原汁原味又不想太过晦涩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故而,想要兼顾两种观众的制作方,常常两头不讨好。

其次,如果太过“还原”游戏,画面观感很大可能倾向于坐在电影院观看游戏的CG和过场动画,而非看电影;同时,相较于电视剧,电影大银幕会放大妆造和特效的视觉体验,一旦“塑料”,这一缺点必然成为众矢之的。往远了说有《魔兽世界》,近看有《刺猬索尼克》,国外游戏电影化虽有成功案例,但整体而言,国内的特效团队水平还有提升空间,且国内同类型电影的投资成本也不比上述作品。

从《仙剑奇侠传》至今,游戏影视化道路并不平坦,创作者们一路中也遇到不少磕磕绊绊,《穿越火线》算是带给观众的一次小惊喜,各种男性向、女性向的游戏也为翻拍提供了更多母本。特效水平的提升且待来日,但跳脱游戏思维讲好故事本生,应该是创作者们眼下就要重视的事情。

-END-

轮值编辑:依梧

作者:朱云

编辑:五鹿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