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连捧出曾国祥和许宏宇,陈可辛带徒弟有一套!

时间:2020.08.15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高楼面


1905电影网专稿 陈可辛本人执导的电影还没有上,监制的电影又定档了。

 

《一点就到家》,乍听名字有点费解,展现“全面小康”的影片,谁都没想到,主创阵容是导演许宏宇,监制陈可辛。

 

海报上,刘昊然彭昱畅尹昉三张青春的脸,让陈可辛感慨:“年轻、真诚,他们是当下的’中国合伙人’。一转眼从《中国合伙人》开机到现在已经有八年了,梦想和友情依然炙热。”

 

他在朋友圈里显得更感性:“看到这张照片想起八年前拍中国合伙人那三个战友。时间过得真快。有点怀念。有点唏嘘。有点想为什么不自己导。时间是不停的往前走。昨天的我就是今天的许宏宇。”

 


虽然文字中有点时不我待的感慨,但陈可辛不忘好好地捧一下许宏宇。拍出《中国合伙人》时的陈可辛,被认为是最了解内地观众的香港导演,风头无两。那这一次,是不是要轮到许宏宇了呢?

 

不得不说,陈可辛带徒弟,有一手。

  

“师徒传承制”的香港电影届

为什么他最特别?

 

香港电影行业里,历来讲究师徒传承,新导演能开工,往往讲究“师出有名”。“武侠宗师”张彻号称弟子三十六;林超贤拿到金鸡奖,不忘感谢师父陈嘉上;而徐克又曾提点过李仁港、陈嘉上等多位导演;谭家明被视作王家卫的师父,带其入行。

 

但陈可辛不一样。

 


父亲是泰国华人,曾担任过电影导演和编剧,却并不想让自己的儿子涉足电影圈。20岁的陈可辛回到香港,第一份工作却是吴宇森电影的泰文翻译。

 

拗不过儿子,陈可辛的父亲把他拜托给了曾志伟。曾志伟这样解释和陈父的关系,“我跟他父亲关系很好,他亦觉得儿子在我公司就放心。”

 

和师徒相比,比陈大九岁的曾志伟更像是大哥。1991年,29岁的陈可辛拍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双城故事》,主演曾志伟拿到了第一座香港电影金像奖的最佳男演员奖杯。

 

 

第二年,两人共同创立了UFO电影公司。曾志伟、陈可辛亦师亦友,缔造出了一片不同的光景。随后便有了《风尘三侠》《新难兄难弟》《金枝玉叶》等一系列叫好又叫座的作品。1993年,UFO出品的4部作品便收入了6000多万港币的票房。

 

随着UFO的停业,2000年,陈可辛又与陈德森一起创办了Applause Pictures,一年后,曾志伟把儿子曾国祥推荐到了这里。“不是当做导演培养的,就是见习生,真的是在打杂。” 回忆当初,陈可辛曾这样说。

 


许宏宇也以陈德森的助理身份入行,陈可辛拍《投名状》时,他负责拍花絮,后来成为了剪辑师。除了《中国合伙人》之外,陈可辛近年来的每一部电影都由他操刀剪辑。

 

虽然自己不算是师父带徒弟的“套路”,但陈可辛俨然开启了“培养弟子”之路。不过他的老搭档许月珍说,并非是团队有意培养他们两位成为导演,而是工业培养了他们。


会带徒弟的陈可辛

到底有什么秘诀?

 

 “监制新导演,不是说想找就能找到。很多新导演会觉得找一个外行的老板,他更自由。”陈可辛说,即便是给曾国祥和许宏宇做监制,也是因为他们在自己身边多年,合作过很久,是“很能干的年轻人。他们此前都在各自岗位做出过不少成绩。”



话虽如此,但陈可辛依然为这两位导演费了不少心力。筹备《七月与安生》时,陈可辛本来打算帮忙物色一个合适的导演,给点意见,谁知两年间也没有合适的导演,最后是曾国祥接了下来,陈可辛觉得,这个电影“得像对自己的电影一样对待。”

 

曾国祥说,第一次去陈可辛的公司,会有点敬畏,因为知道他是自己的老板,还是个大导演。他觉得自己不够资格和陈可辛聊剧本,直到2008年才下定决心做导演,开始写剧本,找投资。

 

熟悉的影迷会从《七月与安生》里看到《双城故事》的影子,只是两男一女的三角恋变成了二女一男。在创作上,陈可辛给了不少大方向的建议,从创作到选演员。无论是三角恋,还是电影所讲述的成长、漂泊,都是他最擅长的表达。

 

 

虽然早早定下了马思纯周冬雨出演,但两人到底演哪个角色,一直悬而未决。陈可辛给的建议是让两人不断换角色试戏,直到两条戏之后,陈可辛找到了感觉,让周冬雨成为自由洒脱的安生,马思纯扮演岁月静好的七月。

 

从当年曾志伟带着陈可辛在片场摸爬滚打,到现在陈可辛自己为曾国祥保驾护航,他感慨:“在片场每天看导演跑来跑去就好像当年他爸每天在现场看我跑来跑去一样。”

 

到了《喜欢你》,因为《七月与安生》已经进入宣传期,这个项目变成了陈可辛在前方掌控。导演许宏宇一直记得自己刚接触陈可辛时他说的话:“电影不是导演一个人的事,电影是团队合作,需要大家的创作创意。”

 

 

《喜欢你》是许宏宇第一次做导演,因为陈可辛在片场,他习惯回头看自己师父的反应。“他觉得还行,我就继续。”

 

陈可辛很擅长把接触到的内容改造成自己喜欢的模样。《喜欢你》的原著是带着点“霸道总裁爱上我”感觉的小说,他反而从中抽出了一个自己熟悉的内核——男女主人公在身份、年龄等分歧下该如何谈恋爱。

 

 

于是这部电影让陈可辛找回了拍《金枝玉叶》的感觉,只是更符合当下年轻人会喜欢的“甜”。

 

其实不仅是内容创意上,让这两位青年导演带上“陈可辛DNA”的,其实是如何把握时代。


世界变化得这么快

陈可辛靠什么才能赶上来?

 

把握时代,首先是从慢一步开始的。北上的导演,最开始都要吃一口“慢一步”的亏。

 

在做《十月围城》的监制时,陈可辛认为电影的宣传营销做得很完美,却发现这套营销方式已经过时,无法将经验复制到下一部电影里。

 

《武侠》是陈可辛自己的突破,却没有赶上古装大片的红利期,口碑和票房都弱于他过往的电影。但恰恰是这个时候,随着中国内地电影市场的扩大,他发现自己擅长的现实题材开始有了市场。

 

于是才有了接下来的《中国合伙人》与《亲爱的》

 

 

曾国祥和许宏宇其实也是如此,接连上映的《七月与安生》和《喜欢你》质量过关,却恰恰赶上了内地观众对青春片感到疲惫的时期。两部片子口碑都挺好,但票房只能说是差强人意。

 

虽然慢了一步,但有好质量打底,总归是会迎头赶上。

 

接下来,曾国祥拍出了《少年的你》。陈可辛万万没想到,票房最终达到了15亿元之高。连曾国祥的父亲曾志伟也说:“他有今天的成就,就是因为他没有我的影子。我不能放他在我身边,所以我把他交给陈可辛,把曾宝仪交给张小燕,别人去带他们比较好。”

 

 

许宏宇接了网剧《穿越火线》,在影音网站上的评分达到了7.7分。《一点就到家》也是今年中影集团的重点影片。

 

“我的优势首先是经验,更重要的是保护网,这个保护网是我多年的成绩建立起来的,无论是团队或者资源或者在圈里大家对我的信任,对年轻导演都是一个帮助。”陈可辛说,自己虽然有经验,但年轻导演们才更贴近观众,“我也不能完全在这个改变这么快的世界里独善其身。”


文/高楼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