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静陈红陈祉希沈暘付佳 乘风破浪的女性制片人!

时间:2020.08.22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高楼面


1905电影网专稿 “其实我觉得我还是小学生,如果说做这个制片人的话,我们制片团队非常棒。我是把控总体的东西,所以我学习到了非常多的东西,比如说工业化,让我非常兴奋。能够为这个行业推动一些事情,还比较有责任感的感觉。”这是梁静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说的一段话。


8月21日,她以制片人身份参与的第一部电影《八佰》正式上映了。从8月14日的第一次的7000场点映,到8月20日飞速增加到的4万场点映场,再到点映便已经突破2亿票房,和梁静一起期待着《八佰》表现的,还有整个中国电影市场。


 

这个夏天,从张萌一路“乘风破浪”,到梁静带着《八佰》踏浪归来,影视行业中的女性制片人又一次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01


曾有人断言,女性制片人做不了大体量的电影,只能在小而美的制作中打转。而梁静似乎与这个论断相反。


这些年,她减少了银幕上的曝光,却可以在国内各大创投活动中看到她的身影。而她出手担任制片人的第一部作品,就是这样一部战争题材的大片,足以惊掉不少人的眼球。

 

2011年前后,梁静知道《八佰》准备“动了”。



她和管虎带着这个剧本参加创投,2012年拿到了奖项,2013年终于立项。作为制片人,她发现,这个项目比她想象的困难还要多。


虽然这些年有了自己的公司七印象,又在创投中参与评奖、寻找合适的导演、电影项目,梁静已经算是进入了电影制作的领域。但她一直想做的,是能靠近工业化的制作流程。参与《八佰》给了她这个机会。


 

最近几年,不少女性制片人开始走上舞台,不少人也从小体量的作品,慢慢向大制作转移。

 

国内最有代表性的,可能要数陈凯歌的妻子兼制片人陈红了。这也是很多女演员在嫁给导演之后的转型之路。到2017年的《妖猫传》,已经是两人合作的第15个年头。



在和陈凯歌的合作中,陈红像是冲锋陷阵的大将。搭建电影的外景基地时,陈红一次次地飞往当地,确保所用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符合导演的要求。


虽然观众们津津乐道的,是陈红向陈凯歌推荐了张雨绮,因为她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被妖猫附了身”。但制片人的角色,并不仅仅是挑选演员这么简单。



和这些事情相比,制片人要面对的是片场大大小小的事,比如劳资纠纷,如何解决施工队停工加钱的要求。再比如,当导演想要多花100万加一个灯的时候,她需要想办法,如何挤出钱,用更好更聪明的办法达到想要的效果。

 

02


同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一直在拍文艺片的沈暘,也开始进入了工业化的制作流程中,她担任制片人的《南方车站的聚会》有80多场不重复的场景,动用了3000名群演,800多辆摩托车。对制片人来说,压力非常大。



如何和人,尤其是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是这群制片人们面对的更大挑战。在拍摄中,沈暘遇到过一场戏要一下子动用千名群演的情况。如何报批,安排这群群演,她此前没有太多的大制作电影经验,也需要从头学起。

 

作为制片人,沈暘难免会在资方和导演中间受夹板气。导演经常把沈暘当作资方代表,争吵也在所难免,沈暘经常跟导演说,所有的演员主创,不是只为你一个人拍戏的,他们也有其他工作。但有时资方老板到现场探班,对导演却说,你尽情拍。



《南方车站的聚会》的幕后纪录片里有这样一幕,当所有的戏份都杀青之后。剧组的欢呼声中,沈暘说,谢谢导演,谢谢投资这部电影的人。

 

制片人陈祉希也是特别善于协调的人。作为《唐人街探案》的制片人,她负责了和泰国外景的沟通。去泰国半个月前,就把中文、英文和泰文的三版剧本发给泰方审核,而且所有的场景都要报批。



为了能够定下影片中的诸多大场景,她直接找到了泰国旅游局的部长,在其参加一个8点半的会议时,陈祉希七点半守在酒店会议室的门口,待部长走近时,拿着一叠厚厚的电影资料,主动介绍,然后交给了部长。

 

为了《唐人街探案》一场市中心的动作戏,她又一次联系到部长进行申请,最后泰国旅游局的这位负责人写了一封亲笔信请曼谷的相关部门支持拍摄,最后才有了3个小时的封路拍摄和大皇宫广场的外景取景。



同样对协调群演记忆犹新的,还有梁静。


《八佰》拍摄的是上海苏州河南北两岸的过往。动用了1500名群演,而且要分布在河的南北两岸。这也是梁静第一次遇到的问题。



各种突发事件也都会让制片人们措手不及。梁静记得自己去验收外景的时候,她发现下过雨后,地基竟然开始下沉了。但如果这个时候不开机,那谈好的演员,协调好的时间就都可能要换掉。从头再来。但最后没办法,为了安全必须加固地基,也因此换了所有谈好的演员。

 

03


和协调现场,或是在导演身旁一马当先披荆斩棘相比,可能女性制片人更大的优势是在题材发掘上。

 

付佳是入行特别早的一位女性制片人,曾经参与过姜文的早期电影以及《大腕》等影片的制作。她担任制片人的代表作是《李米的猜想》,但当时,这是一个不被所有人看好的项目。



在读到曹保平的这个剧本时,付佳就认定这是一个好本子,但同事们却觉得“没什么好拍的”,但她却一门心思地推进这部影片的拍摄。在付佳进入团队后,电影敲下了主演周迅和主要的投资方。

 

成片果然没有辜负付佳的心血。电影让曹保平拿到了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的奖项。而李米这个角色,也成为了周迅作品序列中相当重要的一环。



陈祉希虽然是80后,但《泰囧》《煎饼侠》《唐人街探案》等一系列影片让她在行业内迅速崛起。


她的最大特点,便是只做原创,不做IP改编电影。当大鹏带着《煎饼侠》找到她时,陈祉希看中的不是电影与此前大鹏制作的短剧有关联,而是影片全部采用明星实名化出演的表达方式,让她觉得有潜力。



沈暘这些年,也一直在支持着新人导演和偏文艺类型的影片的拍摄。她帮助章明制片的《冥王星时刻》最终进入了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但进展却有颇多曲折。


章明手上可以拍成电影的剧本不少,但沈暘一直说服他专心面对《冥王星时刻》这个项目,和他一起完善剧本,改了60多稿。

 

《冥王星时刻》剧照


章明的剧本视觉先行,让沈暘找投资也遇到了不少挑战。她给章明建议在台词上下点功夫,可以找一位女性编剧来对写台词。

 

后期剪辑上,沈暘也花了很大功夫说服章明选择最终的版本。“这个可能就是女性制片人、女性制片团队的优势,最后创作者本人都可能有一丝气馁,但我们比他更有信心、更执着。”沈暘这样总结。

 

《冥王星时刻》剧照


几年前,行业中还在讨论着女性制片人所面对的困境。但随着中国电影的发展,有越来越多的空间留给了这些制片人们。

 

这些女性,有人是从演员转行,带着台前的经验,抱着一颗学习的心,一步一步地支持着导演的梦想,加入电影工业化的体系里。有的人则是从电影节的体系中“跳出来”,帮助青年导演们实现自己的第一个梦,帮助那些小体量的电影尽可能地被更多的观众们看到。

 

事实上,当我们谈论这些制片人的时候,并不会用性别加以区分。只是有时候,当有同样特征的事物集体涌现的时候,我们会喜欢用这个最显而易见的特征去定义他们。女性制片人也是如此。但在这个夏天里,她们确实在精彩地乘风破浪,我们也期待着这群制片人,可以在中国电影的图景里,和导演们一起完成更多的佳作。


文/高楼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