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平凡的荣耀》中的“平凡”为什么戳不到你?

时间:2020.09.24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四味毒叔

文 | 格格

《平凡的荣耀》是一部风格不太鲜明的类型剧,为什么说它的风格不太鲜明呢?因为这部剧就是一部老老实实的职场剧,观看过程中时不时会被绕口的金融词汇难倒,也会因为头疼的真实案例按下快进键。

导演吕行,同样是《无证之罪》的导演,对于展现专业的要求相当之高。《平凡的荣耀》将镜头对准了金融从业者,投资、咨询、金融这个领域其实不好拍,因为投资行业在初级入门阶段是由大量的案例研究和算法组成的,这个过程拍出来很容易变成枯燥的办公室流水账,而如果从案例入手,那么观众接收到的更多的则是金融案例分析PPT,从两者入手都不够吸引人。

那么传统都市剧在涉及到职场的部分为了戏剧性更强都会将“商战”的部分扩大化,让职场剧变成行业内竞争对手之间的激烈碰撞,诛心之战最后还是在拍人与人之间的情感。

而《平凡的荣耀》要做的事情就是如何让职场剧在真实可信的同时又不乏趣味、悬念与戏剧性,这是导演在创作过程中一直在思考的问题,看得出这次《平凡的荣耀》主创团队不想做一部打着职场的幌子谈恋爱的剧,而是想实打实做一部展现职场细节的剧。

所以,《平凡的荣耀》选择了从职场人的工作细节入手,为的就是切实深入真正的职场生活,在剧中,有很多现实议题的探讨,例如,“实习生转正”“如何应对职场派系斗争”“中年职场困境”“职场女性的家庭和工作平衡”等等。

在剧集一开篇,我们就看到了职场中非常典型的一类人:万年不升职的吴恪之。他不够狠、不够圆滑、爱钻牛角尖,所以常常被沦为炮灰。

吴恪之年龄不小了却还是个组长的级别不是没有原因的,他身上的特点往好了说是“有原则、有底线,不忘初心”,往不好了说就是“心慈手软,不会反抗,善良的太上头”。

吴恪之因为同情投资者的利益,将公司的项目给搅黄了,被公司从原本资源很好的2组调换到“垃圾站”4组,一直在处理烂摊子中寻找存在感和自我价值。

当我们看到吴恪之坐在天台上说“自己不会放弃,会继续努力”的时候,不禁在感慨着那些人到中年没什么太大成就却依旧勤勤恳恳工作的人。

正义这个词在以“医生、警察、检察官”为职业描绘对象的职场剧中较容易表达,无非就是体现“救死扶伤”和“打击罪犯,消除黑恶势力”这两个主旨,而在这类以金融白领为主体的职场剧中,“什么是正义”就显得有些模糊了,对错的界限并不那么清晰。

尤其是我们如今的社会已经越来越接近法兰克福学派所批判的那个“资本牢笼”的社会。从情商培养、人际技巧,到竞争意识、商场规则,资本的“丛林法则”逼迫每一个职场人不得不竭尽全力,无所不用其极地努力奋斗。这种“泛职场意识形态”的呈现,让那些喊着 “努力就能成功”的新人小白在“丛林法则”下的严酷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竞争中显出了戏剧性的反差,凸显出梦想的两面性。

就像《平凡的荣耀》中的孙弈秋和吴恪之,看到卑微又恪尽职守的他们,我们不禁开始思考起这类“平凡英雄”的使命是什么?被迫当别人的垫脚石,看着自己心中的理想主义被现实打败,这类人通过自己对原则的坚持能否换来人生的逆袭?

通过网友的讨论度我们发现,和剧中人一样,现实残酷,现实主义的电视剧和爽剧、甜剧比起来,真的不占什么优势。《平凡的荣耀》不仅没有给大家一部职场进阶之路的速成指南,还在感情戏的铺设上放弃了爱情线,这么做的风险性极高,对主流受众来说是一次很大的挑战。我们都希望在职场剧中寻找到一丝甜,之前的《精英律师》还会特别安排一些上下级之间的火花,让那些实习小白们对自己的霸总老板们抱有一丝期待。而这次《平凡的荣耀》在感情线上干脆全给了剧中四组的几个男人,吴恪之、孙弈秋,和林经理。导演把笔墨放在了三个人之间从互相排斥到磨合期,再到互相接受彼此的过程。

吴恪之暴躁但是内心却十分柔软,对待新人的提携和帮助让初来乍到还不够优秀的孙弈秋在这个公司中找到了归属感,而林经理更多地是在两个人发生矛盾的时候充当两个人之间的润滑剂,难怪很多人调侃他们仨为“严父慈母 一家三口”的组合。

其实职场中的师徒情谊是在正常不过的一种情分,老人对新人的鞭策,恨铁不成钢的感情,以及新人对上级从不满到理解的过程和爱恨交织的心理是职场剧中情感表达的一大缺失。《平凡的荣耀》就是希望把这部分情感做到极致,为不同层级的人之间建立起友谊的桥梁,而不是扁平化的上下级关系,这是符合中国这个“人情社会”的现状的。

同时,《平凡的荣耀》还涉及到了职场性别歧视这个问题,把“职场女性”的隐痛与困境打上了公屏。

兰芊翊因为性别问题在职场上举步维艰,被三个领导当面diss,被同组同事排挤,几近崩溃的边缘。她常会被他人默认为“需要帮忙”,“被弱化”成了女性性别所带来的原生劣势,除此之外她还遭遇过各种以关心为名的“咸猪手”。哪怕是实现了财务自由的女强人余雯丽,也要实时刻面对着“找到职场女性的家庭和工作平衡”的问题。

《平凡的荣耀》很现实,但是纵观近期的话题剧,为什么它没有引起较大的水花呢?也许这部剧的名字已经告诉我们答案了:平凡,这剧中的人都太平凡了。没有霸总,没有精英,有的只是平凡的职场人,而且,他们只能在一次一次挫折中完成自我价值,没有逆袭。而观众爱看什么,是“职场丽人”安迪、苏明玉,或是《我是余欢水》中的余欢水。余欢水虽然也是社畜,但是他在强戏剧作用下一夜之间阴差阳错成为了见义勇为的“英雄”,然后一路逆袭,成为大众心里的人生赢家。《精英律师》主打精英生活,而《安家》更是在职场剧的范畴内塑造了许多个性鲜明的角色以及他们之间交织不断的情感联结。

相比之下,《平凡的荣耀》中的角色或多或少都有些丧,丧的同时又崛起缓慢,没迎来人生的高光点,这不满足观众在剧中投射自我时想要获得的“天上掉馅饼”的心理,所以《平凡的荣耀》看得有些憋气、不爽,然而,真实的职场,难道不就是这样吗?没有波澜壮阔,没有轻而易举的逆袭,有的只是无数个努力的夜晚和依然不尽人意的结果,但为什么,观众就是不爱看呢?

当我们口口声声喊着想要一部真实的、不披着谈恋爱外衣的职场剧,却依旧口嫌体正直地了嫌弃了《平凡的荣耀》。但是在中国职场剧走向更加成熟化、系统化的进阶道路上,我们应该留给观众一些时间和空间,长远来看,《平凡的荣耀》在职场剧中的作用也许是铺垫性的,也是更长久的,而不是单纯只追求眼前的市场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