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对话朱一龙:三十而已,要学会与“亲爱的自己”和解

时间:2020.09.29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文娱头版

他是“暖男”陈一鸣,也是“小三爷”吴邪。

32岁的演员朱一龙,有了些年龄感。

今年的荧屏上,他是《亲爱的自己》里三十而已、渴望家庭的“暖男”陈一鸣,也是《重启之极海听雷》里人到中年、重生归来的“小三爷”吴邪。

这份年龄感并不是坏事,在拥有生活磨炼出的粗粝感外,也洗掉了精致皮相带来的浮躁气,他的眼神开始有了引人入胜的故事。

对话“亲爱的自己”,入行十余年的朱一龙有什么想说的呢?

陈一鸣的“小确丧”

在都市励志剧《亲爱的自己》中,朱一龙扮演的是策划部总监陈一鸣,拥有一个专注搞事业的漂亮女友。

但成年人的光鲜生活总是不堪一击,第二集中,三十出头遭遇裁员的陈一鸣,不仅保不下手下的老将,自己离职后也因事业“不上不下”的处境,求职四处碰壁。

最惨的是,十多集过去了,陈一鸣还是失业。

谈到这个角色给朱一龙最大的感受,他给出了“真实”两字,“陈一鸣所面临的困境,无论是职场上的挫败,还是情感中的起伏,都是大家现实中应该都会遇到的情况,离生活比较近。”

处于人生的低谷中,陈一鸣在剧中的憔悴模样,让许多观众表示“心疼又捉急”。面对失业这个话题,朱一龙认真分析道:“我觉得首先不能盲目冲动,得自知,知道现在自己所处的位置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特别是在工作上面。很多时候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有时候一冲动,就会有不好的结果。其次就是哪怕在自己的舒适圈里面也要不断地去丰富自己,多给自己准备一些‘武器’以备不时之需。”

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不仅事业无成,陈一鸣相恋多年的女友恐婚、沉迷创业、找他借钱,爱情恐怕比事业还要难。

聊到剧中“拧巴”的感情戏,朱一龙说:“其实他们两个都挺难受的,我觉得可能恋人之间还是要相互体谅,相互多包容,在彼此都信任的基础上建立有效的沟通,尽量减少误会对感情的伤害”,他觉得,陈一鸣和李思雨两个人都是特别善良、重感情的人,有时候明明是都是为了对方好,但因为角度不同,理解偏差造成了误会。

问及有没有经历过剧中角色的白领生活,朱一龙摇了摇头,但他说自己也有过长期求职的经历,“其实去面试角色和找工作很多还是相通的地方,所以陈一鸣那个时期的心态我还是能感同身受的。”

许多观众给出这部剧“真实、扎心、有共鸣”的评价,作为一部看起来有些“小确丧”的剧,《亲爱的自己》希望向广大观众传递什么?

朱一龙说,首先是要学会跟自己和解,“就像陈一鸣,无论是在职场上还是感情上,都在经历一些事情,让他不断更新地对自己的认识,不断地有些变化、也有一些坚守。其次我觉得是善待他人——当我们过分关注自己的时候,容易以自我为中心去考虑问题,但很多时候从你的角度看是对的事情,在别人看来不一定是对的,因此哪怕我们只能从自己的角度去思考问题的时候,也要去善待他人。”

即使身处低谷,剧中的陈一鸣也绝对堪称“中国好男友”,不仅为女友尽力谋划未来,分手后也出钱出力帮助她创业。对于角色“暖男属性”的理解,朱一龙说,“陈一鸣不是一个爱抱怨的人。如果他自己遇到什么问题,他首先会考虑是不是自己的原因,然后主动去做一些什么;如果是其他人遇到问题,他也会第一时间去想办法帮他们解决问题。他有自己为人处事的原则和底线,但还是会体谅别人。”

小确丧的陈一鸣,成为了许多观众心中的“9月男友”。

青年演员的三十而已

2020年,距离北京电影学院2006级表演系学生朱一龙毕业,已经过去10年。

朱一龙大学时候演的话剧 (来源:朱一龙贴吧)

从数字电影《再生缘》(饰演阮应)、抗战电视剧《风雨梵净山》(饰演孙如柏)里的“小角色”,《芈月传》(饰演秦昭襄王嬴稷)的“小配角”,再到奇幻网剧《镇魂》(饰演沈巍)的意外走红,朱一龙用了9年。

《芈月传》里的秦昭襄王嬴稷

2018年《镇魂》乍红之际,朱一龙接受过许多采访。在记者问他爆红感受之时,他的表情有些疑惑,似乎除了接到的戏变多了,走红对于他而言,生活、工作并没有太大改变。

《镇魂》里的沈巍

这一年也是他事业的分水岭,并不意外的加速,让他也有机会出演了许多新角色。古代社会家庭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中的小公爷齐衡,都市剧《我的真朋友》中的室内设计师井然,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片《我和我的祖国》中的三军仪仗队队员,《重启之极海听雷》中的小三爷吴邪……朱一龙的角色,开始有了声响。因为儒雅的外表,以及一些角色设定,他的粉丝们给他起了“居老师”的爱称。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中的小公爷齐衡

从业十余年的朱一龙,如何去捋顺陌生角色的人物逻辑

“像《亲爱的自己》这种偏现实主义题材的剧,我觉得就是从生活逻辑出发,把角色的生活逻辑捋顺之后再根据剧本里的规定情境演,让他尽量能够真实地生活在里面”,他说,不完美的人设,也让他有机会从表演中去挖掘真实人性的更多可能。

在今年的《重启之极海听雷》中,朱一龙扮演的是另一种角色——中年吴邪。相对于都市剧的光鲜,这部探险剧中,朱一龙的吴邪从外形到动作到性格,透着一股颓与真,与剧中吴邪穷途末路、绝地重生的境遇相契合。

该剧导演潘安子透露,朱一龙是一个想法很多的演员。比如吴邪点燃火柴的桥段,就是朱一龙自己的设计,火柴代表着生命,不断熄灭的火柴代表的是生命的流逝,而吴邪所拥有的就是他手上的那些“可数”的生命。

去年金鸡节上,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自己并不纠结自己是实力派还偶像派,自己扮演的角色也是如此,“没有跟我特别像的,也没有跟我特别不像的。角色是一部分属于我的,一部分属于剧本里面角色的。”他要做的,便是在故事里自然地表达人物、让人物丰满,“要像小孩一样的思维模式,去相信固定情境、相信对手、相信戏里的台词”,朱一龙补充道。

戏外,他偶尔也会放缓节奏,看看剧本、电影。他喜欢传记类电影,比如《波西米亚狂想曲》《副总统》,“人物的成长,对我而言是一种鼓励。”

三十而已的朱一龙,依旧是青年演员。

-END-

轮值主编:依梧

作者:Siberia

编辑:咖咖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