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时髦的,不再是大都市,而是我和我的家乡

时间:2020.10.03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鱼为影娱

可能跟年龄有关系,最近几年,但凡逢年过节都会驱车500公里回到老家,这个假期也不例外,而且,第一次带着五岁的女儿走进田间地头,带她看村人掰玉米摘棉花,亲自动手挖了红薯和花生,还带她认识了长在地里的红萝卜白萝卜大白菜……这个出生在城市的孩子,似乎没有“家乡”的概念,这么做,也只是想让她和我的家乡,多一些记忆和联系。

这些年,“家乡”在不断的变化,村口变成了网红旅游胜地,二婶子打小就给吃的食物变成了直播平台上的特产,最时髦的,不再是大都市,因为大都市里都有自己家乡的广告,而在另一方面,同学成了基层干部,村里叫自己叔叔大爷的孩子全都不认识……所以,看《我和我的家乡》,不止是笑和泪那么简单,因为它有太多触碰到内心深处脆弱敏感的地方,每个漂泊在外的人,都不免有乡愁难消的时刻,也都不免对“家乡”有太多的话要说。

《我和我的家乡》单元式的故事方式,恰是触碰不同情感方向的原因,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故事,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讲述方式,不同的笑点和泪点,总之是不同的家乡,但相同的是,我和我的家乡的情感。

在《北京好人》中,因为手术费,舅甥两个都很难的中年人上演了一场充满了年轻人一样冲动的“闹剧”,中年人的幸福各有各的不同,但困境差不多都一样,都是没钱。葛优和张占义两个人的关系,也和两人各自的地域关系差不多,看着近但也真帮不上什么正经忙,但还是人在北京变好,城市也因人而好,共同进步了。

对这个故事有感触,除了张占义来自河北,也因为自己生活在北京,作为河北人,有民风彪悍的一面,但也有幽默感的一面,而张占义在《平原上的夏洛克》所表现出来的幽默感,让我看到河北人可爱的一面,所以看到他和葛优奔走在北京街头,自然多了一些同感。

闫非、彭大魔两位导演的《神笔马亮》的完成度很高,首先是以喜剧的方式说了一个温暖的故事,构思精巧,好笑又感动但不强煽,更为惊喜甚至带一点点怀旧主题的是故事依然发生在“西虹市宇宙”中,让人有一种在西虹市影业的喜剧时空里穿越的感觉,而且沈马组合依然亮眼,配角也出彩,笑点密集运用巧妙,影片真实还原了东北风土人情,彩蛋细节很用心有惊喜感。

还有发生在贵州黔南的《天上掉下个UFO》,基本上是土味科幻的生活大爆炸,看的人神清气爽,一群人被车载风扇吹的面目全非的场景让所有人难以抑制的大笑起来。

发生在浙江千岛湖望溪村的《最后一课》则是最好哭的一个故事,也是最有深度的一个,范伟的演技炉火纯青,关于教育,关于学校,关于老师,恐怕也是每个人对于家乡的记忆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还有发生在陕西毛乌素沙漠的《回乡之路》,则是和当下最为贴近的一个故事,也是勾连“家乡”与异地关系最为紧密的故事,从出走到回乡,每个人走的路都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