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拍一部好看的爱情电影有这么难吗?学学爱情片佳作《莫娣》

时间:2020.10.16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四味毒叔

文 | 霏霏

现如今,爱情片太多,拍的好的太少。这一部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爱情传记电影《莫娣》,口碑上乘,给人娓娓道来的亲切感,也有让人感动落泪的力量。

冲着“最美爱情”观影,却在其中看到了美丽人生

故事改编自加拿大民间艺术家莫娣·刘易斯与丈夫埃弗雷特·刘易斯的真实经历。影片中女主角莫娣因为患有先天性类风湿关节炎,行动不便的她走路姿势有些怪异,由于种种遭遇,她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是累赘,在一次机缘巧合下,她到一位脾气直爆的渔夫埃弗雷特的家中应聘女佣,两个人由相识相知到渐渐互生爱意,最后相伴度过一生。

他们夫妻俩一辈子都住在那栋简陋小屋中,但他们的故事却传遍了加拿大和美国。

正如片名《莫娣》一样,影片故事内容极其简单,却又非常温情细腻。影片取景于加拿大的一个乡下小镇,只有几个简单的场景,连演员都格外的少,而主人公动人而励志的爱情故事却像一壶清酒,愈久弥香,就像女主画作与电影海报相结合的唯美意境,带给人深深的吸引。

整部影片看下来,总有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动着观影者的心弦,近两个小时的片子,却并不觉得冗长。

                     

万物皆有裂缝,阳光才得以进入

可以说,莫娣在父母死后的人生底色几乎是灰色的,显然她抓了一副命运的烂牌——身体残疾、寄人篱下、还有一个唯利是图的哥哥,没有人爱、没有工作、没有属于自己的家。拥有这样的人生,会否就此自怨自艾、沉沦堕落?电影主人公莫娣或许给了我们最好的答案。

电影开篇,莫娣在姨妈家过着类似被软禁起来的生活,稍显生冷的色调衬托出莫娣压抑的心理,越发激起观众低落的心情。

由于身体和精神同时被管束,莫娣非常渴望独立,哪怕是一个月十美分这样低廉的报酬,对她来说也有不同的意味。

所以,她满腹憧憬地拖着行动不便的腿,一瘸一拐地走了几公里路来到了渔夫埃弗雷特的家务工,以期走向新生活、走向自由。

在埃弗雷特家里帮佣的日子同样不不如意,莫娣排在这个家里比狗后、比鸡也后的位置。

小镇居民议论纷纷,莫娣当埃弗雷特的情奴。

连姑妈也对莫娣说,你让我感到恶心!

尽管如此,莫娣对这些流言蜚语显得并不在意,她仍享受着、追求着自主的生活。

就连与主人埃弗雷特的相处,她也以平等的姿态处之,即使埃弗雷特总是强调自己是主人,甚至还会为此动手。

面对这样的遭遇,莫娣仍然没有退缩,她回到房间,用手指作画笔沾上油漆,在墙上画起花草来,沉浸在静谧的绘画世界之中,所有的悲伤似乎都离她而去。

浮生三千既夙定,画意万载皆是情

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会给你打开一扇窗。尽管生活不尽如人意,莫娣始终保有对生活最大的热枕。

影片在多处运用了对比的手法。比如,莫娣在酒吧的角落里享受着一个人的欢愉,和其他人在酒吧的肆意放纵对比,以及在细节处展现莫娣困顿悲惨的生活现状和她笔下鲜明欢快的画对比,突出了莫娣对自由的强烈向往和超高的艺术天分,及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下坚持作画的可贵精神。

电影里有两种风景,一种是门外的新斯科舍广漠风景,还有一种是莫娣笔下的风景。

一望无际的草原、浩瀚的天空、温馨的小屋,荒野深处的家的港湾、诗意的生活为莫娣带来灵动的创作空间。由于腿脚不方便,莫娣只能靠作画来记录自己从小窗户里观察到的世界,心里的诗歌和远方都通过她的笔倾泻出来,而画作正是她内心世界的外在展示。

在电影情节中,莫娣作画这一艺术情节贯穿影片始终。

在被埃弗雷特骂的时候,莫娣偷偷在冷清空壁上画着。在和埃弗雷特谈到工资时,莫娣对薪水的唯一要求也就是够买颜料。无论生活发生了什么,莫娣的解忧方法便是画画。在她的画里,现实世界的纷繁复杂并不存在,有的只是线条和色彩交互组合来呈现的美丽画面,一切都排列得那样生机盎然、井然有序。

在她的世界,生活可以变得如此简单,简单到她甚至眼前有一窗足矣。

舒畅悠扬的配乐,与女主坎坷崎岖的遭遇形成鲜明的反差。缓慢的音乐伴着平静的叙述,没有密集的台词、刻意的渲染,带给人的触动却是由衷的。画笔落下,音乐响起,跟随柔和的镜头带领我们融入莫娣质朴明媚的画作当中,世界在莫娣的笔下显得更加灵动,万物明朗,充满了美意:花树下藏着三只黑猫,天空和草地以最纯粹的颜色相接,鹿饮泉水、小鸡觅食、小狗奔跑、荒草飘摇,激烈冲突着的哀伤与明媚、安静与热闹、清澈与绚丽,充满着孩子气的童真和诗人的浪漫。所有这一切,都令人无法移开目光,在她极致的墨色里聆听她的心灵之语。

她因热爱而绘画,也画她热爱着的一切。生活黯淡无光,但莫娣的画却永远阳光明媚、鲜明绚丽。她从没想过自己的画还会被人欣赏、购买和收藏。在绘画的世界里,她治愈了生活的痛苦,找到了全新的自己,也软化了坚硬的埃弗雷特,并改变和温暖了他们的人生。

尽管这是一部传记片,可是叙事的跌宕起伏与情感的蛰伏和爆发力却令人无比惊艳。

莫娣用一只画笔点缀着色彩斑斓的小屋,用一颗真心得到了她梦寐以求的幸福。她最大的幸运不是绘画天赋,而是有一个永远守护她的爱人,一个像她一样真诚而可爱的爱人。

当莫娣的画作大受欢迎之际,她的画始终只卖五美元一张。

面对总统写信求画的难得的“虚名”,莫娣表示除非他把钱一并寄来,否则什么也不会给他。

莫娣和埃弗雷特为人不谄媚、不虚伪、简单又纯粹,这两个被主流社会排斥的“怪人”彼此心灵契合,从此携手一生,互相温暖、相互成就。

电影中,不乏感人的对话,光读文字就能感受到那股穿透屏幕的笃定与真心,原本性格暴躁、外表凶恶的男人也可以为爱变得柔情与细腻,触碰到观众心底最深的柔软。

整个电影节奏舒缓,却将主人公淳朴、纯真的爱情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展现得淋漓尽致。导演艾斯林•沃什摒弃了花里胡哨的拍摄技巧,把重点放在了对两位主人公的心理刻画上。莎莉•霍金斯与伊桑•霍克更是为观众奉上了神级表演,没有过犹不及的爆发,而是精准把握人物当下的心境和情感。

摄影机缓缓展现他们生活的世界,电影首与尾的联结、场景中的所有细节、绘画中的各种元素皆是这位女性导演电影中女性视角的细腻体现。

纵观整片,没有任何多余的部分,剪辑流畅自然,没有冗杂的故事情节,平淡中回荡着温馨。刚刚好的感动,刚刚好的热泪,甚至看完最后一个字、音乐正好停,一切都刚刚好,“刚刚好”就是这部影片最舒服迷人的力量。

当然,影片有成功之处,也有不足。一部讲述民间艺术家的传记片,主人公莫娣命运坎坷、其内心坚韧乐观的力量足以撑起一部耐人回味的名人传记电影,但整部影片的表现手法很克制,并不大力渲染苦难,没有利用戏剧冲突的解决推进情节发展,稍显沉闷的叙事方式对于依靠外在戏剧性来满足感官刺激的观众来说就显得不够精彩。

作为爱情片来讲,把重点放在莫娣和埃弗雷特的关系上,纯粹用爱来解释他们之间的关系的这个角度又显得格局不够大,莫娣与她的丈夫并不存在那种传统意义上的“爱情”,因此也显得不够有说服力。

尽管略有不足,但是《莫娣》确实是一部动人的艺术片,没有声势浩大的波折,没有撕心裂肺的爱恨情仇,却有着细腻如丝的温热力量及爱的感动。

影片里姨妈对莫娣说:我们家只有你最后过得幸福。

莫娣,一个有着关节炎的跛脚女人,一个曾被家人当成累赘的人,却最终成为了家族里唯一一个收获幸福的人。这一切不是因为她足够幸运,而是因为她真正懂得生活,接纳自己,善待他人,善于在生活的细微处发现点滴的美好。

影片结尾,莫娣因病去世,埃弗雷特说,我以前居然会觉得你不完美。莫娣曾经用短暂的一生打开了埃弗雷特冰冷的铁门,而现在,那把打开铁门的钥匙已然失去,埃弗雷特一个人是如此的孤独。

从此无心向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影片对我启示最大的,不是绘画对莫娣的生活产生影响的整个过程,而是伴随着莫娣追求独立的觉醒,她与埃弗雷特情感连接的加深是如何发生的。

画画对莫娣的意义,并非只是找到了能使自己内心充盈的兴趣爱好、能得到一定的经济回报,而是寻到了全新的个人价值、缓解了生活的痛苦和负重的压力、联结和影响了自己与他人的关系。

从莫娣的画作里,埃弗雷特了解到莫娣眼中的世界,以及她看待世界的方式;从莫娣对绘画认真的态度里,埃弗雷特体会到莫娣对生活专注和热情,这使得埃弗雷特越来越了解到面前这位平凡而特别的女子——莫娣的内心。从漠视到尊重再到欣赏,他们两人内心已然触动更深层次的情感连接,莫娣期许的与埃弗雷特平等相处、偕老白头的愿望也逐渐成真。

我们能否爱人和自爱,和我们发现自己、了解对方的程度息息相关,不是所有人都能将自己的内心感受准确地表达出来的,甚至有时词不达意,因此找到适合自己的表达方式、与他人相处的方式是值得每个人摸索和学习的。

更多地自我表达,有助于自我认识和亲密关系的建立。我们越来越了解自身,理解对方,是走向更有质量的关系的重要基础。无论是画画、写作、赋诗、歌唱,都是我们观察和记录生活的方式,是我们内心感受的抒发、心灵及思想的体现。真诚的表达利于我们彼此发现,彼此融合,情感的流动也就会自然发生。

影片落幕之时,缓缓响起莫娣的旁白,“窗外的景色总是变化的,涵盖了一整部人生,人生冷暖早已全部框映在这里。”

也许朝朝暮暮的相伴,就是爱情最温暖动人的样子。希望天下有情人都能“已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希望国内的爱情片也能拍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