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被禁四年,全员恶人,电影里的角色都如动物般活着

时间:2020.10.20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闲人电影

禁片,一直以来都能引起人们的兴趣。

尤其是某部电影被打上“禁片”的标签,在噱头上就能让舆论哗然。

《无人区》便是这样的电影,由于内容敏感,全员恶人,送审几次都通不过,历经四个版本,六处删减,才于四年后上映。

《无人区》是恶的聚集地,是欲望和贪念的黑洞。

每个人都在无限放大自己的贪嗔痴,并且被三毒残害身心,沉沦于恶的无限循环。

贪即贪念,非得到不可,否则,心不甘,情不愿。

片中几乎每一个人都贪。

如开篇的潘肖(徐峥饰演),他不远万里跑到荒漠,就是为了替撞死执法者的偷隼贼诡辩。

他将故意杀人辩为意外交通,而他罔顾法律,只是因为报酬丰厚,根本不管对方是否犯法。

当雇主告诉他尾款十天后结清时,他又以案件漏洞为由威胁,让他用买了没多久的车抵账,即使这么做依然有悖律师的操守,可潘肖却乐在其中。

修理厂的一家三口同样贪财。

“穷山恶水出刁民”在他们身上诠释的淋漓尽致,从老到小,没有一个人有一点良知。

他们不会顾及他人的感受,只看钱说话,就算性命危在旦夕,也不愿意放弃赚钱的机会。

他们的身上看不到一丝人性,真善美这些词与他们没有关系,他们就像动物,有人来抢食,就置人于死地。

在他们的一亩三分地,他们说的话就是规矩,没有法律可言。

当然,盗猎团伙的老大(多布杰饰演)和杀手(黄渤饰演)也没有好到哪去,他们舍命也不舍赚钱的营生。

正是有了这份贪欲,他们才变得贪婪、凶残,不把人命当回事,对利趋之若鹜,在追逐这条路上,眼里只有终点。

可在电影里,他们的底色又是悲凉的,想要得到盗猎来的隼并将所有知情者灭口,但事实却让他们以荒诞结尾。

杀手被傻子打死,老大因钱丧命,有种“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的瞎扯,看似不合理却意外合情。

嗔即仇视、怨恨,没称心如意就发脾气,不理智,意气用事。

电影中的嗔很小,但影响却很大,按照原本的脉络,故事发展是这样的。

潘肖开走了车,杀手听从老大的指挥,在半道拦住他,取回车上的隼,然后大家一拍两散。

可就是因为路上一次意气用事,让事情愈演愈烈,这个意外就是一口唾沫引发的血案。

潘肖惬意的规划着第二天的行程,路遇一辆拉满干草的大卡车。

打算超车的他,一脚油门下去,却刚好被探出头的司机往挡风玻璃上吐了一口唾沫,气急败坏的潘肖逼停了他们,让他们擦掉并道歉。

但满嘴顺口溜的姐夫和小舅子非但不听,还打了他一拳并向潘肖的车内浇了一泡热乎的小便,告诉他,这就是他们原谅他的方式。

不仅如此,这对姐夫和小舅子,还趁着潘肖再次超车的时候,往他的车上扔了个玻璃瓶,导致他车的风挡玻璃破裂。

吃了这等哑巴亏的潘肖,自然不肯干受气,掏出打火机,装到烟盒里,丢到他们的卡车上,熊熊大火燃起,潘肖喜上眉梢。

可是,他的高兴并没有持续多久。

杀手假借修车为由,意图截住潘肖,使计拿走车上价值百万的隼,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

潘肖开的车,风挡玻璃稀碎,看不清前面拦车的杀手,等到他减速时,已经撞到了杀手,以为自己撞死人的潘肖,计划处理,逃脱制裁。

这也让事件逐渐升级,引出了后面一系列的恶。

这些恶也都自食其果。

姐夫被杀手枪杀、小舅子也是如此,只不过枪杀他的人的是杀手的老大;

杀手被修理厂的傻儿子用锤子敲死、他的母亲被老大开车撞死、傻儿子的死法和他的母亲如出一辙、他的父亲被刀捅死、潘肖和老大同归于尽,皆被炸死。

而这个全员惨剧的根源,仅仅是因为一次未能互相体谅的口角,一次不理智的发脾气,而不是直接的利益关系。

痴即愚昧无知,是非不明,善恶不分,颠倒黑白。

如片中的主线人物盗猎团伙的老大,他只为利益活着,阻挡者都成了他手下的亡魂。

他根本不理会善恶、黑白与是非,只要触及他的利益,他就会不择手段追杀到天涯海角。

他第一次杀人,是因为一位警察抓住了他的同伙并带走了隼;第二次杀人,是因为修理厂的老板娘说出了他是鹰贩子的秘密。

第三次杀人,是为了替自己的兄弟同伙报仇;接下来的每一次杀人,目的都一样,都是为了销毁证据和争取利益最大化。

像他这种无所顾忌的恶人,本该在电影中属于无敌的存在。

但他终究棋差一招,输给了潘肖心底爆发的善,可完成救赎的潘肖,其实也不是一个十足的好人。

为什么《无人区》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人?电影里的他们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陋习?

原因很简单,一个字——盲。

“盲”字拆开来,一个“亡”一个“目”,意思是死掉的眼睛,眼睛看不到进步那可不就如同死掉一般。

他们的环境是方圆百里无人烟的荒漠,把外界的一切都阻隔在茫茫的辽阔之中,知识,进不来;信息,进不来;法制,进不来;观念,改不了。

盲是法盲。

他们对法律漠视,如那对姐夫和小舅子,与夜巴黎修理厂的一家三口。

他们是一条利益链上的犯罪团伙,姐夫、小舅子负责偷运汽油,他们负责兜售。

除此之外,一家三口还强买强卖,哄抬物价,与抢劫无异。

父亲捆绑营销,将加油和歌舞表演绑在一起、母亲狮子大开口,宰客手法娴熟、儿子强行给人修车,然后索要费用。

盲是文盲。

荒凉的西北大漠,方圆百里看不到一家人烟,到处充斥着原始社会的习性。

孩子的教育问题没人负责,读书对他们来说可有可无,只有赚钱才是重中之重,所以动物性才会在生于长于大漠的他们身上大于人性。

盲更是心盲。

如加油站舞女(余男饰演)竭力想逃出这个枯燥、愚昧、麻木时刻环绕在身边的盲地,可总有人不让她的人性拨乱反正。

潘肖起初不肯救她,修理厂老板对她非打即骂,当她逃走时,还会带着儿子骑马找来,以免“摇钱树”散落他方。

大人尚且如此,小孩更不用提。

和潘肖一同坐马车的小孩,会恶狠狠的看着他,并向他吐瓜子壳。

可见尊重和素养这两个词在鸟不生蛋的荒漠根本不存在,也进一步证实了成人做恶时的习以为常。

因为对三观没有认知的小孩,他的一切行为举止都来自对大人的有样学样,这也是这里心盲的地方,对自己和下一代没有任何约束,任由放纵。

很显然,《无人区》是疯狂的。

欲望是它的主题,但扯的七零八落的现实也是它的外衣,如人物挣扎、道德异化、人性丧失,在这里都被缝合了起来。

然后通过小人物的荒诞,启发大时代的思索,在欢笑背后蕴藏着不浅显的含义,有剖析、有讽刺、有屈服,也不缺坚持。

而这一切都在告诫我们,小人物难以对抗大时代,哪怕你有多重的心酸经历,在外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一出添了曲折的故事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