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郑爽,时代需要的“负能量偶像”的一个范本

时间:2020.10.23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娱乐硬糖

作者|叶春池

编辑|李春晖

 

对于这半年郑爽从综艺直播到社交网络的一系列“真性情”表现,尤其是近日在快手直播带货情绪失控的大热点,硬糖君一直觉得该说点什么。却发现想说的话竟然三年前就已说过,郑爽似乎也没变。旧文重发,不算偷懒,权作对照。

 

这篇首发于2017年10月的郑爽小传,今天看来竟像时间从未走过,起码没从郑爽身上走过。而我们更好奇,再过三年,郑爽会是什么样?再过三十年,我们是不是还在讨论着热搜上的郑爽,还一样愤愤不平、一样津津有味。

 

不出意外的,郑爽和《演员的诞生》花式占领着热搜。这种情况已经没人会感到惊奇,毕竟,有郑爽的地方就不缺流量和争议,热搜小公主岂是浪得虚名?

 

从一张穿着粉色大棉袄的路透照开始,郑爽就为《演员的诞生》这档新综艺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话题。模样清纯得导师疯狂夸赞、为演技证明……这样的内容一直挂在热搜榜上。

节目播出后,即使有宋丹丹、张国立这样的老戏骨带来殿堂级表演,章子怡和刘烨带来半真半假的扔鞋争吵,都不及“郑爽”话题的讨论度高。与那些整天蹭热度、费心制造话题的明星们相比,郑爽的话题性堪称得天独厚。

 

从17岁那年作为“楚雨荨”闯进娱乐圈,她几乎全年无休地挂在热搜榜上。耍大牌、演技差、谈恋爱、自卑整容、抽烟骂人、放飞自我、粉丝收费……每一次出现都自带话题,成了各大媒体的流量担当。爱她的人爱她的简单和直接,黑她的人也在黑她的简单和直接。

 

她活跃于荧屏上,爆款剧频出,尽管贝微微、立夏都被她演成了“楚雨荨”的模样。她的演技没有变化,她的心态似乎也还停留在年少——自卑、缺少安全感、经常感到自己被侮辱与被损害。

 

郑爽曝出的种种负面新闻,作为一个偶像,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但却并未影响她跻身一线小花,话题热度甚至还远胜旁人。大概很多路人心里都有过这样的疑问:郑爽情商如此之低、言行如此招黑,为何粉丝还如此真爱,战斗力又如此之强?

 

众所周知,郑爽的粉丝,多为低龄少女粉。而她们最经常说的,就是觉得自己和小爽性格很像,因此心疼她、支持她、保护她。

 

这样说可能有地图炮的嫌疑,至少是郑爽粉丝中的一部分人,可能身上也有和郑爽一样的性格缺点,这本就是小女生很容易有的缺点。而她们对郑爽的无限包容和辩解,或许是希望,自己也能获得同样的包容。

 

正能量虽好,但正能量很累。负能量同样具有发泄压力的作用,还不累。郑爽,正是适应时代年轻人需求而生的“负能量偶像”。她与“丧文化”的流行、少年本就常犯的“天下负我”中二病、孤独自卑的青春心事,全部正相关。

 

追星本身就包含“偶像即我”的心理投射。而如果是追一个郑爽这样的“负能量偶像”,那就更有共鸣了,你可以在她身上找到很多自己的影子,除了脸和身材。

 

粉丝滤镜也救不了的演技

 

章子怡说郑爽很像她19岁的样子,而她19岁时肯定没郑爽现在表现的好。这句话也被各路营销号拿来做标题吹嘘郑爽的演技。章子怡说这话的时候,可能不知道郑爽已经26岁,是个出道8年的“老演员”了。

 

郑爽就是有种魔力,不管演什么角色都无限趋近她自己,带着标准的爽式风格,各种噘嘴、偷瞄,小动作。

 

第一段的表演算是中规中矩,真正让章子怡怒的是即兴表演环节。短短几分钟郑爽笑场两次,这种不认真的态度应当才是章子怡爆发的导火索。

 

很多网友都相信章子怡是真的生气了。毕竟作为一位专业演员,开始表演的一瞬间,就应该身处规定情境之中。笑场是没有投入的最直接体现,这是对表演的不尊重,也是对其他演员的不尊重。

 

科班出身的郑爽,也曾在《画壁》出演灵气十足的小仙女。可之后就是整段垮掉的演员生涯,演的所有角色都是她自己。她属于每一个剧组,却没有真正属于哪个角色。

 

她接了很多青春偶像剧。用郑爽的话说,是因为没怎么过过正常的高中生活,想弥补遗憾。但她又不相信那些偶像剧里的美好爱情,她一面想重温美好,一面又不相信美好。这是她性格中矛盾的地方,她想做自己,但做的又不是理想中的自己。

 

过于自我的性格多少会对塑造角色有影响。你压根都不相信的角色,观众也很难产生共鸣。

 

 “让人讨厌”的勇气

 

从她第一次语出惊人、放飞自我开始,郑爽的情绪问题就被广泛关注。

 

出道多年依然社交恐惧,会在镜头前让搭档下不来台。这种性格上的“缺陷”一方面来自于原生家庭和童年的经历,一方面来自成年后娱乐圈的舆论和压力。尽管有让人心疼之处,但硬糖君仍忍不住苛责:为什么不直面过往,努力成长呢?这世上,谁又活得容易了?

 

《演员的诞生》中,郑爽和任嘉伦的第一次见面就满屏尴尬。任嘉伦提议是不是一起对词,郑爽说都行。而当任嘉伦都准备好一起对了,郑爽却独自念起了自己的词,任嘉伦只能干咳。排练室里,郑爽也一人对墙找感觉,剩下任嘉伦在那里对空气。

这种让别人和自己都尴尬的事,郑爽已经很熟练了。

 

她确实坦白直率,说话直愣愣的。《花儿与少年》中,郑爽和陈意涵第一次见面。陈意涵脾气好,配合度高。郑爽觉得会不会有点假,就直接跑到陈意涵面前问:“你真是这样的?”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爱她的人觉得她真实不做作,很直接。黑她的人不理解,怎么会有人当着镜头和本人的面问出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反正硬糖君当时就惊了,这到底是什么脑回路?凡事就不能往好处想吗,人家待你好要去怀疑假,难道甩臭脸才算真。

 

或许正是这样的性格,让郑爽几乎没有朋友,每次被拍到基本都是跟爸妈在一起。在《花少》里,大家给她颁的奖是最佳独角戏奖。关系好的陈意涵、关系不好的许晴,都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她是自己城堡的公主,也是保卫这城堡的恶龙。

她把青春病一直延续至今。在郑爽的描述中,她的青春期是自卑和无助的。上大学时,周围人都很优秀,她年纪小,很多东西不懂,共同语言不多,生活压抑。

 

如今常说原生家庭和童年经历会对一个人的性格产生巨大的影响,但这年头谁还没个童年阴影啊?只不过很多人在成年后走了出来,而郑爽还在原地。

无论是在综艺节目上痛哭、为张翰去整容、与胡彦斌酒店被拍、暴瘦等一系列话题,都指向郑爽的玻璃心、没自信、无法适应娱乐圈。于是她怼粉丝,怼媒体,怼合作者,不在乎路人粉,开始尝试掌握自己的人生。

 

这完全不符合娱乐圈的法则,但也让她趟出一条新路——“负能量偶像”。

 

“没人懂”的郑爽遇见“感同身受”的死忠粉

 

在虐粉固粉这门偶像学科中,郑爽是专家级的。

 

不管是为爱自卑、失恋伤痛、童年阴影、孤独无助、情绪失控……都很容易博取粉丝好感。

 

明星们通常倾向于展示自己光鲜的一面,像郑爽这样愿意公开展示伤口的,本就紧缺。她就像你的闺蜜、你的闺女、甚至你自己,遭遇着平凡少女都可能有的遭遇,发泄着平凡少女都有的情绪弱点,很容易引发共鸣和怜惜。

而一次次郑爽负面的爆发,更具有“苦难教育”的价值,就是粉圈通常说的“虐粉”。当媒体舆论都在指责郑爽抽烟、耍大牌、没演技,粉丝更会产生一种“你们都不懂她,我一定要守护她”的责任感。而粉丝们同仇敌忾,共同维护自己心中的信仰,也会使这个粉丝群体更加团结。

 

当她第一次开始放飞自我的时候,媒体们纷纷猜测这样的郑爽什么时候会糊。结果她非但没糊,反而越战越勇。

 

合作的明星粉丝们说撕就撕、谈好的杂志说不拍就不拍、和张翰谈个恋爱,张翰和古力娜扎就被喷到现在、进粉丝团要交会费等等这些黑料,虽然让无数老粉丝男默女泪,也有后援团直接炸群表示寒心,但却意外发挥了“洗粉”的作用。

后浪推前浪,郑爽越是自我放飞,越是有大波更忠诚的粉丝前赴后继。显而易见的好处是:她们爱的就是郑爽的“放飞”,因此郑爽可以彻底“放飞”了,丝毫不用担心影响粉丝群体。

 

经常有人嘲笑郑爽粉丝的逻辑,但硬糖君必须提醒,只有保持这种傲慢与偏见的粉丝,才是最激情、最有战斗力的粉丝,才能为偶像拼点击、买杂志、冲票房、带销量。

 

90后的郑爽,正适合为00后躁郁而无序的青春期代言。

她在爱情里自卑,对当年和张翰的感情不自信,甚至一度以为只要不和其他演员拍吻戏,就能顺利与张翰结婚生子;她对容貌不自信,整容、过度减肥;她有自己的小世界,只有自己才懂的语言,浑浑噩噩、语无伦次、前后矛盾;她经常无法顾忌别人的感受,却十分在乎别人对她的看法,她没有朋友……这都是普通少女可能经历过的黑历史,也因此格外感同身受。

 

这些死忠粉努力捍卫着她,不惜“与全世界为敌”,从中获得了日常难以企及的崇高感,并且就像自己也战胜了生活的苟且。

 

然而,“负能量偶像”带来的快乐,虽是一种“都是别人的错”的解脱,最终无益于解决生活中的任何难题。

 

就像喜欢《小时代》的郭敬明粉丝会长大,郑爽的死忠粉们也终会长大。当她们度过这惨绿青春,会不会也像现在的路人粉一样,带着同情的语气,希望她能够“正常点”。

阅读往期热文

娱乐硬糖 现已入驻

  今日头条 | 百度百家 | 一点资讯 

猫眼电影腾讯新闻丨网易新闻

Wi-Fi万能钥匙 | 微博 |触电新闻

虎嗅   | 钛媒体 |  知乎 | 界面 | 趣头条

  21 CN 看荐 | U C头条 |  搜狐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