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我们要健康,要快乐,要向阳而生” ——专访《向阳而生》总制片人柳红霞

时间:2020.10.23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影视产业观察

写在前面

2020年10月19日下午三点,采访如约准时开始,接通总制片人柳红霞老师的电话,她的第一句话就是“今天是熊顿的生日……”

如果将时间的指针拨回到1982年,这一天正是熊顿降临到这个世界的日子;

28年后,她被诊断为非霍奇金淋巴瘤;她根据自己真实的抗癌经历创作的漫画《滚蛋吧肿瘤君》在天涯和新浪微博上同步连载,与病魔抗争的积极向上精神吸引并感动了众多网友;

2012年,熊顿离世;

3年后,《滚蛋吧肿瘤君》电影上映,同名舞台剧首演;

8年后,一场疫情突发而至,在疫情结束的尾声,根据项瑶(熊顿)真人经历改编的电视剧《向阳而生》10月12日在湖南卫视开播…

中国人常常避讳论及生死,但这却是我们无法回避的人生课题,几乎所有中国家庭都能对治疗疾病这个话题产生强烈共鸣,几乎每个人身边的亲人、朋友都或多或少有经受病痛的经历,正是因为生死的话题份量过于沉重,以至于在艺术创作表达中大多是严肃的、拘谨的、哀恸的一面。特别是今年发生疫情以来,围绕着疾病、医患,创作、播出了一系列医疗类型的影视作品,充分反映出当下民众对于医疗健康的强烈关注。

根据人气漫画家熊顿抗击癌症的真实故事改编的电视剧《向阳而生》近日在湖南卫视播出,该剧举重若轻,一改现实医疗题材的沉重感,正如出现在剧集画面里的向日葵一样散发着太阳的光芒,给人心带来一抹温暖的亮色,更是在抗击疫情的尾声需要温情抚慰的档口,提供了一股积极向上的治愈力。

《向阳而生》的这种温暖的治愈力主要来源于三点:

首先,这部剧是源于生活的故事,充满了质朴真挚的情感。《向阳而生》以熊顿的真实故事为原型但又不只是讲述熊顿一个人的故事,而是通过调研走访以大量的真实案例为基础进行创作,拍摄过程中找了一位医生全程跟组,最终使该剧所体现出来的真实是任何年龄段的观众都能感同身受的。

其次,这部剧所表现的熊顿精神是一种“直面死亡,笑对人生”的生命观,给观众带来温暖和力量。创作者并没有将叙事的重点放在医患关系上,也没有蓄意表现病痛的折磨,而是借由此剧意图传达一种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让观众看到生命的脆弱且珍贵,让大家能够感受到活着的幸运与美好,能够像太阳一样积极乐观地面对生活。

再者,这部剧将焦点放在了更年轻的病患现实生活与真情实感上,精准地抓住了当下年轻人真实的生活状态和向往积极的人生态度。通过对当代年轻人亚健康生活状态的写真,更重要的是通过对熊顿和林医生爱情线,亲情和友情的描写,展现出当代年轻人所拥有的年轻的生活态度,即便面临生死抉择也不畏惧,勇敢追梦,积极面对。

目前,《向阳而生》现正在湖南卫视热播,我们特别访问了该剧的总制片人柳红霞老师。

《向阳而生》总制片人 柳红霞

Q

为什么选择做熊顿的故事?

熊顿的故事其实我们早已经熟知了,熊顿活泼开朗、阳光向上的人物形象也深入人心。我们当时想创作这个作品就是想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悟,带来像我们这个剧名一样“向阳而生”的一种精神。 

Q

“向阳而生”不仅仅代表着乐观与坚强,还象征着一种生命力,熊顿的生命观在剧中是如何被呈现的? 

我觉得不管是从导演、演员,还是从这个剧的创作宗旨上来说,“向阳而生”贯穿了我们故事的始终,应该是完美地诠释了这个主题。在熊顿生病之后,她积极面对的乐观精神很多是从潜台词当中去诠释的,剧中有一句台词,几个人在山顶呐喊,“我们要健康,要快乐,要向阳而生”,是全剧的点睛之笔。

Q

整部剧里,哪个场景最打动你?

有两处,都与熊顿和林医生的爱情线有关。最早是熊顿主动追求林医生的,林医生是外表冷淡内心温暖的人物,随着剧情的发展,林医生慢慢被熊顿所打动了,但是林医生又是一个很羞涩很内敛的一个人。

第一处是在剧情靠后的地方,林医生跟熊顿的情感不断递增的情况下两个人一起去山上,熊顿说在山上祈祷会非常灵验,林医生写了一个小纸条从山上扔下去,他没有告诉熊顿写的是什么,但他其实写的是“健康”两个字,这是两个人情感升华的地方,林医生爱上了熊顿。

另一处是全剧大结局的时候,熊顿和林医生在小火车上,四周是花海,当时熊顿已经是在弥留之际,熊顿在小火车上跟林医生两个人有大段的台词,我们设定这个场景是希望未来两个人能够在幸福的彼岸再次相遇。

这两处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两个情节,也是我认为整部剧最能打动人的地方。

Q

《向阳而生》除了对个体生命的关照,所表现的内容还包括了家庭人物关系,社会关系,医患关系,健康养生等等,主创团队怎么安排这种多重关系,对于作品的整体社会立意又是如何考量的?

我们希望在创作电视剧版熊顿的故事时,除了展现熊顿和医生共同抵御病魔的感情线以外,能加入一些现实话题,针对现在的一些健康问题,让当下的年轻人和更多不同年龄层的观众在看完之后能更加珍惜生命和健康。

 

刚开始做这个项目的时候,电影《我不是药神》给我触动很大也带给我们很多启发,要去反映当下普通观众关心的问题,用现实题材牢牢地把握住观众。所以我们在选择合作导演的时候,就想找一个讲现实主义的故事讲得非常好的导演,刘家成导演就是我们的第一选择。

在剧本创作过程中,我们收集了大量的原始素材,采访了上百家医院,搜集了一千多个患者案例,特别是患病后整个家庭状况的真实案例。我们把这么多的案例浓缩到6、7个人物和几组家庭中,让他们能够有一定的典型性,折射出一些社会现实。

Q

怎么处理还原真实人物原型和对人物进行必要的艺术化加工之间的矛盾?

剧中林医生的原型姓梁,为了让熊顿的情感故事和人物形象更加丰满,我们在得到许可和认可的情况下,把人物的名字进行了替换,出于对真实人物的一种保护,同时也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剧中熊顿的闺蜜,原型是熊顿现实中很好的朋友艾米和老郑,基于剧情的需要,对这两个人物进行了艺术化的加工创作。记得有一次我和熊爸私下聊天,了解到熊顿和闺蜜私下关系非常好,有些情节是很私人化的,没有写进剧情里面首要是为了尊重真实生活里的人物,所以不能全部还原,只可能是艺术化的创作。

 

所有人物的创作都经过了熊顿的父母的认可,非常感谢熊爸熊妈的支持!

Q

今年的疫情让大众对健康、生命、情感都有了新的感受,这部剧的播出档期非常契合当下社会大众的心理需求和状态,是特别安排的吗?

我觉得应该算是因缘际会吧。今年出现了百年不遇的疫情,疫情严重的时候纵然已经过去了,但还是留下了很多感人的画面。《向阳而生》这部剧虽然有很多对医生、疾病的展现,但重点不是医患关系,《向阳而生》整个项目传达的主题是温暖,向上,积极,健康,这部剧是治愈系的。

 

我们在这个时机推出这个剧,一是希望给大家带来温暖的东西,二是希望所有人在经历过疫情之后能更加珍惜当下,珍惜现在的健康。希望大家看完之后,能够感恩我们的生活和给我们带来幸福的所有,即使有疾病也要勇敢去面对。

Q

《向阳而生》项目和之前您制作的项目相比最独特之处?

最大的不同(特点)就是真实,用导演的一句话来说就是要让大家相信剧里所发生的一切故事。之前我制作的项目大多是青春偶像剧,《向阳而生》这个项目是偏现实主义的,会更真实。

 

现实主义题材是当下创作的主流,湖南卫视主打年轻受众,未来也会探索更多的结合,推出更多年轻观众喜欢的现实题材,同时兼顾年长一点的观众,具有社会话题点和唤起社会共鸣的作品。

Q

之前电影版《滚蛋吧肿瘤君》改编较为成功,免不了会拿来与剧版做比较,对此您怎么看?

我们从来不排斥与电影做比较,电影版是珠玉在前,在有限的篇幅里面展现了熊顿生命凋零的过程。而我们更偏重现实,剧版扩充到了每一个人,让大家都来关注健康,这个千家万户都会关心的主流话题,所以剧版的受众群必然会更广泛。

采访后记

在了解了熊顿的故事之后,或是在观看《向阳而生》的每一集剧情中,观众们可能都会在内心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假如我是熊顿,我该怎么面对死亡,怎么度过即将结束的人生。这个每个人最终都必须面对的问题,是熊顿引导我们真诚地去面对,告诉我们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心怀希望,我们需要熊顿,因为“我们要健康,要快乐,要向阳而生”。

在结束电话采访之前,柳红霞老师又一次特别提出今天是熊顿的生日,想以这篇采访文章纪念熊顿,由于她的善良给我们的人间带来很多欢乐,也是由于熊顿才有《向阳而生》这个项目,向熊顿和熊顿的家人表达感谢,希望此刻在天堂的熊顿也一样的快乐!

— T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