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百亿票房组合集结,这部新片创造了奇迹。

时间:2020.10.25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桃桃淘电影

《金刚川》上映两天,票房突破2亿。不过更突出的,是影片的口碑成绩:

淘票票创下年度上映首日最高开分9.5分;

猫眼电影本年度最高开分9.4分——

这两个“最高”,实属不易。

不出所料,国庆档后这首部大片,炸了。

今年是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影片镜头聚焦的,也是抗美援朝战争。

这应该是近十年来,第一部关于抗美援朝战争的新作。

而为了这个第一而搭建的主创阵容,也足够重磅:

管虎×郭帆×路阳三大导演,张译、吴京、李九霄、魏晨以及特别出演的邓超——

百亿票房班底,会带来怎样一部抗美援朝故事呢?

‍《金刚川》与以往战争片的区别在于,它的故事避开了主攻战场,而是围绕着战场后方的一座桥展开。

这座横跨在汹涌湍急的金刚川的木桥,看似普通,却是影响战局胜负的关键。

上万战士要支援前线,这座桥就是必经之路——

通过了,胜利十拿九稳;

通不过,大好战局很可能由此改写。

对于敌军来说,桥同样至关重要。

于是,飞机一次又一次地投下炸弹,企图拦住志愿军前进的脚步。

一场争分夺秒的保桥护桥战在金刚川边拉开帷幕:

6点前线发动总攻,5点后方大部队要过桥——

在不到20小时的时间内,工兵连、高炮班和步兵连的战士们要做的,就是面对强大的敌机,守住这座生命之桥。

《金刚川》的故事,就是从步兵、炮手以及敌方飞行员三重视角,讲述金刚川边这一晚发生的故事。

影片虽然没涉及主战场,但也不乏精彩的战争场面。

而令人印象最深的,是它对武器与炮弹的关注,这在内地以往战争片里,可以说是非常罕见的。

故事中提到了多种炮弹——敌军的B26炸弹、延时炸弹、榴弹炮、杀伤力惊人的B29燃烧弹,以及来自我方的喀秋莎火箭炮。

这些不同武器的使用,在叙事上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它们构成了故事的几大重要节点。

而同时,对武器的精准展示,也体现出一部战争片的硬核之处,它赋予故事一种真实的质感,刻画出的也是战场真实的残酷与惨烈。

尽管如此,《金刚川》的落脚,还是人。

导演管虎提到,抗美援朝战场上,很多人并不是在前线牺牲的。而这种牺牲,往往是被人们所忽略的。

这部电影的出现,其实是想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

每一个牺牲,都有价值。

所以故事将镜头停留在主攻战场的后方,这里离主战场并不远,战士们能听到前线轰隆的炮声,但是被眼前的急流挡住了去路——

每个人内心都无比焦灼,但能做的,只有等待。

而对于背负着守桥使命的战士们来说,战场近在咫尺,他们到最后甚至也无法去往前线战斗,无法直面胜利、参与胜利。

他们能做的,只是在不远处默默地支援。

电影里,李九霄饰演的步兵班长刘浩一心想冲到前线,替牺牲的战友们争取到一块奖章。

这也是所有战士的心声——

谁不想在前线奋勇杀敌?谁不想亲身体验将敌军逼溃的喜悦?

而坚守在后方的战士们,只能守负自己的责任,等待前方的胜利果实。

所以,他们的战斗与奉献,需要更强烈和坚韧的信念感。

管虎在采访中说道,三位导演想把《金刚川》拍出一种比较疏离、孤寂的气氛。

影片聚焦的不是大规模的大兵团作战,而是几名孤单的战士,讲述他们在一晚上经历的内心的成长、信念的升华以及无畏的牺牲:

步兵班长刘浩,从一心想要去前线赢奖章,到用肉身扛起沉重的木桩,在炮火中履行修桥的使命;

吴京饰演的高炮班长关磊选择了已经暴露的高炮位,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然坚守在自己的位置上,为战友通桥保驾护航;

张译塑造的高炮排长张飞身受重伤下,拖着破碎的残躯忍着巨大的痛苦,向敌人发起最后的进攻——

通过这几名个体的故事,投射出抗美援朝整场战争里中国志愿军所拥有的精神力量。

影片高潮段落的战斗,同样是来自个体间的对决,这在战争电影中也非常罕见。

张译饰演的高炮排长张飞,与敌军飞行员希尔的较量,代表着两种不同的立场和信念,就像美国飞行员在旁白里说道的:

桥毁了,前线将会是志愿军队的地狱;

桥保住了,就是美方和联合国军的地狱。

这场激烈的地空对决,也采用了写实的手法。

敌机的子弹疯狂扫射,战友在顷刻间化作血色烟雾,而与子弹咫尺之间的炮手张飞没有一丝恐惧逃脱的意思,继续坚持在炮位,与敌机展开一场硬碰硬的正面对决。

镜头在张飞与敌方飞行员之间不断转接,银幕外的观众也能从炮手的视角感受到枪林弹雨带来的窒息感。

没有人比张飞更能体会子弹恐怖的破坏力,比他更接近死亡的残忍。

在这种危险的时刻,战士的坚守和战斗,显得如此伟大与可贵。

而战争的冷酷与血腥,在这一刻,同样展露无余。

《金刚川》主创们不止一次提到,影片纪念这段历史的目的,是为了捍卫如今来之不易的和平。

电影中,炸毁的残桥、烧焦的玉米地,都是战争摧枯拉朽后留下的痕迹。

然而它最刺痛人们的,是一条条鲜活年轻的生命因此逝去。

个体的呈现视角,也将战争的残酷放至最大。

值得一提的是,影片三位主角的姓合起来就是刘关张。这三个字,代表着中国传统价值观中最深厚的情义。

在影片里,它象征着志愿军战士们之间超越生死的维系。

很多时候,他们像影片中刘浩与张飞一样,相隔得不远,却互相见不了面,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但他们知道,对方一直都在,他们彼此支持、互相保护,甚至愿冒着暴露自己乃至失去生命的代价,为对方提供信息。

陌生战士之间情义如此,是因为他们拥有相同的目标与信仰。

而身边并肩作战的战友,他们同样可以为对方献出自己的生命。

电影里的高炮手们,面临着更直观的生死选择:

两座隐藏炮位,敌机进犯,是开炮还是不开?

开就意味着暴露,就意味着死亡,然而为了战友们能顺利抵达前线,这炮必须要开。

于是,关磊和张飞两位炮手,开始争抢起已暴露的炮台。

他们知道,谁抢到这座炮台,谁就会面对更大的危险。

最终关磊胜利,张飞悻悻地离开——这一别,可能就意味着生离死别。

张飞离开后又折返回来,给关磊扔下了一个包裹,里面是一根热乎乎的烤玉米。

两个男人的情义,全凝结在这根玉米里了。

崇高的信念与团结的精神,让志愿军在一个夜晚实现了一次又一次不可能的壮举。

连敌军飞行员也提到,“不可能就是志愿军的武器”。

而《金刚川》这部电影本身,也是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影片讲述的是一场刻不容缓的修桥战役,电影的拍摄过程也是一次争分夺秒的战斗。

管虎导演透露,影片从最初筹备到制作完成,时间紧任务重,几乎每一天都在抢时效、赶进度。

对于这样一部拥有大量战争动作场面和特效情节的电影来说,难度可想而知。

管虎、郭帆、路阳三位导演分线作战,前期需要进行大量的沟通与统筹,特别是敌军飞行员和炮手的两个段落,每一处交互的细节都必须严丝合缝地准确。

不仅是前期的筹备,影片拍摄过程中,各个技术部门也面临着诸多不可能完成的挑战。

时间紧迫,《金刚川》大部分戏份采用了实拍,而很多情节发生在夜景,这对摄影与灯光组无疑是一道难题。

另一方面,影片中最关键的道具——桥和高炮,对于置景与道具组来说,也是项艰巨的任务。

而最艰难的,是剧组在丹东取景拍摄过程中遇到的数年难遇的汛期。

台风洪水接踵而至,眼看着截止日期将近,可桥已经被洪水淹没,无法在外景继续拍摄。

时间不等人,演员们趁休工期在酒店自发进行预演排练,导演管虎则找来田羽生导演,开启另一支拍摄小组,专攻电影片尾残桥的段落。

和电影里的志愿军战士们一样,影片的主创也抱有相同的信念,在不可能中创造出可能,攻克了一个又一个挑战,完成了华语电影史上一次类似金刚川战役的壮举。

电影中,美军飞行员说,中国志愿军在金刚川上创造了一次神迹。

而在某种程度上,电影《金刚川》也造就了华语电影的一次奇迹。

这份奇迹,不止于在紧迫的时间内完成拍摄,更在于创作者们守住了自己的创作底线,敢于在故事上实现表达与自省,勇于在形式上竭力丰富与创新。

电影里的这段历史,值得我们铭记。

而电影内外的这份勇敢、不屈、坚韧的精神,也值得我们从前辈手中接过,继续一代一代地延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