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主演吴京谈《金刚川》:“我们电影人的诚意,都在这里了”

时间:2020.10.25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中国电影报

|赵 丽

 编辑|林 琳

在观众热切的期待下,抗美援朝题材电影《金刚川》终于上映。

“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抗美援朝战争,堪称新中国的“立国之战”。《金刚川》正是以抗美援朝为背景,描绘了志愿军战士们“无畏炮火,人在桥在,奋勇迎战,军魂无敌”的故事。影片由张译、吴京、李九霄、魏晨领衔主演,邓超特别出演。

战争的硝烟虽早已散去,但英雄们的功绩彪炳史册。70年斗转星移,人们对“最可爱的人”的敬仰与缅怀,从未改变。

用光影铭刻历史、用演绎致敬英雄,正是电影《金刚川》的意义和价值所在。拍摄除了要克服疫情影响,“还遇到了很多的困难,赶上了百年不遇的台风,水位上涨把我们的桥都淹了。这种地上的泥泞,甚至要搬东西坐船,往山上去集结等这所有的……”但吴京说,《金刚川》剧组仍然一鼓作气,以最快的速度、最诚意的态度和最专业的精神,完成了这部影片。

自《战狼》以来,吴京所塑造的中国军人的大银幕形象,都始终传递着一种勇敢、坚毅和忠诚。

这一次,在《金刚川》中,吴京以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的形象出现在银幕上。他说:“抗美援朝战争为我们的国家奠定了70年稳固发展的基础,当年那么多的志愿军战士保家卫国不怕牺牲,才换来了今天的这份成就、这份稳定。”

正是志愿军的这份精气神,让敬意与诚意充满全剧组,吴京说,“我们电影人的诚意,都在这里了。所有台前幕后人员的诚意和热情,是应该在银幕上能够看得到的。”

拿出最专业的精神投入拍摄

《中国电影报》:您决定参与《金刚川》的拍摄时是什么心情?

 吴京:因为恰逢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70周年纪念,我觉得也是一份荣幸。

《中国电影报》:这次是以志愿军战士的形象出现在银幕上,不同年代的军人对您来说有什么不同?


 吴京:抗美援朝战争为我们的国家奠定了70年稳固发展的基础,当年那么多的志愿军战士保家卫国不怕牺牲,才换来了今天的这份成就、这份稳定。所以有幸参与,真的是觉得压力很大。导演主要是要求我们演员一定要都在状态里面,这次我是高炮班的班长,但是高射炮这个东西以前没有接触过,所以我们提前找来了四门当年一模一样的炮,进行了训练。很难操纵,70年前用这么笨重的武器,去跟敌人对抗的时候,那种团结、那种精神,真的让人感动。

《中国电影报》:拍摄期间觉得这个戏有什么难点?


 吴京:这个炮已经老了,它没有空炮弹,我们要减轻后坐力,要用机械的减震。炮口的火花、蜕壳,你都要跟当年一模一样的感觉。这次我们做得还真的很像。深深觉得中国的电影工业进步了。操作这门炮需要7个人一起协作,形成了一个集体,一起训练了很久,达到了一声令下直接到位的默契。

所有人都融入在自己的角色里,这是我们半个月训练的结果。拍摄期间,大家都在状态里面,所以演员,还是应该体验生活。这一次,每一个人,无论是演员,还是战士,包括群众演员,都严格地执行了这一点。尊重艺术,尊重艺术创作的初心。这一点我觉得特别好。

《中国电影报》:拍摄《金刚川》您做了哪些准备?


 吴京:先要收集资料,知道金刚川这场战役是发生在什么时候,当时的武器装备是什么样的,人是什么样的。因为入朝作战的时候,武器、装备、衣服,跟这场战役的时候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以先要了解故事的背景。跟导演沟通飞行轨迹、航行轨迹,高炮怎么去应对这种敌机俯冲。请专家来指导,告诉我们当年的炮是怎么样的,这37毫米口径的炮弹有多重。包括看纪录片,了解当年大家的状态是什么样的。我们炮台的后坐力,弹壳弹口、脚踏、射击口,还有瞄准器等,不能忽略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环节。

有了这些了解,大家就会很自然的反应,拿出自己专业的精神、专业的态度、专业的知识,来热情饱满地投入到创作中。

有性格、有杀气才能上战场

《中国电影报》:拍摄过程中您是怎么理解关班长这个角色的?

 吴京:作为一名演员,要去了解导演,他要你这个角色干什么。我是北京人,肯定带北京腔,同时又是一个老兵,这样的老战士会是什么样的状态?和导演一商量,那这个男人就是充满雄性的荷尔蒙的味道。在战场上是没有这个是不行的,你面对的是飞机,随时都可能牺牲。所以,眼里的杀气要有、性格要有。这也跟导演对于这个角色的定位一拍即合。

《中国电影报》:您有和炮连的兄弟们互动吗?

 吴京:有啊,首先要请他们吃饭喝酒。我的风格就是这样的。那天我们训练完之后,说大家自报名号吧。大家都用自己的语言、自己的状态、在戏里面的角色介绍自己。我非常感动!两个班的战士,就坐在那里,一起报告,“炮兵一班,三号炮位炮手!”就当时,我“鸡皮疙瘩”一下就从背后涌起,瞬间就被他们带入到戏里去了。

《中国电影报》:您和张译饰演的张飞对手戏是最多的。有什么体会?

 吴京:惊不惊喜?我们这戏里还有刘浩、关磊、张飞,其实是“桃园三结义”。我和张译演的张飞的关系是师徒,我是他师父、是他连长。表面上,我有时候对他骂骂咧咧的,讽刺、挖苦他。但是在心里是生死过命的战友。他心里也知道,我是为了他的安全。他也拼命地替我挡替我扛。

我们在戏里是这样的关系,在戏外一对“好CP”。跟译哥合作,很舒服。我们两个人第一天到组里,一人带一个炮班,大家一起揉合,去训练。这个班的训练他管了,他带出他那个班的气质来。我这个班我管了,我带出我这个班的气质来。我们应该有这样的责任,替这个剧组分担,大家又是一帮可爱的兄弟。尽快让大家一起拿出状态来进入角色。生活当中,尤其入戏的时候,我觉得我们俩在戏里面都不用对眼神。我一个咳嗽,一声吼,想表现出什么样的“德性”,他用后脑勺就能猜出我要干什么。我们是有默契的,这种默契有一半是因为天生的性格很搭,还有一半是磨合出来的。我特别欣赏张译的一点是,他对自己要求特别高,拍完一条导演说OK了,他再来一条,然后再来。今天拍完了,他明天到现场还会说,导演我还有另外一种演法,如果说时间允许的话,我估计他能有一百多种种演法。这种对自己的角色精益求精、兢兢业业严谨的态度值得尊敬,也是其他的演员要学的地方。

在革命战士面前,有“三个不相信”

《中国电影报》:您觉得《金刚川》这部影片传递的内核是什么?

 吴京:我觉得是牺牲精神,是为了祖国的明天、为了家乡和亲人,牺牲自己、保家卫国。这种牺牲精神,才换来了我们今天的伟大成就。 

《中国电影报》:因为是战争戏,在山里,经常下雨,您有遇到什么危险吗?

 吴京:我是“阳光小王子”,我一到现场,就有太阳。张译一来,就乌云下雨。他是“张乌云”,我叫“吴太阳”。拍的过程中,因为要爆破,虽然是气爆,但是它总是有火药的,有几次地上的泥、石头就打到脸上,但不会出现生命危险。所以你只要在状态里,反而不会感觉。繁琐的是各方面配合,地上的爆、天上的爆、炮台上的爆、炮口上的爆,再加上枪的爆,这五种爆破的点在一个时间点上融合在一起,时间要非常准确,这就只能依靠经验,要不停地去试错,才能做得到,好在我们挺过来了。

《中国电影报》:您刚才说到配合,看来这个组里工作人员包括演员等各部门的配合是很不错的。

 吴京:如果有事、有问题,大家一窝蜂就上去了。以最快的速度去解决,然后哗一下“四散而逃”,现场一下就清掉了。就那种急进急出的配合,挺难得的。我们赶上了百年不遇的台风,水位上涨把我们的桥都淹了。这种地上的泥泞,甚至要搬东西坐船,往山上去集结等。我们电影人的诚意都在这里了。在《金刚川》这部电影里,所有台前幕后人员的诚意和热情,是应该在银幕上能够看得到的。

声明

欢迎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