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网络电影、甜宠题材双重蓝海下胭脂作品凭何出海?导演胭脂专访

时间:2020.11.10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骨朵网络影视

文 │ 耳朵

“我每次看都能被其中的桥段戳中。”胭脂的助理周南因为工作原因看了多遍《青簪锁三千》。但每一次看她都不觉得腻烦,里面有太多细节让她回味。

《青簪锁三千》是胭脂第一部导演的作品。从作家到编剧再到导演,从2004年小说及电视剧《蝴蝶飞飞》到2014年网剧《白衣校花与大长腿》再到网络电影《青簪锁三千》, 胭脂致力于甜宠题材影视作品已有18年。

《青簪锁三千》也备受观众期待。在抖音电影榜上,它连续八天位列第一;目前在猫眼网播热度也获得了第一名。一方面,《青簪锁三千》虽是一部小成本的网络电影,但它制作精良,从预告片就可见一斑;另一方面,胭脂已积累了大量甜宠题材的影视作品,有一定的粉丝基础。加上甜宠题材现在在市场上炙手可热,《青簪锁三千》的受欢迎也是预料之中。

虽然是第一次执导,但得益于丰富的剪辑和编剧经验,胭脂并没有遇到太多的阻碍。她在逐渐摸索导演工作中不断挖掘属于自己的甜宠网络电影方法论。

“我和其他编剧真的不一样”

在筹备导演处女作之初,胭脂对200多个可以出演她笔下作品的演员进行了深入研究。但她没有找到足够吸引她的演员,直到看到《青簪锁三千》男主角扮演者谢彬彬的资料,“这部作品的灵感,一开始来自于谢彬彬。”胭脂把谢彬彬称为“苏圈天菜”,他的长相和气质都极度符合胭脂对于男主的想象。

胭脂在写剧本上有独特的技巧。 “我不会先提笔就写剧本,都是和演员聊过了以后才写。”演员本人是胭脂的剧本灵感来源。她会通过和演员的交谈接触,观察演员的特点。当饰演男女主角的演员和胭脂见面时,她会开始想象在他们身上会发生的火花。她把演员本身的特点融入到角色里的同时,也把那些自己想像出的故事融入剧情之中。见到谢彬彬后,《青簪锁三千》中民国船务老板白三千的人物形象就在胭脂的脑海中逐渐完善,最后呈现出电影里年轻有为、有些“别扭”的“霸道总裁”白三千。

胭脂不会去看演员之前的作品,而是直接在演员身上直接挖掘亮点。也正因为如此,许多演员在胭脂的戏中和之前的影视角色截然不同。 这种创作方法使得演员在合作的过程中也会感觉到他并非是在演一个角色,而是在展现自己,更具代入感和融合感。

胭脂写剧本的方式是天赋型的。比起其他影视作品先写剧本再开始招募演员拍戏,胭脂的剧本充满了随机性。 她以“一生只爱一个人”为骨骼,将那些由她和演员聊天中获得的灵感碎片填充为故事的血肉,以完成剧本。 “我和其他编剧真的不一样。创作的乐趣就在这。”她并没有借鉴他人的作品或者现实人物,故事常是脑子中的灵光乍现后的一气呵成。

《青簪锁三千》作为胭脂第一部导演的影视作品,她将自己的风格贯彻其中。在甜宠剧中动不动就“一吻定情”流行趋势下,胭脂并不喜欢吻戏。虽然《青簪锁三千》中有一场吻戏,但她坦言, “估计这是我今后导演生涯中,唯一的吻戏了” 。比起接吻这种激烈的“甜”, 她更喜欢营造一种浪漫的氛围感。这是由男女主互动的细节堆砌而成的,润物无声但又充满悸动。

例如在《青簪锁三千》中,白三千和青簪的一些小动作上的契合和他们互相让步时的情感流露,都是一些细节上的“甜”。它们是蕴含在不刻意的行为中,而不是没有逻辑的强制送糖。

作为胭脂的第一部导演作品,《青簪锁三千》力求画面制作精美。胭脂说: “我希望我的作品里,每个人都很美。”在拍摄筹备前期,胭脂带着团队前期查了很多民国时期的资料以达到布景上符合时代审美。在演员妆造上,胭脂更是费了不少心思,给演员们准备了大量的服装造型。

为了给白三千打造“男主光芒”,胭脂团队更是追加投资,和在同一场地拍摄的其他两个剧组协调,给一栋楼搭了三层的脚手架,只为了给男主一个布光漂亮的走廊长镜头。

这些在布景和妆造上的精益求精让《青簪锁三千》看上去诚意满满,也让故事和画面融合得更加完美。

“一生只爱一个人”

2020年,甜宠题材的剧集在市场上掀起热潮。

甜宠题材早就是胭脂的杀手锏。她在甜宠题材上已经深耕十八年,从《蝴蝶飞飞》到《白衣校花与大长腿》再到后续的八十余部作品甜宠影视作品。大量的作品产出让胭脂拥有了不少铁粉,她的高产也让行业内的其他编剧难以望其项背。

胭脂将 “一生只爱一个人”作为她甜宠作品的创作核心。它源于胭脂对于现代人生活需求的洞察,“我觉得能够做到一生只爱一个人特别少。它其实就像一个奢侈品特别难得。”对于胭脂来说,在她的电影里,男女主即便历尽艰险也能破镜重圆。胭脂会通过给他们设置一些障碍达到男女主意识到自己的真爱是谁,促进感情的深化。就如《青簪锁三千》中男女主其实在一开始就互相喜欢对方,只是他们相爱却不相知,所以需要一些困难让他们意识到对互相的爱。胭脂也说,这些电影中的障碍虽然艰险,还是可以调和。

而在现实中,面对各种赤裸裸的利益冲突,现代人想要达到一生只爱一个人更加艰难。 影视作品中的“一生只爱一个人”反而是艺术化后的美化产物。

另一方面,“996”、“007”的工作重压和高速发展的社会节奏让现代人没有时间去经营一段“一生只爱一个人”的感情。现代人的孤独感更加强烈。通过看甜宠类的影视作品,观众们不仅可以娱乐自我,也可以获得一定程度上的情感代偿。

对于胭脂来说,她并不在乎部分观众对于她的作品的质疑。她的创作并不是为了取悦大众,而是为了满足自己对于甜宠这个题材的喜爱,她认为“ 在茫茫的十几亿人口中,难免会有一些人和我有一样的审美”,她只要能和这些观众一起分享自己的作品就很满足了。

胭脂尝试导演并非一时起兴。在《青簪锁三千》之前,她已经参与了大量作品的后期剪辑工作。她有几百集剧和几十部网络电影的剪辑经验。在经验不断积累的过程中,她也就慢慢产生了尝试导演的想法。

她也深知自己在导演工作上的优势。甜宠市场的女导演不多,而不论是甜宠网剧或是甜宠的网络电影都需要导演对于女性用户的了解。胭脂举了个例子,在片场拍摄时,拍摄一些“苏点满满”的画面,女性工作人员常常激动欢呼,而男性工作人员则是不明为何。这揭示了男女之间的理解差异,也说明了男导演在甜宠题材上的固有问题。作为一个在甜宠领域深耕已久的女性导演,胭脂认为自己足够了解女性观众。

甜宠网络电影的先入者和出海领头人

2016年,胭脂开始进军网络电影。迄今为止,她参与制作的网络电影超过七十余部。

从电视剧、网剧转型网络电影对于胭脂来说也并非一帆风顺。即便在现在,胭脂也遇到不少难题。她坦言, “网络电影是影视行业鄙视链的末端”。许多演员由于不愿自降身价参演网络电影而拒绝胭脂的邀约。

谢彬彬的经纪人一开始便不愿意接受谢彬彬出演的邀约。胭脂为此亲自飞到长沙劝说,以她近二十年致力于甜宠题材创作的真诚打动了谢彬彬的经纪人。而后,胭脂又冒着大雨和团队到横店去寻找谢彬彬。因为胭脂的诚恳和足够动人的创作理念,谢彬彬答应出演《青簪锁三千》。

但胭脂并不后悔从做剧集转型网络电影。网络电影对于胭脂来说是一个更好的内容载体。比起电视剧,网络电影的整体时长更短,内容也更加紧凑。胭脂并不希望自己的作品冗长,她更希望带给观众的都是有效内容,不浪费观众的时间。

而网络电影作为电影,在更少的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的情况下,制作可以更加精良。胭脂可以在场景搭建和演员妆发上投入更多,这也符合胭脂对于作品品质的要求。但网络电影又比院线电影更便利,观众的门槛限制也更低。

另一方面,由于在网络播出,内容上网络电影限制更少。对于一个创作者来说,内容上的自由无疑充满诱惑力。

胭脂的作品虽然在国内没有达到家喻户晓的程度,但在海外这些作品受到了许多观众的欢迎。胭脂作品常用的一位女演员虽然在国内知名度不高,但在泰国却有大量的粉丝。

这些甜宠网络电影能在国外获得如此多的关注, 一方面是由于其内容高潮不断,节奏十分紧凑。在胭脂的描述中,她希望自己的作品就像是有一个钩子,让观众“停不下来”。

胭脂自己也相信, 爱情是无论在哪里都是亘古不变的的主题。虽然每个人经历不同,但却拥有同样的喜怒哀乐,国外的观众也会被“一生只爱一个人”所打动。

再加上胭脂及其团队拥有丰富的甜宠网络电影的制作经验。她们从开始筹划剧本,到最后的拍摄完成上线,每一个步骤都十分熟稔。丰富的作品对他们来说有双向的优势。一方面,之前的作品为她们积累了大量的海外观众;另一方面,新观众也有大量的同类型作品可以追溯,有助于加强粉丝的粘性。

并且在网络电影中,胭脂及其团队的作品具有独家性。目前网络电影制作的题材大多以动作、奇幻、武侠、怪兽为主,做甜宠题材的网络电影入局者甚少。 而作为网络电影的先入者,又是甜宠题材的集中供应者,在甜宠题材不断获得观众认可的今天,胭脂的电影无疑拥有很强的市场号召力。

另一方面,胭脂的作品符合国外观众的审美。近年来,中国网络文学出海成功,其中吸引国外受众的就是网络文学中的“爽感”,这种爽感虽然脱离现实的依托,但其主角性格积极向上、富有魅力,故事的发展也足够紧凑,浅显易懂。这些特点都和胭脂制作的甜宠类网络电影有共通之处, 他们都为国外观众打通“快感通道”,让观众不知不觉深陷其中。

今年,网络电影进入了高速发展期。在“减量提质”的调整发展后,多部网络电影分账成绩优异。加上以甜宠网剧而带起的甜宠题材大热,胭脂的《青簪锁三千》的上线无疑是赶上了好时候。

胭脂也正在准备新的网络电影作品。她认为自己是一个进步非常快的导演,未来的作品会让观众更加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