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5电影网>新闻目录>电影资讯

辣目洋子、金靖…谁不喜欢这么可爱的女演员呢?

时间:2020.11.14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流森


1905电影网专稿 辣目洋子版“XL版顾里”出圈了,因为她当下的演技,同时也因为她的反差。

 

毕竟,在通俗概念里,她的人设和形象,更贴近同部电影《小时代》里更富喜剧色彩的“唐宛如”一角。



事实上,当时留给她可以选的角色仅有,甄嬛(《甄嬛传》)、艾莉(《回家的诱惑》),以及倾城(《无极》)。

 

很显然,这几个角色设定和辣目洋子本人都有差距。而吸引她选择顾里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角色人设是,“集冷静、残酷与理智于一身”。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做出那么“自命不凡”的选择。早在两年前的另一档演员竞技类节目中,她在某一期里选择了人物特征是“倾国倾城,颠倒众生”的角色。理由很简单,导师于正在前一期节目中用同一组词形容过她。



不按常理出牌,但总能惊艳全场。这是目前辣目洋子在综艺节目里给观众的感观。

 

这种情况在去年的同档节目中也时有发生,不过制造出这种化学反应的人是金靖,以及鄂靖文



她们共性很多,在世俗眼光里,她们只能算是相貌平平的女生,但也有一批人会认为,她们是真实自然的,具有辨识度的美。


除此之外,她们又均是以喜剧表演被人所关注,在综艺以及短视频中无限放大自己,不在乎是否上镜美丽,却反而获得了一片天,成为了另一种“流量”。

 

喜剧面具之下,她们都有想尝试更多可能的冲动,只是结局会如何,我们都暂时未知。

 

辣目洋子,并不辣眼睛


微胖的身材、大脸盘、小眼睛……这些特点中的任何一个,都不会成为大众对美的标准,更不是对女演员的审美。

 

李嘉琦却格外自信,大二的时候和自己最好的朋友说,“做短视频吧。”目的很明确,如果短视频火了,就能有人找她演戏,成为演员。


事情并非一帆风顺,自high式的闹腾并没有如她所愿。


不过,这份经历让她在大四时获得了短视频制作的实习工作。于是,她给自己取了艺名——辣目洋子,名字里有她对世俗看待她外貌的“自嘲”:辣眼睛。

 


机会永远留给有准备的人,包贝尔看到了由她策划出镜的短视频,并邀请其参演了自己的导演处女作《胖子行动队》


电影里戏份并不算太多,但这个出场便出意外的女杀手——初夏,不动声色,就令人噗嗤一笑,被很多观众认为是影片中的最大亮点。



同一年,她参演的电影《悲伤逆流成河》上映,在这里面,她不再那么好笑,甚至招人恨,变成一名煽风点火,助力校园暴力的反派角色。

 


从没在电影里演过主角,但却能在配角堆里发光发亮,正如尔冬升的判断,“是有天分的演员。”

 

辣目洋子倒是无所谓,“对我来讲,演戏就是一种感觉,感受这个人物的状态。我自己感受不到天赋、天分这些东西,这都是别人看完我的表现之后的评价。”

 


她对自己的判断也很清晰,“我不是科班出身,所以很多东西都是来源于生活的感受和时间的经验。”

 

开始步入演艺圈之后,辣目洋子的短视频更新频率越来越久,从周更到月更,她也考虑过就此放弃,专心做一名演员。尤其是随着人人都进入短视频的时代,拍摄搞笑视频的门槛越来越低,更多人加入这个内容生产中,同质化的内容也越来越多。

 


“但是到今天为止,我的想法还是不要放弃。现在很多艺人都想在社交平台上做短视频,但可能没有经验;我反而占了这个优势。有戏我就演戏,没戏我又可以回去拍短视频。”

 

网红出身,在搞笑的喜剧状态里游走,但辣目洋子也并没有给自己限定在这个圈子里。

 

在《小偷家族》里的表演,虽然难免会拿出来和原作安藤樱对比,但生活化的处理,细腻的把控,让观众和市场都认识到了——原来辣目洋子不仅仅是个喜剧演员,正剧、悲剧她都可以轻松驾驭。

 


她对自己从不受限,“这之后其实也有一些非喜剧类型的影视剧找我,我也还在谈。”她不愿意待在舒适区里,而是希望面对更对的挑战。

 

可是对于未来呢?她自己也不知道,或许过去是网红,现在是演员,接下来指不定又去从事别的行业了。

 

金靖,九粒痣的女人


今年有段时间,金靖频繁登上热搜,只要她上李佳琦的直播间,出圈程度远高于当时她在综艺节目的关注。

 

她无偶像包袱、各种机灵,绝对是少有的女性喜剧人,更被人称为“下一个贾玲”。

 


和辣目洋子一样,金靖的喜剧天分也是从大学时期就开始培养了。那会儿她喜欢玩即兴表演,毕业之后,还去东方卫视面试了场景类喜剧表演。她总开玩笑,“我可不想上电视,红了怎么办呀?正常的生活就没有了。”

 

那种上海姑娘自带的“小作劲”,在她身上显得更加可爱。

 

没想到,她的话成真了。她和好友刘胜瑛办了第一届“上海中文即兴喜剧节”,结果被《今夜百乐门》的导演相中,邀请她们上节目。2016年,金靖成为了《今夜百乐门》的常驻嘉宾,很快就凭借小品表演火了。

 


之后为了更好的演艺发展,她从上海搬到了北京,成为了米未的一份子。可是她迟迟没有和米未其他签约的艺人那样,在《奇葩说》里得到更多曝光的机会。

 

她和其他人不同,她是以演员的身份签约的。

 


女明星通常都要求自己脸上干干净净,没有痣,没有雀斑。但她相反,给自己的微博取名“金九粒”,因为她脸上有标志性的九粒痣。

 

在直播间里,李佳琦问她,美丽的皮囊跟有趣的灵魂,你会想要哪一个?她突然很大声,“美丽的皮囊啊!谁要有趣的灵魂。你看我就是有有趣的灵魂,我我我……”

 


她渴望被更多人认识,也希望得到更多的表演机会,她参加了综艺节目,目的很明确,想证明自己不是只会搞笑的人,她有一个演员多面性的实力。

 

诚然,她一场场演出都让不少导师对她秀出各种高评价,更是成为了唯一一个进击决赛的喜剧演员。但最终让她出圈的却不是那些有层次的角色,反而是《大话西游》里的那个铁扇公主。

 


郭敬明导演的短片《AI》里,她难得演了一回情感大戏。尽管李少红赵薇评价她只是发挥了一个演员该有的基本功。但至少,观众们看到了她的新可能。

 


但没想到,在同档节目里,梁天对金靖评价却是,“其实悲剧比较好演,但喜剧很难,所以我希望她留下来以后,继续演喜剧。”刘仪伟则告诉她,一般喜剧演员在成了大牌明星以后,才有资格选择非喜剧。



金靖的回复也极其聪明,“说实话,我很适合喜剧,市场也认可我的喜剧。只是我是用喜剧养活自己而已,千万别给我赋予使命感,比如女喜剧人特别少,或者说我代表了南派。我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就是,我做这件事,我又擅长又快乐,又能养活自己,就行了。”

 

离开这档节目之后,我们能在短视频平台、各个综艺节目中,甚至是直播间看到她的身影,唯独缺少影视作品。但她还是在给观众传播快乐,把自己的乐趣做下去。

 

她没有要成为“下一个谁”,她只是在成为金靖。

 

鄂靖文,还没红的“星女郎”


在电影《热血合唱团》里,许久未露面的鄂靖文终于出现了。

 

事实上,这个角色在《新喜剧之王》前,因为在综艺节目里的表现,而被刘德华相中。



她甚至和金靖一起参加综艺节目,被对方直言是自己害怕被拿来比较的人。

 

从《新喜剧之王》之后,她几乎没有什么曝光,少有的表演机会,均是相对小众的话剧表演。她自己倒是无所谓,“我没有作品的时候,不曝光也是正常的。”

 


她和其他演员不同,在成名前,一直活跃在荧屏上,演小品,排话剧。但从《新喜剧之王》之后,反而生活变得更加佛系,既没有趁热推出更多的作品,也没有选择活跃在短视频里。

 

喜剧类的综艺节目夺冠、又成为“星女郎”,鄂靖文自然被定义成了“喜剧演员”。


电影上映的时候,有媒体问她如何看待被外界贴上的这个标签。她倒是云淡风轻,“演员是被动的,没有权利去选择想演什么,只要有戏来找,那么就愿意演一下。”

 

可见,她没计划让自己受限,早就做好随时能跳出这个设定的准备。但至于后续能有计划,她也没什么想法,就像顺应她的老板周星驰说的,会拍到死。她也希望自己能演到死。

 

可爱的“女丑们”


很多年前,很多人不解为什么电视人王伟忠要力捧小S,他说,“千美好找,一丑难求”。这里的“丑”并不是指外表的美丑,而是能给观众带来笑声的“丑角”。


一直以来,能让自己以喜剧角色亮相的女艺人太少了。


诚然,这当下的舞台上,女性在外貌方面遭遇的审视远远多于男性。尤其是女喜剧人们,她们的外形永远会成为部分观众嘴里的讨论话语。


即便是一句“怎么又胖了”的话术,在沈腾和贾玲身上,同样会因为性别有不一样的口吻。但是这些女喜剧人们,并没有被言论影响,反而将“不正确的审美”作为自己立足演艺圈的标签。



而在演员业务能力上,她们更努力地把自己展现给观众,从内里掏出完整的自己。喜剧内核是悲剧,喜剧难演,女喜剧人更加难做,或许这是行业的忧伤。


如今,喜剧的形式正在发生变化,贾玲在小品舞台上兜兜转转,又做综艺节目,又转型当导演;马丽更在采访中多次表示不想被定义成喜剧女演员。



而金靖、辣目洋子则在前辈们的路上,逐渐走出了自己的风格和态度。在《新喜剧之王》里,如梦的困境可能正是当下女丑的困境,但她们也都会和这个角色一样,站到舞台上,举起那座属于她们的最佳女演员的奖杯。


文/流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