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热血合唱团》上映遇冷,“囤积片”为何没人看?

时间:2020.11.21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影视产业观察

首周末票房仅2400万,豆瓣评分跌破4.8分,尽管有天王刘德华坐镇,但依然没能挽救《热血合唱团》的颓势……实际上自今年国庆档之后,市场上就一直处于强片稀缺的状态,一方面引进片上映延后,无法扛起票房重任,另一方面国产新片集体瞄准贺岁档,导致电影市场出现较长空窗期。而对于《热血合唱团》来讲,尽管被寄予一定期望,但由于影片拍竣已有3年之久,期间经历中断制作、后期延迟等诸多变数,给成片质量造成了一定影响,最终沦为“囤积片”(也称作“积压电影”),事实证明当这类“囤积片”得以重见天日时,往往也都无法达到预期成绩。

拍竣三年命运多舛,

《热血合唱团》从潜力股沦为“囤积片”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刘德华都是“票房号召力”的代名词,尤其是自合拍片兴起港星集体北上后,凭借多年来累积的人气让其在华语影视圈内风生水起,跻身为影视界少数具备IP效应的演员之一,而刘德华的票房号召力也在近两年达到顶峰,2017年国庆档由其主演的《追龙》收获5.8亿票房,去年暑期档上映的《扫毒2》更一举斩获13.1亿的票房,跻身国产片年度票房前10。

在作品和人气的加持下,刘德华已持续多年产出票房爆款,对于观众而言自然对其新作报以期待,而就在今年受疫情影响亟需强片救场的时候,不久前上映的《热血合唱团》不仅没能复制刘德华此前作品的成绩,反而面临票房口碑双双失利的结果。《热血合唱团》的失利自然与影片质量相挂钩,但追根溯源还与影片被迫囤积多年的遭遇有关。

时钟拨回到4年前,在2016年年底,远在《追龙》《扫毒2》等影片拍摄之前,刘德华主演的新片《热血合唱团》便率先开启先期筹备工作,并官宣导演演员阵容。影片导演关信辉此前曾凭借口碑电影《可爱的你》俘获内地观众的认可,因此这部新片自然也第一时间吸引到外界的注目。在2017年香港国际电影节期间,拍摄3个月的《热血合唱团》宣布杀青并同时曝光了先导海报,预示着影片不久便将与观众正式见面。

《热血合唱团》的第一个变故发生在2017年初,此时在泰国拍摄广告的刘德华不幸坠马受伤,尽管此前刘德华在《热血合唱团》中的大部分戏份均已拍摄完成,但作为影片主演兼制片,坠马事件难免对后续拍摄和后期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此后,本定于2017年上映的《热血合唱团》制作进程一度陷于停滞。

坠马事件后,《热血合唱团》制作所面临的第二个挑战来自于刘德华后续的档期安排。由于《热血合唱团》由刘德华本人投资监制,片中绝大部分演员也都由素人、学生组成,所面临的票房压力相对较小,而身体恢复后的刘德华面临着《追龙》《拆弹专家》等商业片的拍摄和后期工作,这类合拍片投资体量更大,还要面对短期内必须回收成本的压力,因此两相权衡下《热血合唱团》的制作自然再度被拖后。

2018年3月,在刘德华完成其他影片的拍摄任务后,杀青整整1年的《热血合唱团》才陆续开始了后期制作。在刘德华看来,之所以坚持要参与本片后期,既是他身为监制的职责本分,更是为了让这部音乐片呈现出最好的音乐效果——刘德华参与了本片大部分配乐、插曲工作。值得一提的是,期间因为刘德华的档期安排,导致《热血合唱团》后期工作直到2019年3月才正式完成,此时距离影片杀青已过去整整2年。

《热血合唱团》上映面临的第三个难关来自于博纳的档期布局,由于香港电影一直都属于博纳发行布局中的重中之重,而刘德华的坐镇更让博纳给予了本片一定的期望,为了避免“自己打自己”的情况,本定于2019年上映的《热血合唱团》不得不给博纳旗下的《追龙2》《烈火英雄》《中国机长》《叶问4》等影片档期让路,此时《热血合唱团》的档期已被推到了2020年。而经历今年上半年疫情影响后,此时“无路可退”的《热血合唱团》才终于定档,选择于传统冷门档期11月上映。

常规情况下,一部影片从开拍到上映不会超过1年半时间,即使是对于一些投资达到数亿美元的好莱坞大制作,这一周期也会严格控制在2年内,一方面这既是为了在瞬息万变的电影市场中保证影片内容时效性的要求使然,另一方面也与制片方短期内资金回流的意愿息息相关。然而在经历主演坠马事件、制作延后、档期调整以及疫情等一系列影响后,《热血合唱团》从开拍到上映经历了近4年时间,而除了上述一系列客观因素外,影片之所以未达预期水准,还与多次中断制作造成的质量隐患以及故事内容与市场趋势脱节有关。从最初杀青后观众的翘首以盼,到如今囤积多年上映后的满盘皆输,《热血合唱团》上映后受到的冷遇实际上也是大部分“囤积片”所面临的的命运。

创作分歧、资方纠纷、片方雪藏,

99%的囤积片卖不动

今年疫情的发生让包括中国、日韩、好莱坞等在内的全球影市受到重创,国内春节档影片集体撤档,好莱坞大片接连延期,大量电影的囤积难免让后续市场回归常态后的新片面临“撞车”风险,尤其是对于一些投资体量较大、成本较高的影片来讲,后续甚至将面临无法回本的巨大隐患。

可以说,疫情让“囤积片”的概念再次受到业界广泛关注,然而疫情属于不可抗力,其所造成的影片大量囤积情况与通常业界所定义的“囤积片”并不相同。在此之前,市场上曾有过不少因为影片自身原因而多次延期的情况,当这些“囤积片”最终走向市场,无一例外都面临着和《热血合唱团》一样扑街的命运。

去年5月,由刘昊然主演的电影《双生》上映,影片早于2016年就杀青并计划同年上映,后因主创在创作上产生分歧,导演意愿与最终剪辑版出入较大,最终不得不多次重剪,档期也一再推迟,最终沦为“囤积片”,上映后普遍被批评为“影像风格过时”,最终仅在豆瓣上收获了3.5分的差评。同年上映的另一部电影《下一任:前任》也面临着同样的境地,影片于2015年就已拍摄完成,但期间经历换角、补拍、改名等风波最终积压了4年才重见天日,上映后毫无例外地遭遇了口碑滑铁卢。

“囤积片十有八九为烂片”已成为不少人的共识,即使坐拥顶级演员,最终也难逃惨淡收场的命运。2019年暑期档上映的《保持沉默》邀来了周迅、吴镇宇两位实力派坐镇,影片最早定档2016年,后传出影片投资方合同纠纷导致迟迟未能上映,积压近4年后,最终影片只收获了2150万的票房便潦草收场,这一票房收入显然与两位主演的号召力并不相符。有了影片多次跳票的先例在前,市场已经形成了先入为主的概念,在不少观众看来,之所以会出现积压情况必然是影片质量不过关,进而导致了多数囤积片在上映后无人问津,受到市场冷遇。

除了国产影片外,好莱坞囤积片也面临着同样魔咒。在今年10月,由罗伯特·德尼罗主演的喜剧片《祖孙大战》在北美上映,影片最早于2016年开拍并首次定档2017年4月,后因发行方多次易主导致影片上映时间不断推迟,杀青后被积压3年时间才重见天日。由于影片从开拍到上映经过了近4年时间,而片中饰演“祖父”的罗伯特·德尼罗音容外貌与观众对其现在的印象有较大出入,由此给观众造成在看老电影的错觉,内容的滞后性也直接导致了影片口碑的扑街,在imdb和mtc上《祖父大战》分别只收获了5.5/10和34/100的差评。

除了资方纠纷外,也有影片单纯是因为制片公司雪藏而沦为囤积片,比如由开心麻花出品的喜剧片《日不落酒店》,影片在2018年宣布定档大年初一后又临时撤档,遭片方雪藏近2年后才再次定档;此外也有影片因为公司战略调整而被迫沦为积压电影,比如在迪士尼影业宣布收购二十世纪福斯后,后者旗下超级英雄电影《新变种人》便被一再积压,影片于2017年杀青,但直到今年8月才正式上映。

结 语

一般情况下,造成影片积压的原因各不相同,但大多数都集中在创作分歧、资方纠纷、档期调整等问题上,长时间的积压不仅造成影片影像内容、风格滞后,实际上也是片方对影片质量不自信的表现,而盲目调档更加大了影片扑街的风险。对于《热血合唱团》这类中小成本电影来讲,积压所带来的成本损失或许有限,但对于一些投资体量较大的影片,往往难以承受长期积压所带来的风险,而对于受到疫情等不可抗力影响所造成的影片积压,则需要制片方和市场通力协作,尽可能将影片损失降到最低。

— T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