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在金鸡论坛上,郭帆剧透了电影《流浪地球2020》

时间:2020.11.26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阿川


1905电影网专稿 关于新人导演的那股猛劲,我们曾经谈论过很多次。那么,你是否会好奇有经验的导演们,当初的生猛又会如何呢?郭帆曾经被电影公司当作法务?李少红哭着鼻子拍完处女作,才换来了自由表达的机会?饶晓志把监制郭帆‘骗’到自己阵营? 


当李少红、管虎、郭帆、万玛才旦、饶晓志等创作者齐聚一堂,他们的电影故事远比电影本身有趣。


如果把金鸡奖这场2小时的论坛变成电影故事,青葱计划正是串联起这些导演们故事的线索。故事里包括了他们的处女作,以及当下的作品。而这部电影就叫做,《我和我的处女作》。 


01.李少红:处女作是换回来的


众所周知,《银蛇谋杀案》是李少红的第一部作品,但事实上,在她的心里,处女作是《血色清晨》。当初她毕业去了北京电影制作厂,结果赶上了中国电影1987年的商业片大潮。于是,厂里安排她拍摄电影《银蛇谋杀案》。


 

但那会儿,她的同学们先后拍摄了《一个和八个》《黄土地》等作品。学作者电影出身的李少红倍感委屈,直到班长田壮壮劝她,“你拍吧,最起码你能得到机会,证明你是可以的,等得到认可就可以拍自己想要拍的。”当然,李少红并没有因此放弃,于是和制片厂进行了约定:“如果《银蛇谋杀案》拍得好,就让我拍一部自己想拍的电影。所以,我牟足劲把这部电影拍到了及格,就换来后来的《血色清晨》。”当时,电影《银蛇谋杀案》成为了当年最卖座的电影。



获得自由创作的机会之后,李少红的拍摄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她在这部作品中,做了很多作者表达的东西。结果制片厂看完部分拍摄完的素材之后,大家发现竟然没有一个近景,开始纷纷质疑,这位导演到底会拍电影吗? 好在有《银蛇谋杀案》的成功案例,制片厂便将信将疑地安排了当时的马副厂长去剧组探班。“结果副厂长来了之后,看到我们的拍摄条件,反而非常感动,于是回去之后,又给我们追加了一些款项。”


《血色清晨》剧照


在当时的创作环境来讲,一家电影制片厂敢同意青年导演去完成一部那样的电影,本身就需要很大的勇气。“所以我现在和很多青年导演交流时,我也会对他们的表达有所担心,但每到这种时刻,我都会想到当初拍摄《血色清晨》的日子。”


从《番薯浇米》到《武林孤儿》,再到即将和观众见面到《日光之下》,李少红一直为青年导演的创作劳心劳力。但她反而觉得这是一种福气,这个机会让她作为一个观察者,从而能在别人的片子中获得受益。



当然,她并没有放弃自己的创作。她目前已经完成了女性电影《世间有她》的拍摄工作,“如果顺利的话,明年就会和观众见面”。除此之外,今年她的创作力变得更加旺盛,同时和赵薇合作,完成了女性独白剧《听见她说》的单集拍摄。 


02.管虎:每个电影都有自己的难


管虎当选了第六届青葱计划的主席,他不禁深表“遗憾”:自己脱离了青年导演的行列。



 他今年很忙,从《八佰》《金刚川》,每一部作品的拍摄制作都非常困难。至于有多难,在各色的采访中能窥见一斑。但这些作品最终创造出来的商业奇迹,都是对于这些难处最好的回馈。 



管虎的难并不在于他的电影,相比同辈导演,他可能只是“后来居上”。在完成处女作《头发乱了》之前,管虎是迷茫的。“当年缺少现在这些好的平台”,毕竟在很久一段时间,管虎拿着自己的剧本频频碰壁。甚至在处女作之后,他的电影之路也并没有一帆风顺,反而拍起了电视电影和电视剧。那段时间他的心理,从极度自信,快速转变到自我怀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从业资格”。


《头发乱了》


从《头发乱了》 回顾过去那段时光,管虎更清楚,如果当时能有个导演或者前辈来点醒他,或许他会更加顺利。随年龄的变化,他也慢慢不再纠结。“拍电影本身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每部电影都会有它的难处,现在慢慢变得去享受这一切。” 


03.万玛才旦:自信心的建立很重要


万玛才旦新作《气·球》正在上映,其衍生出的艺术电影的排片问题再次成为电影市场热议的话题。“虽然朋友圈看到很多人在呼吁排片,我看着很感动,但也觉得很悲哀。”



万玛才旦 《气·球》是他的第7部藏语电影,市场表现是否能有逆转,我们尚不知晓。但对于导演的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在华语电影范畴中的影响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 这部电影处女作还曾获得过金鸡奖最佳导演处女作。这部电影让更多人了解了当下藏民的生活,以及藏语电影的影像力量。而对于当时的藏族小伙而言,在15年前能拍摄一部胶片电影是非常难得可贵的机会。



“这次拍摄对我而言,其实是一次自信心建立的过程。”电影改编自万玛才旦导演在北京电影学院就读期间拍摄的同名短片。那部30分钟的短片先后在不少国内外电影节上获得了认可,也正好遇上谢飞老师在北电发起的一个导演计划。“于是我有了机会拍摄这部电影处女作。” 


04.郭帆:没学过法律的画手不是好导演


比起其他科班出身的导演,郭帆的故事可能更加戏剧性。高二的时候,郭帆只是一个喜欢画漫画的“愣头青”。机缘巧合下,他看到了电影《终结者2》,心中也种下了一颗属于电影的种子。


《终结者2》在郭帆心中种下了一颗属于电影的种子


 不幸的是,郭帆高考那年,北京电影学院并没有在山东地区进行招生,这颗种子还没有机会得到足够的养分。那会儿家人考虑他毕业之后的发展,觉得公务员或许是不错的选择,便让他报考了法律专业。不安分的郭帆并没有屈服于现实。“大学快毕业的时候,大家都在找工作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寝室剪片子。”然后他又怀揣着硬盘里的“梦”,再次北上,向北京电影学院进击。老天似乎和他开了个玩笑,并没有如他所愿。但郭帆并没有屈服现实,“我那会儿给很多电影公司投简历,但最终都没有找我,有的直接和我说,他们不找法务。”最终,他选择了一家广告公司拍广告,“好像看起来能离电影更近点。”



有准备的人永远不会命运被辜负,他终于获得了《李献计历险记》的拍摄计划,“那时候,我觉得拍电影很轻松。一部电影90分钟,一条广告是3分钟,等于我拍30条广告就可以了。”但事实上,郭帆并不会拍电影,所有过去自学的拍摄知识在片场都忘得一干二净,“我最终在片场全程表演做导演,那会儿一条戏过了,我也就看着,是旁边的摄影师告诉我要喊‘卡’。”



一步步走来,郭帆已然成为当下最卖座的导演之一。电影《流浪地球:飞跃2020特别版》即将和观众见面,这个版本将比2019年公映的版本多出11分钟。“其实最初剪辑版的时候,就已经有这些内容了,但当时考虑到春节档时长问题,所以我们就删了。现在重新把这些内容加回去,能让电影里面的人物情感变得更加立体和丰满。”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补回去的11分钟都需要重新做特效,“本来计划一早就和观众见面,但因为后期特效,和拍摄《金刚川》,所以来晚了。”



郭帆早已不是当年那位“门外汉”,但他却还是觉得,“我拍完《流浪地球》还是懵的,现在可能只是摸到了门道。”所有人都不得不佩服郭帆的“演技”。他当初为饶晓志导演处女作《你好,疯子》担任监制的时候,他也全程懵圈,“我其实也是在演监制一角。”



在饶晓志看来,当初郭帆到片场时,他很担心对方会指手画脚,但没想到最后连出品方都疑惑,郭帆怎么完全站在导演角度。 郭帆仍不知道“监制”应该是什么,但相信,他很快会在和饶晓志导演二次合作的电影《翻译官》中,再次面临这个问题,然后化解它。


图/杨楠 文/阿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