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请听她说,希望这一次真的能被听见

时间:2020.11.26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巴塞电影

容貌焦虑、原生家庭、物化女性、重男轻女……

随着一个个话题登上热搜,国内首部女性独白剧《听见她说》成为大众焦点,再度引发全网关于女性生存现状的广泛讨论。

在这个众声喧哗时代,女导演和女演员究竟想表达什么?

本文有剧透。

1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但规矩太多,连方圆也注定要变了形状。

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对女性外貌的审美标准,这既如火如荼地带动了美貌消费,也不断异化着大众审美。

YOYO,就是一个被社会审美标准绑架的女孩。

电眼浓妆、灰绿长发、亮片连衣裙,装扮精致的YOYO最喜欢偷偷观察别人的照镜子行为。

在YOYO看来,人与镜子的互动,就代表着对自己的重视程度。

所以,她愿意花2小时37分钟,通过化妆让自己变美。

自拍,修图,发朋友圈,等待点赞,一气呵成。

不需要出门,这些日程就是YOYO的快乐源泉。

深谙各种化妆、搭配、修图技巧的她,知道黑色的包让鼻子挺拔,红色的包让下颌线清晰,更知道什么样的照片能满足自己被关注的欲望。

然而,这些快乐终究是短暂的,因为,YOYO时刻在为自己的外貌感到焦虑。

她觉得自己鼻梁太低、眼距太宽、头发太少,根本就是个一无是处的丑八怪,她学习一切变美的方法,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得到更多的肯定。

终于,毕业几年后的同学聚会上,脱胎换骨的YOYO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用美貌洗刷丑女阴影的那一刻,她宛若征服了全世界。

然而回到家之后,YOYO发现自己的双眼皮贴掉了,假发也移动了位置。

一雪前耻的喜悦,被洪水猛兽般的焦虑迅速冲淡,不可控制的痛苦,促使YOYO走进了整形医院。

在医院里,老医生没有忙着给整容方案,反而在认真端详后,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姑娘你长得很漂亮啊。”

其实,这是YOYO第一次被人夸奖本来的面貌。

初二的时候,升旗仪式上穿着白裙子的她,听到后面有人议论:她那条象腿,真粗。

从此以后,她觉得自己的外貌一无是处,任何窃窃私语似乎都是在嘲笑她的不足。

为了屏蔽这些不友好的声音,每天“变美”的2小时37分钟显得愈发重要。

随着YOYO慢慢卸妆,原本的她也出现观众面前,一张干净、简单、有特色的脸出现在镜头里,再加上她回忆起自己拿到短跑冠军时一低头的微笑,很美。

终于,YOYO开始质疑:大众眼中的美,就是唯一的美吗?我到底在取悦谁?我又该成为谁?

当女孩站在落地窗边看着世界,也看着玻璃上倒映出来的自己,她发现——不完美的自己,其实才最美。

2

YOYO的故事,来自《听见她说》系列剧集的第一集《魔镜》。

女主演齐溪,用从浓妆艳抹到素面朝天的自白,剖白了一个女孩身陷容貌焦虑的心路历程。

一个人,一个房间,一个故事,却引发了无数人的共鸣,这也是《听见她说》系列剧集的叙事方式。

在结构固定的前提下,选择什么样的“她”,成为剧集创作的一个难题。

因为,作为戏中的女性,她必须拥有足够的故事感,作为戏外的演员,她也得拥有撑得起独白的演技。

第二集《许愿》中的杨紫,就是一个非常适合的选角。

这个故事关注原生家庭对女孩成长的影响,主角小雨选择在生日当天向控制欲极强的单身妈妈倾诉自己的痛苦。

她明白遭受背叛的母亲为什么会过得草木皆兵,却不期望事无巨细的全方位监控继续让自己喘不过气来。

从一开始冷静自持的娓娓道来,到最后情不自禁地嚎啕大哭,20多分钟一镜到底,主人公情绪起伏,很挑战年轻演员的功底。

兼具热度与演技的杨紫,曾用一段段哭戏征服了大批粉丝,恰好能够演绎这段看似明媚实则压抑的故事。

随片剪辑的彩蛋里,杨紫表达了自己在偶像赵薇导演面前演戏的紧张。

但背下全部台词一条过,却也实打实地为《听见她说》贡献了新的热度。

除了杨紫,还有许多观众熟悉的女演员投入其中,纷纷借用不同的故事情节为女性发声。

如沉寂已久的“小妞电影”大户白百何,在《失眠人的梦》中饰演一名希望被发现的编辑助理:

影后郝蕾在《她和她的房间》中饰演一位遭受家庭暴力的女性:

前辈演员奚美娟,在《云重传》中饰演一位重男轻女背景下成长起来的女性,并发出“我自己都几乎忘了,我是一个女人”的悲叹。

她们用一个个故事向社会发出质疑:

“为什么要因他的错而惩罚我呢?”

“你那么懂事,为什么还会夜夜在洗手间里哭?”

“如果身体总能修复,意味着伤害不存在吗?”

这些问题也化作无数利刃,一下又一下地刺中社会中始终存在的性别差异,替更多女性表达自我。

3

作为《听见她说》独白剧集的发起人,赵薇的创作灵感来自2018年的BBC剧集《她说:女性人生瞬间》。

这部剧通过女性视角采用独白的形式探讨了种族歧视、职场性侵、婚内强奸等许多严肃的社会话题,为《听见她说》提供了一种创作的参照系。

不同的是,《听见她说》没有关注宏大的社会议题,反而是从更容易引发共情的生活场景入手,直面具有普遍意义的性别困局。

但是,独白剧这个形式本身,存在很大的操作难度。

独白剧要求演员将镜头以及其后的观众当作倾诉对象,比如,第一集中对着镜子倾诉焦虑的YOYO,第二集中用手机拍摄自白视频的小雨。

剧情设计为她们提供了一个独自“言说”的合理性,容易将观众带入其中,让大家自然地把主角当成是自身经历的投射。

可独角戏终究缺少环境的烘托和助推,即便很多人都切身体会过YOYO的焦虑、小雨的无奈,可主角们的释然仍让人感觉来得太快,仿佛仅仅通过自述就能实现自我肯定与救赎的剧本,终究还是缺少推动转折的核心说服力。

因此,与前阵子热搜不断的《二十不惑》与《三十而已》一样,集齐白百何、郝蕾、齐溪、王智、奚美娟、杨紫、咏梅、杨幂与赵薇的《听见她说》,更像是一部象征意义大于内容和形式的作品。

它再度将女性话题搬到台面上来,呼吁更多人静下来,认真听见属于当代女性的冷暖境遇。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Moviebase

推 荐 阅 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