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全靠刘涛硬撑!《追梦》该改名叫“魏家夫妇和情敌们的商战”

时间:2020.11.27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影视口碑榜

年代创业剧《追梦》接近尾声,剧情推进毫无波澜,眼看就要这么平淡无奇地收尾了,大概是编剧略有不甘心,最后几集安排女主杜芳遇上旧情敌田雨,也算是凑齐了魏家夫妇和情敌们的大型商战现场。

归结起来,《追梦》不管是通信行业还是房地产领域的竞争,都是魏家夫妇的情场延伸,这代斗不完,下一代跟进,狗血十足。

魏东晓一手创立的通信公司创新前半场竞争战主要是和情敌陈大尧对决,有港资背景的陈大尧没有技术没有人脉,却偏偏另辟蹊径要和有技术和积累的魏东晓竞争。最有意思的是,陈大尧手里最大的研发筹码亿为还是魏东晓的大儿子魏斯坦创办的。带着儿子打老子,陈大尧这路走的与其说是商战不如说是借商战报情仇。

创新一步步闯过难关成为行业老大后,专业陪跑人陈大尧立马跳转思路,动起了南滨开发房地产的念头。巧的是,为了安置工程兵战友,在商业奇才杜芳的建议下,魏东晓也带着创新搞起了房产开发,主要竞争对手还是陈大尧。

不过这回魏东晓变聪明了,把前期的主战场交给妻子阿芳,让她跟陈大尧打起了正面狙击战。且为了突出魏东晓伟光正的形象,陈大尧还主动搞起了权钱交易和权色交易,只拿地不开发,来赚取高额的差价。

如果陈大尧正经搞事业和兢兢业业与魏东晓“战斗”也就罢了,但在《追梦》中的安排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作为工具人的他除了陪跑没有其他任务。前期在通信领域还算敬业,到后期就真的只有陪衬作用,连对着干都没有,只埋头挣钱给蚝仔留家产。看得人一脸懵逼,这都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儿子了,还有什么可争的?

大概是觉得魏东晓和陈大尧这条线已经没什么可续的,编剧在后期安排工具人田雨再次现身,这次是以外资公司代表进驻创新。果然,杜芳还没来得及什么,儿子媳妇和闺女们就酸上了。先是两个儿子在办公室揶揄老爸,紧接着儿媳妇如临大敌要规劝婆婆,再往后干闺女也跟着上心。

好在编剧算是有良心,没有给田雨更多戏份,这次回归只是为了串场,让她主动展示了亮瞎眼的钻戒并且主动拒绝了魏东晓共享晚宴的建议。

但演到这里,编剧还觉得不过瘾,为了将人物形象塑造的更高大上,又另辟蹊径安排杜芳患上癌症且是晚期,并限定了生存期为一年半。果然,这个有商业头脑又有韧性的女人没有被打趴下,而是斗志昂扬决心要利用最后的时间来完成养老地产的项目。

而那之后二次创业的杜芳犹如被打了鸡血,也开始向老公魏东晓学习,一改往常和善有耐心的模样,开始下命令要改五年工期为一年半,追求地产的“南滨速度”,至此魏家夫妇的商业之路已经全面向情敌市场完成转化,而魏东晓的个人影响力也发挥到最大,不但影响了两个儿子和干女儿,也将一直陪伴左右的老伴成功“同化”。

所以与其说《追梦》是一部行业剧,不如说是魏家夫妇与情敌们的商战合集,而这代人的战争还没结束,早就蔓延到了下一代,虾仔在陈大尧的鼓动下已经成功和亲爹开过战了,而如果编剧足够狗血,按照目前田雨对蚝仔的赏识和认可,日后安排他和母亲的“对决”也并非不可能。这么数下去,这部剧的狗血程度真的有无限空间。

不过,好在刘涛的演技和魅力足够,以她一己之力扛起了观众对这部剧的信心。其实撇开主线,女主人杜芳的创业史和商业头脑都十分在线,加上她在处理家庭关系中的润滑剂作用以及开明的态度,都让人印象深刻。可惜,独木不成林,不然《追梦》的口碑和热度也不至于如此。文/红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