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棋魂》收官:离神剧只差半子

时间:2020.11.28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犀牛娱乐

 泛娱乐顶尖自媒体  只说真话和笑话

犀牛娱乐原创

文|冷罐头   编辑|朴芳

十一月,影视冷,围棋热。

 

月初,23岁的柯洁以大比分2-0完胜“韩国第一人”申真谞,斩获其职业生涯的第四个三星杯冠军,第八个世界冠军,成为中国围棋史上最年轻的八冠王。

在这之后,LG杯、烂柯杯、围乙、女子围甲等赛事,也如火如荼的陆续开战。

 

但与往年稍有不同的是,今年的赛事更为热闹,吸引了大量围棋圈层之外的受众前来围观。《棋魂》中对围棋知识的入门级科普,以及主演胡先煦解说三星杯决赛等“梦幻联动”,都为围棋的推广贡献了绵薄之力。

 

回归到影视行业,由胡先煦、张超主演的《棋魂》,也可以称得上是十一月剧集领域的佼佼者。在影视公司和平台批量清理库存,造成了烂片频出的局面下,口碑大幅回升,由开播7.2分攀升至8.4分的《棋魂》,是为数不多的诚意之作。

 

前日,这部凭借着过硬的品质打碎了大众对于漫改剧有色眼镜的作品,迎来了尾声。但这部经历了低开高走的剧作,在最后几集的处理上,却颇受争议,有着生硬“填坑”之嫌。

 

若是以棋为喻,那么《棋魂》则是一盘开局式微,中盘起势的妙棋。但颇为遗憾的是,在收官阶段却有些显露颓势。

 

正是最后关头泄掉的这口气,酿成了《棋魂》距离神剧还差半子的遗憾。

缘何“低开”?

上线之初,横亘在《棋魂》与大众面前的,有两道“鬼门关”。

 

这其一,便在于其“舶来品”的身份。

 

这部具有一定奇幻色彩的剧作,改编自堀田由美原作、小畑健作画的日本同名漫画《棋魂》。中日两国不同的文化语境,使《棋魂》与近年来频繁翻车的日改剧一样,在本土化的过程中面临着“水土不服”的巨大风险。

 

由张超饰演的南梁围棋第一人褚赢,便是“水土不服”的直观体现。

尽管历史上,南梁的服饰与和服不乏相似之处,但二者仍然是存在着一定差异的。在《棋魂》中,虽然储赢的服饰在下摆部分做出了汉化的改变,但从整体形制来看,和服元素仍远超中国元素。

 

剧中,1997年香港回归的时代大背景、四驱车数码宝贝等童年记忆、特长生高考加分的中国特色,都赋予了《棋魂》浓厚的中国化气息。但储赢的日式形象,再加上“灵体”的特殊身份,使其在本土化的过程中生出了几分突兀感。所以在上线之初,难免令观众产生雷剧的观感,打出了齐刷刷的一星差评。

 

其二,则在于其漫改剧的属性。

 

如果剧集领域存在着鄙视链,那么漫改剧无疑处于鄙视链的底端。相较于小说改编的剧作而言,漫改剧在原著粉群体中,已经有了统一且具象的心理预期。在契合原著粉上,难度更大。

剧中,储赢的妆容虽然体现了我国南北朝时期男子“粉不离面”的风气,但不少原著粉认为最终的呈现效果与原著中“绝色美男”的形象存在着较大的偏差;时光的实力相较于原著而言,也在很大程度上被削弱了……如此种种叠加在一起,难免会生出“魔改”的嫌疑。

 

所以《棋魂》开局的劣势,是由于对细节的粗糙处理,引发了水土不服与魔改的轻微症状。

高走与回落

7.2分、8.4分、8.3分,这是《棋魂》口碑的起点、峰值、与回落点。

 

口碑回升的剧集,并不罕见。但要说豆瓣评分实现从7.2分到8.4分的大幅跃升,却也实属难得。

 

观众们对于《棋魂》的“真香”,是从第三集开始发生的。经历过三集的适应期,最受争议的储赢凭借着角色的饱满性,以及张超出色的演技,实现了翻盘。骂声渐渐消退,反而以其贱萌可爱的人设,俘获了不少观众。

同时,虽然剧版《棋魂》在时间线以及角色的属性上做出了改动,但是在故事的骨架以及推进方向上,是严格遵循原著的。

 

需要承认的是,《棋魂》在本土化的过程中,难度系数较高。且不谈中日两国显著的文化差异,光是将原著中紧紧契合剧情走向的“大和魂”转变为“中国魂”,就足够劳心费神了。但颇感意外的是,《棋魂》在不伤原著筋骨的基础上,做到了与汉文化的密切糅合。而这,或许便是剧版《棋魂》的点睛之笔。

尽管无法企及原作的高度,但紧贴原作内核的中二燃和情节张力、细腻自然的本土化处理,以及对轻喜剧调性的合理把控,都为《棋魂》贴上了品质过硬的标签。

 

但遗憾的是,《棋魂》的“官子”在落点的选择上,过于草率了。最后四集,成为了全剧的小败笔。仅上线一天,豆瓣评分已经回落了十个百分点。

 

如果说剧中强行组cp卖腐的走向,可以被滤镜消磨,尚未引起大面积的不适。那么储赢部分的潦草结尾,则受到了大范围的讨伐。

 

储赢“工具人”的设定,贯穿了全剧始终。即便到了终局,也依然没能交代清楚始终,草草结局的仓促感十分浓重。另一方面,剧中对于角色的定性,也引发了原著粉强烈的不满。有原著粉直言“佐为居然会说出生命里不应只有围棋这种话?编剧导演你们到底懂不懂棋魂!你们还原了很多场景,却失去了最重要的内核:棋士对围棋虔诚般的热爱!”

唏嘘声里,《棋魂》与“神剧”,开始向反方向走去。

漫改剧的启示录

漫改剧的风头,或猛烈或微弱,一直都未曾平息。

 

但就国产漫改剧而言,水准普遍不高。似乎还没有出现一部口碑与热度并肩的作品。近两年,无论是根据国产漫画《艳势番》改编的《热血同行》,还是根据日漫《新网球王子》改编的《奋斗吧少年》,口碑都不尽如人意。“频频翻车”反倒成为漫改剧甩不掉的标签。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众对漫改剧的信任度几乎被消耗殆尽,口碑就成为了“逆天改命”的重要一环。实现了逆袭的《棋魂》,在口碑沉浮中的“错”与“对”,也为漫改剧提供了鲜活的案例。

 

首先,在真人化的过程中,相较于“皮相”,如何不伤毫厘的将原作的根拔起,嫁接到剧作中,才是关键所在。

 

以《棋魂》为例,尽管剧作中的人物形象与原著粉的心理预期差别较大,但对原作精神内核的还原,则可以瑜掩瑕。正所谓“美人在骨不在皮”,对于好剧而言,也同样是骨相重于皮相。

其次,逻辑的自洽是剧集能否立得住脚的根基。对于漫改剧而言,在创作过程中,逻辑线的顺畅应该被放置在核心的位置,而不是一味追求对原作的还原。

 

去年上线的《奋斗吧少年》,在角色海报发布阶段饱受好评,但正片中混乱的剪辑以及没头没尾的逻辑短线,使其前期积累的好感度荡然无存。反观《棋魂》,虽然在预告片释出阶段受到了群嘲,且并没做到与原作如出一辙。但凭借着逻辑的自洽以及把控得当的情节张力,依然实现了逆风翻盘。

但同时,《棋魂》在收尾阶段的“血泪教训”,也需要得到正视。对于角色过于深刻的自行解读和武断的定义,是改编作品的大忌。

 

或许,在创作漫改剧时,目光专注于手上才能做的更漂亮。高还原度、极富生活气息的本土化……这些都该成为矗立在终点的目标,而不该是一步一回头的包袱。以严谨缜密的匠心,打磨出连贯、流畅、卓越、让自己信服的剧本,才是赢得满堂喝彩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