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2020最佳惊悚片《隐形人》,比惊吓更恐怖的是控制欲,我快窒息了

时间:2020.12.03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Sir电影

这篇等了几乎一整年。

9个月前,Sir认定它是2020最佳惊悚片。

今天,依然没人能撼动这位置。

唯一不同。

它离我们更近了。

《隐形人》

The Invisible Man

12月份最让Sir兴奋的消息——《隐形人》成功引进,12月4日上映。

它凭什么是今年最佳?

Sir说的可能不算。

那看分数:

《隐形人》是今年豆瓣评分人数10万+中,唯一一部超7分的惊悚片。

这还不足以证明它的好。

大部分国内观众,此前都是通过小屏幕观看。

海外数据某程度上更有说服力:

《隐形人》今年2月末北美上映,以700万美元成本,最终仅在北美就搏得近6500万美元票房。

同时,烂番茄还保留着91%新鲜度。

熟悉惊悚片的影迷应该知道,这成绩足以用“炸裂”形容。

引进消息一出,影迷奔走相告:

这当然有疫情原因。

2020本是惊悚片高光的一年,

有恐怖OG《招魂3》《电锯惊魂9》,也有爆款续集《寂静之地2》,经典翻拍《糖果人》,温子仁新作《恶性》等。

结果以上通通缺席。

这无碍于《隐形人》的惊艳。

关于它的影评,Sir写过,相信许多毒饭也看过。

但Sir还是坚持前几天评论里回复你们的观点:

它的好,当然有一部分在于小屏幕也能感受到的叙事技巧、悬疑反转、设定猎奇……

但它真正的闪光点,与大多数当下市面上流行的恐怖/惊悚电影不同。

它是关于电影本体的感受。

Sir说得通俗点——它能让我们回归电影这门视听艺术,从大银幕释放出最纯粹的爽感。

《隐形人》最突出的标签是“心理惊悚片”。

什么意思?

Sir先说说它的对应面:生理惊悚。

这是我们通常看恐怖片最直接的观感,大银幕观影时最先放大的也是生理刺激。

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怕黑。

人类恐惧最直接的来源,黑暗中的未知。

绝大部分惊悚片导演,都会在“黑”和“白”中间较劲。

比如大卫·F·桑德伯格那部短片《关灯后》,就是把关灯开灯间的恐惧,玩到极致,成为那年最受瞩目的新星。

还有大多数惊悚片会用到的一种镜头:

第一人称视角,拿着电筒慢慢照亮黑暗房间里的每个角落。

恐怖在哪?

不是你在那束“光”里会看到什么。

而是你本能地害怕,光以外的暗处,藏着什么。

△ 《昆池岩》

《隐形人》最浅显的一层爽感,就来源于对生理惊悚的升级。

它不拍暗处。

它拍“明处里的暗处”。

“隐形人”是一个非常古老的IP。

1933年,第一部《隐形人》黑白电影上映。

因技术限制,当时他是这样“隐形”的。

后来,是这样。

别笑。

之后87年间,关于“透明人”“隐形人”的电影改编从没断过,也引申出各种各样的奇怪解读。

邪的,他是与科学怪人、吸血鬼德古拉等并列的传说怪物。

正的,如《X战警》,属于拯救世界的超能力者。

“隐形”的特征,让其天生自带无限可能性。

但因为技术或题材限制,多数电影对“隐形人”的刻画都停留在一个猎奇符号。

这版《隐形人》最出彩的设定就在于:

它真真正正塑造了一个完全看不见摸不着的隐形人,并努力刻画它的存在。

Sir印象中影片第一次视觉高潮:

隐形人首次“现形”。

女主角半夜被惊醒,怀疑房间里有人。

环视一圈,没人啊?

不。

她看到了:

房间一角的沙发,出现奇怪的凹陷。

就像有个人坐在那。

女主也机智,当即想到一个办法。

所谓“隐形人”,原来只是视觉上隐形,物理上还是会暴露。

于是拿起手边一条毛毯,往沙发上方一扔——扑了个空。

她终于松了口气,大概刚刚是幻觉吧。捡回毛毯,准备回到床上继续睡。

刚转身跨出去半步……

毛毯,被。扯。住。了。

Sir心跳瞬间爆炸,随时准备好镜头切过去突然有什么飞出来。

导演没这么做。

镜头一摇,对准被死死压在地面的毛毯一角。

然后——一步,两步,三步……

越。来。越。近。

爽吧。

坦白说Sir第二次写这片段,手依然发抖。

因为《隐形人》要塑造的,不是那种看过即忘的血浆堆叠和当头一棒的咋呼,而是经过精密计算后,对人类生理反应的靶向打击。

电影有多处这样的设计。

比如,剧烈激进的动作戏:

再比如,看似平静实则暗藏汹涌的固定镜头:

诚然,《隐形人》绝不是第一眼看上去眼花缭乱的“爆米花电影”。

但当你走进影院。

Sir保证,你能在黑暗的影厅中,获得比爆米花更强烈的光影冲击。

如果说“生理惊悚”是突发的冲击。

“心理惊悚”,则是一种贯穿全片的状态。

它同样依靠设计,只是这设计会更隐晦,并将通过声、光、叙事等元素全方位渲染。

为了不给没看过的毒饭剧透太多,Sir仅以电影开场举例。

隐形人近似于幽灵。

幽灵和人的最大区别是什么?

——时间是衡量生者(人)最重要的维度,而空间,则是感知幽灵最重要的维度。

这段开场,完全把“空间”玩到极致。

一次刺激的潜逃。

女主从男友警备森严的豪宅中逃走。

首先,镜头语言渲染。

这一段导演运用大量留白画面,将主角置于镜头中某个角落,扩充周边环境。

目的有二:

1,塑造空旷的不安全感;

2,画面周边信息,像男主人一个翻身,家里电器的一点光亮,都让观众心弦再拉紧一点,让你跟女主一起如履薄冰。

不仅如此。

导演还运用了许多“拟人化”镜头:

偷窥。

跟踪。

尾随。

至此,镜头营造的紧张氛围已到位。

接下来“声音”出场。

这一段背景音并非完全安静,而是有一系列微弱的杂音:

女主解锁警报的键盘声,实验室的电流声,脚步声……

全都很轻,很轻。

然而,当女主无限接近大门,眼看要成功逃走时。

镜头突然拉远,始终与女主保持4-5米。

△ Sir把截图调亮了

为什么?

导演要把杂音压到最低,电影瞬间进入无声状态。

你只能看着女主离大门越来越近。

肢体越来越慌张。

好不容易,从地下室穿越到大厅,走到最后一个转角。

——“pong!”

一声巨响。

女主不小心踢到了地上装狗粮的不锈钢盆。

当即整个屋子被超大的回音覆盖。

女主吓惨了。

你也吓惨了。

但回过头想想,这种“惊吓”,绝非突然天降的感官刺激。

而是你早早就被导演视听诡计“下套”了。

以至于——这之后电影的每一处镜头变化,声音变化,都会让你迅速进入紧绷状态。

这,才是“心理恐惧”。

还没完。

最后出场的,是电影最核心元素。

叙事。

导演并没有满足仅仅把这个开场,当成一次炫技。

它还有表达上的伏笔。

当女主成功逃出大门,准备翻越最外面的围墙时,家里的狗也跟着冲了出来。

奇怪的是,狗没有逃。

就安安静静站着,像在乞求女主把它也带走。

女主什么反应?

第一时间,道歉:

“对不起

我不能带你一起走”

可正当她准备决绝地转身前,女主还是回头了。

要带它走?

不。

她能做的,只是把狗脖子上的那根链子取下。

那不是普通的狗链,镜头给出一个特写,上面清楚写着:

“宠物电击环”。

电击环刚拆下,狗子就“噌”地一下跑没影了。

一连串动作,至少藏着三点暗示:

1,狗刚开始不动,不是乞求,而是害怕,证明它已经被电过不止一次;

2,女主男友的控制欲极其疯狂,连狗都不放过;

3,同样作为被控制者,女主救狗,不只是出于爱心,而是她不希望自己走后,狗成为自己的替代品。

最后一点最不该忽略。

电影的终极反派,根本不是什么“隐形人”。

隐形人只是一个意象,代表无所不在的“控制欲”。

也就是我们说的,PUA。

这种控制最可怕在于什么?

一个是它的无形,如隐形人一般,渗透你生活每个角落,无论生理还是心理上。

其次,它没有特定目标。

控制对象,不是某个人,而是身边所有人。

这种恐惧始终贯穿电影的叙事。

女主身上,它体现在那个百思不得其解的疑问:

“为什么是我?”

在反派弟弟身上,它体现在对女主的恐吓:

“没人离开过他”

这话是说给女主听的。

也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因为当女主成功逃脱后,他自己,瞬间成为女主的替代者。

重新被自己哥哥“控制”。

叙事中的草蛇灰线,慢慢深化着比隐形人更为畸形的恐惧。

这恐惧,正是电影揪出的第二个“幽灵”。

最终你才发现——《隐形人》真正可怕的,不是塑造一个虚构的,看不见的魔鬼。

它要把你扯进那个虚构的地狱走一遭,感受那虚实相生的心惊肉跳。

这,才是它的终极爽感。

最后,Sir想说说电影的幕后。

《隐形人》的许多付出,在影院以外,也可能是“隐形”的。

最突出一点:声音。

虽然技术进步让电影可以呈现一个完全“看不见”的隐形人。

那声音呢?

更棘手。

隐形人动起来,该有声音吗?

为此,片方请来专门的“拟音师”,去创造一种专属于隐形人的声音。

团队最难攻克的一个问题:

“拟音出来的声音效果要让观众在看不见Adrian(男主)时就知道了”。

怎么实现?

团队重新制作了电影中“脚步声、地板吱吱作响的声音和拳头打架的声音”。

发出这些声音时,普通人,与隐形人,是不同的。

毒饭们可以留意一下——隐形人在与普通人搏斗时,挥拳击打和脚步移动时的声响,有着细微区别。

而影院里高质量的音响,会把当中的区别放大。

还有一点不能忽略:

演技。

你无法想象女主伊丽莎白·莫斯演绎的难度有多高。

跟隐形人打架,怎么打?

太用力,像神经病;太松了,又无法表现出激烈感。

于是你能看到,她在幕后花絮中一遍一遍去模拟真人打斗的状态。

打,是假打。

但摔,是真摔。

还有一个最让Sir印象深刻的,是女主的脸。

憔悴。

全程如一的憔悴。

要知道,伊丽莎白虽不是颜值多出众的标准美女。

但她正常状态,是这样的:

△ 《使女的故事》

电影里,为了表现长时间被控制,陷入无限焦虑的状态,她眼眶始终保持浮肿,皮肤状态非常糟糕。

有必要吗?

有。

尤其于大银幕,她脸上每一个斑点,每一寸肌肉的颤抖,都是表演的一部分。

至于那些所谓的“演技爆发”。

歇斯底里的嘶吼,绝望的眼神……自不用说了。

这就是为什么Sir在开篇说到,这是让我们回归电影纯粹乐趣的作品。

2020是个特殊的年份。

我们在这一年彻底离开影院,又重新走进影院。

电影院会被取代吗?

类似的讨论也应运而生。

电影当然是“娱乐”,娱乐意味着可以被取代。

但于Sir,电影也是一种细腻的震动。

走进影院,灯光熄灭,我们在黑暗中感受光影、声音、表演,银幕里每一寸的流动都在挑拨你现实中麻痹的神经。

自从第一次从电影院里走出来,这种震动,Sir没忘过。

不是所有电影都能让我们找回这种震动。

但Sir相信。

《隐形人》是其中之一。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超有钱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