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外媒:《小红花》翻拍了《星运里的错》?

时间:2021.01.14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时光网Mtime

时光网讯《好莱坞报道者》今天出了一篇很详细的报道,他们对于豆瓣上《送你一朵小红花》的一篇帖子,进行了编译。

总结一下,这篇帖子的大意是,2014年福斯出品《星运里的错》在美国上映之后,中国制片方原定要与福斯国际一起合拍这个片子的中国版,并且在电影局立了项。后来福斯被迪士尼收购,福斯撤出了这个项目,翻拍版的原班人马依然把这个片拍成了《送你一朵小红花》,并且称《小红花》是原创电影,再没提翻拍《星运》的事儿。

送你一朵小红花

时光评分 8.0

128分钟 - 剧情 2020年12月31日中国上映

根据国家电影局网站,2016年,《星运里的错》立项,编剧是于彦琳(《让子弹飞》编剧之一),制作方是“湖南天娱”与“天津突燃”,后者的创始人叫尹露。

2017年,《星运里的错》再次立项,编剧还是于彦琳,“湖南天娱”撤出,制作方现在是“天津突燃”和“福斯国际”。

《好莱坞报道者》采访到了福斯国际当年的主席Tomas Jegeus,他表示当年确实是有拍中国翻拍版的打算,他本人也非常积极地推进了这个项目,“我们一直想翻拍《星运里的错》,一定会在中国市场和亚洲市场大获成功。这是个悲剧,还有人去世,大家肯定都会在电影院里哭出来的。”

星运里的错

时光评分 7.9

125分钟 - 剧情 / 爱情 2014年6月6日美国上映

谈到翻拍版的预算,Tomas也说便宜得不得了,“跟《X战警》电影的预算一比就是九牛一毛”。《星运》导演约翰·格林也拥有影片的改编权,他当年对于中国版的翻拍也“非常高兴”。Tomas还提到,中国这边当时对于主角的选择花了很久。

不过很快,迪士尼开始了对于福斯的历史性收购,2018年春天,福斯退出了翻拍版《星运》的项目,但看来中国这边依然决定要把电影拍下去,并且绝口不再提《星运》的事儿。

以上三张备案图片均来自豆瓣

2018年,电影《初恋无可救药》立项,制作出品方“天津突燃”(也是中国版《星运》出品方)、“浙江横店”、“联瑞”,编剧兼拟定导演韩轶,还有两位编剧李晗,贾佳薇,《小红花》日后的导演韩延此时是制片人。

《送你一朵小红花》目前并未在电影局网站上找到备案信息,但根据该豆瓣网友推测,《小红花》正是这个《初恋无可救药》项目的延续(即原备案),备案和成片的剧情和片名都不一样是很正常的事。而且《小红花》与《初恋》的制作阵容高度重合——尹露还是制片人,韩延从制片人变成了导演,于彦琳还是编剧(笔名是于勇敢)之一(她也是中国版《星运》编剧),编剧兼拟定导演韩轶也还是编剧之一,制作出品方“联瑞”“浙江横店”“上海儒意”也都是一致的。

据《好莱坞报道者》的信息源,《小红花》另外的出品方中影和猫眼,都不知道影片与《星运》之间的联系。

晴雅集

时光评分 5.6

132分钟 - 爱情 / 奇幻 2020年12月25日中国上映

这也是近日以来第三部与“剽窃/抄袭”有关的影片了,郭敬明导演在2020年最后一天,发表了15年前他的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的道歉声明,他执导的《晴雅集》从1月4日开始在院线下架。《晴雅集》本身是买了《阴阳师》的版权,但也有不少网友表示,影片中多处镜头都跟《奇异博士》特别相似。

图片来自微博

而易小星导演的《沐浴之王》也涉嫌抄袭,韩国电影公司“望月人”称,本来打算与万达影业合作,将韩国网络漫画《沐浴之神》拍成电影,并且也决定启用易小星。易小星也曾在采访中回忆了自己对于这一漫改电影项目的信心,并且在筹备剧本方面的改编。

后来万达撤出了这个项目,但易小星继续对剧本进行改编,并且找了别的资方。直到2020年4月,韩方才知道《沐浴之王》几个月前就已经拍完了,但是从来没有通知他们,他们无法接受改编作品变成原创项目的说法,多次和易小星导演方面联系,但都未能与对方成功沟通。

沐浴之王

时光评分 7.1

102分钟 - 动作 / 喜剧 2020年12月11日中国上映

针对“抄袭”这件事,易小星在微博给出的回应是,本片是原创题材,不是抄袭作品。也是1月初开始,《沐浴之王》从院线下架,但易小星在微博表示,下架是因为影片要上网络了,属于常规操作。

迪士尼与联瑞都拒绝对《好莱坞报道者》的这篇文章,以及《小红花》和《星运》之间的联系进行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