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

独家对话张震 | 从影三十年,他决定“改头换面”

时间:2021.01.15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柯诺
品道张震:演员很重要的点就是要保持新鲜感 时长:06:40 来源:电影网

品道张震:演员很重要的点就是要保持新鲜感收起

时长:06:40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这是一次特殊的采访。因为疫情影响,我和张震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见面。屏幕里的他,温和如常,因为拍摄新片《缉魂》身材暴瘦,现在也渐渐恢复了。依旧是那个张震,回答问题不疾不徐,一切都源于他对演员这份职业的认真与专注。

 

关于张震,每拍一部电影就学会一项技能的“传说”广为流传,这一次为了《缉魂》,他做了以前没做过的事:超强度减重+剃光头。



导演陈凯歌曾如此评价张震:“拍戏这件事对他来说,他也没有把它放大到一个怎么不得了的地步,正因为如此,他反而一步一个脚印,做出好多成绩来。” 正如这次为角色外形所付出的努力与艰辛,在他看来,不过是演员的本职工作而已。

 

张震今年从影刚满30年。他告诉我,作为演员,他更看重的一点是——时刻保持新鲜感。

 

张震还是“张震”

 

14年前,张震主演电影《诡丝》,那是他第一次拍悬疑片,第一次饰演警探类角色,也是和《缉魂》女主角张钧甯的第一次合作。14年后,为什么再演同类型的电影?

 

张震解释,因为一直想和程伟豪导演合作,《目击者之追凶》留给他深刻印象。他喜欢《缉魂》里近未来的时空设定,故事案件足够神秘、复杂,对人性的探讨也完全区别于其他同类型影片。



关键还在,梁文超是张震从来没有尝试过的银幕形象——一个罹患癌症,濒临死亡边缘,仍然奔走在破案一线的检察官,生理状态与内在心理的碰撞、纠葛非常强烈,角色挑战性大。

 

为了这个角色,张震决定“改头换面”。3个月时间,他瘦下24斤,去年1月1日,在电影拍摄临近结束时,他在网上晒出自己的体重数字:61.6公斤,这是他高中以后就没有的体重。



“很痛苦的!”回忆瘦身过程,张震透露自己细分了几个阶段,一开始做重量训练,增加肌肉量,之后严格控制饮食,中间有一个月不能吃主食,每一餐都是沙拉,加一点点肉,零食只吃坚果类,同时保持一定的运动量,维持好身体机能。

 

“因为体重不可能一直往下掉,每到一个瓶颈的阶段,就觉得特别辛苦,因为看不到成果,心情也会受到很大影响,但是还是要坚持。”



他在采访中多次说道,“我能够做多少就做多少”,“能够做的事我就尽力去做”。张震对角色的投入程度和刻苦敬业的态度向来有目共睹,但他从不刻意强调、渲染。

 

包括剃光头发,因为之前从来没有向观众展示过这种形象,张震说他很愿意接受,也与导演一同商量在头发设计上做出一些变化,依据角色在病情与案件发展的不同阶段,不仅有纯光头,还有比较稀疏发量的造型,同时利用特效化妆,在身体和皮肤状态上进一步突显病容。


 

在张震身上,始终能看到他作为演员的专业素养以及对这个职业的尊重,如老搭档舒淇对他的观察:“我非常佩服张震,他每做一件事情都是尽全力去把它做好,不会因为现在是什么样子,就变成男神或是什么,他还是他。”

 

“一个非常专业和很棒的对手,因为他会让我在第一时间完全相信这件事,所以很容易进入角色和情境。”通过《缉魂》第二次与张震合作,张钧甯也如此称赞他。


 

张震遇见“张震”

 

张震曾在采访中说:“我觉得我像粘土,别人要把我捏成什么样,就可以是什么样。”杨德昌王家卫李安田壮壮侯孝贤金基德徐克吴宇森陈凯歌……从出道至今,是一群大导演成就了演员张震,也是他们把张震“捏”成了各种模样。

 

14岁,杨德昌带他入门,《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充斥着压抑与不安,他的个性也受到影响,从外向转变内向,连父亲张国柱都开玩笑说“我儿子开朗的性格,被杨德昌拿走了。”


张震与父亲主演《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张震在懵懂与未知中拍完了第一部戏,最深的感触是发现电影人在一起工作时就像一个大家庭,所有人都在追逐一个共同的梦想,这是他非常喜欢的氛围。

 

田壮壮导演的《吴清源》是张震在个人表演履历上达成的第一个成就,获得日本大阪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当时为了演好围棋大师吴清源,他学看棋谱,学下棋,学说日文,练习静坐,练就了一次饱含造型设计感的表演。

 

张震扮演吴清源


到了《最好的时光》,侯孝贤导演不教戏,不要他有任何设计,摄影机藏在角落里,四周安静得让他心慌,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演。经过磨合,他才学会了适应另一种自然放松、相对生活化的表演方式。


《最好的时光》

 

金基德为张震量身定做《呼吸》,他饰演一个无法说话的角色,只能依靠脸部表情和肢体语言进行表演。张震天生有一张棱角分明,富有故事性的银幕脸,特别是一双深邃的大眼睛,凭借灵动的眼神,一言不发就有戏。


《呼吸》

 

张震和王家卫合作最多,《春光乍泄》拍了六个月,他在最后一个月进组,王家卫和他简单介绍角色后,突然放了一首歌,要他演出这首歌的感觉。那时张震才20岁,完全无法体会王家卫的用意。

 

他在《2046》里的角色,原始设定是机器人,王家卫要求用三倍慢速演,让他苦不堪言。为了演《一代宗师》,他苦练八极拳,每天6小时,天天都练,最后拿下八极拳全国武术一等奖。


《一代宗师》

 

《爱神》,张震因为一个下楼梯的镜头,NG了30多次,拍完后他很沮丧。不过当他见识到巩俐的好演技,好到“每一个毛细孔都会演戏”,他才真正意识到表演的高级境界,下定决心也要成为一名这样的好演员。


《爱神》


侯孝贤评价他“就是个老实头子,人特老实,而且质地好,那么多导演跟他合作,都是大牌的演员,都喜欢他。”一路走来,大导演都喜欢带着张震,非科班出身的他,也在一帮优秀的前辈演员身边学习、磨练。



侯孝贤在与张震首度合作后,曾指出他的表演存在惯性问题,建议“先演反的角色,奇怪的、叛逆的或者很暴烈、很重的角色,用更强的东西来改变他。”

 

因此,后来的《刺客聂隐娘》不单单形塑了舒淇在银幕上的另一面,也设计张震出演与他平和性格完全相反的暴君田季安,侯孝贤甚至一度逼他在暴怒时演出“怒发冲冠”的模样,“我只想看看能不能让他敞开,把门打开需要时间。”


《刺客聂隐娘》

 

侯导或许说对了。张震等来了《缉魂》的梁文超,这个人物既正义凛然,也有难以揣测的暗黑面,就是一个“反的,很重的角色”。为此,张震在情感部分也下足了力道。

 

“我在角色心理状态的活动上想得比较缜密。他因为生病,所以表演的空间会越来越受限,一开始可以行动,后来是卧床,再后来坐在轮椅上,表演区块很小,都是比较细腻的变化,我会把这些当成是我比较重要的功课。”



对于表演细节,张震和导演程伟豪经常有不同的理解和想法,“在很多台词的语气、语调和整个表演节奏上,我觉得都要快一些比较好,可是因为他是一个生病的人,我的表演可能跟导演想的不太一样。有些台词是很重要的台词,我想要很有力讲出来,导演说不行,你一定要很弱的状态”。

 

争执与讨论是为了更好的表演,张震逐渐找到最为恰当的表达方式。当人物病入膏肓,他瘦弱、憔悴的身躯与气若游丝的语态丝丝入扣。当他作为检察官身份办案时,精神力转弱为强,锐利的眼神与笃定的神情不减锋芒。面对死亡与隐瞒实情的爱人,他痛苦吐露“活着一点也不快乐”,虚弱中的悲鸣,一触即发。



久违了,这是我们在银幕上期许张震已久的表演状态,他的表演游刃在隐忍克制与爆发宣泄之间。拿捏精准,演绎成熟,不让人物滑向脸谱夸张化,有了充分的可信度,也有了强烈共情的感染力。张震也坦言,他对自己和《缉魂》碰撞出来的火花,感到很满意。

 

曾与张震合作过《道士下山》的陈凯歌如此感慨,“张震还没碰见一个可以完完全全发挥他自己的演技,发挥他自己能量的一个角色。”而张震一直在努力和突破,不断证明着自己。如今,他在《缉魂》的表现,或许预示着,他的表演又将步入一个更高的,全新的阶段。

 

张震寻找“张震”

 

这几年,张震有很多变化。他不仅是“大导演的宠儿”,从《绣春刀》系列、《雪暴》再到《缉魂》,他还积极与新导演或青年导演合作。他不仅限于拍电影,也拍了第一部电视剧《宸汐缘》,这部仙侠剧开播后口碑也一路逆势上涨。



他不把眼光局限在国内,远赴好莱坞拍摄科幻巨制《沙丘》,去日本演了两部电影《龙先生》《椿之庭》,进一步开拓国际路线。


张震参演好莱坞大片《沙丘》

 

我问他:现在的张震,是不是有意在表演规划方面进入这么一个全新的阶段?他回复的意思是,目的性没有这么强。

 

“演员这个工作对我来讲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保持新鲜感,在不同的年龄可以接到不同的角色,可以去做不一样的表演。我总希望在这样的工作领域里,可以接触更广,或多认识一些人,或多拍一些不一样口味的电影,对我来讲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对于未来,张震透露,他愿意多拍一些剧,去接触一些不同的领域,因为剧的表演跟电影的表演是有所区别的,也正在接洽一些具体项目。可以确定的是,接下来他要尝试演话剧了,和赖声川导演合作《江云之间》。


这是一部脱胎于《暗恋桃花源》的剧场诗歌,张震饰演江滨柳,一个金士杰黄磊都曾演绎过的经典人物,他要从1948年的上海青年演到40年后的白发老人,通过江滨柳与恋人云之凡的来往信件,诠释一个时代的生命诗篇。


 

从电影,电视剧到话剧,张震认为,“同样是表演,但是传递的每一件事是不一样的,对我来讲,我是在寻找我自己的表演方式。”

 

王家卫说:“千金难买一声响,是刀的真意,张震是好刀。”此刻,张震拍了《缉魂》,也将有新的舞台,来去之间,一招一式,这把好刀已出鞘,这把好刀,又要响了。


文/柯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