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我们为什么过年?《没有过不去的年》:寻找新精神家园

时间:2021.01.15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鱼为影娱

尹力的《没有过不去的年》让吴刚、吴彦姝、江珊、郭涛等人带来琐碎日常与真实的生活细节,让观众思考传承数千年的国人“最后的仪式感”到底还剩下什么,以及——我们为什么过年?

城市里不让放炮,乡村里不让拜年,因为疫情,返乡团聚访亲问友亦都可能无法成行,越来越没有年味的年,我们过什么?

毫不夸张的说,改开40年,我们确确实实把年过没了,当年那些过年的念想以及兴趣点现在早已成为乏味的日常:包一顿饺子,吃一次大鱼大肉,买一件新衣服,收几毛压岁钱……现在看来寻常至极再难激起一点点的兴奋,几天假期下来,除了花一笔钱和搞一身心疲惫之外一无所得,“过不去的年”不再是物质匮乏的窘迫,其实已经变成精神困境——有些人早已不那么愿意过年了。

影片的故事是从中年人的视角出发,吴刚饰演的中年编剧王自亮和母亲在新年来临前的日常,其实展示的正是改开40年来社会、家庭、亲情、人性在经济大潮的裹挟下发生的变化,中年人的角度真实而沉重,因为他们经历其中,工作方式、生活方式,交流方式、情感方式,因为这飞速的变化而产生了意想不到的连串反应,镜头中被放大的细节,替所有人找到“不愿意”的病灶所在。

和现在多数人一样,《没有过不去的年》在年前这十几天中,也在反思和寻找过年的意义,故事即过程,此前太多人对这一节日以及仪式作了很多消解的动作,比如禁放烟花比如提倡电话拜年,没有了仪式感“年”也就失去了意义,加上生活之压力,“年”就只剩下到点打卡的形式而已。

到终于决定“回家陪妈妈过年”,是影片给当代人的一个温暖且治愈的答案,我们为什么过年,是因为“团聚”,这是中国式亲情的最终归宿,背井离乡远走他乡早已是社会与人生的一部分,我们所有的努力,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让生活变得更美好,而生活美好的图景,就在于“团聚”,这是年的意义,也是过年的仪式。

即使守在身边,“团聚”也显得很有必要,影片中母子二人的日常解释了这种必要——我们很难和最亲的人表露感情,被镜头记录的生活细节其实很真实很社会,我们已经日渐和家人疏远,“团聚”表现在这里,是化解冷漠有效的情感沟通,这一刻,我们至少找到机会让心在一起,哪怕只是暂时。

所以,影片所展现的“过年”,其实是中国人重新寻找精神家园的心灵轨迹,影片一方面揭示了当下国人的精神之痛,也为新的精神家园找到路径——当我们不再为物质而团聚,亲情是最后的依存,这一部当代中国社会的风情画,尖锐而又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