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章子怡刘嘉玲赵丽颖张鲁一,都逃不过这件事?

时间:2021.01.16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阿K


1905电影网专稿 “那个无忧无虑的小郡主,长大了” 章子怡饰演的女主角王儇首次在《上阳赋》中登场,以一身盛装华服迎接自己的及笄大礼。



 “及笄”指古代汉族女子满15周岁结发,也指到了谈婚论嫁的年岁。 但出演这一幕时,章子怡已有38岁,23岁的年龄差带来的是不可避免的“违和感”。有关章子怡“少女感”的讨论也成为《上阳赋》开播初期最具热度的话题。 



 章子怡本人也站出来发声:“别再消费我营销‘少女感’了!” 



  无独有偶,近期身陷“扮嫩”争议的不止章子怡一人。 32岁的赵丽颖在《有翡》中饰演14岁的周翡;36岁的唐嫣和44岁的佘诗曼在《燕云台》中演绎十几岁少女;52岁的刘嘉玲在《情深缘起》中挑战双马尾学生装造型;38岁的张鲁一在《大秦赋》中从嬴政13岁登基时演起,都曾引发质疑之声。 

 

《大秦赋》张鲁一从嬴政13岁演起


面对肉眼可见的年龄差,为何还有如此多的片方和演员“一意孤行”,“扮嫩” 是原罪吗?背后又有哪些原因?


01“扮嫩”是原罪吗?


演员跨年龄出演少男、少女并非没有成功的先例。在电视剧《红高粱》中,近40岁的周迅出演19岁的“九儿”,眼神澄澈,浅笑嫣然,少女感依然十足。



周冬雨《少年的你》时已经26岁,但演起高中生来毫不费力,与小自己8岁的易烊千玺对戏也无违和之感。她更凭借“少女陈念”拿下多座最佳女主角奖杯。



《我不是药神》里,36岁的章宇演活了20岁的“黄毛”,导演李霄峰曾称赞他,天生有一股干净的“少年气”。



 谭松韵同样是公认的“少女脸”,30岁的她在近期的两部作品《以家人之名》和《亲爱的麻洋街》中都有高中生戏份,还管宋威龙张新成两位95后叫“哥哥”,仍难得的未令观众出戏。



 以上几个例子,多少都有些“老天爷赏饭吃”的意味:演技暂且不论,天生的娃娃脸和少年感无形中拉长了他们的演艺“青春期”,观众从外型上就容易相信这些少女角色,并不会纠结于演员的实际年龄。


编剧汪海林也曾解读,选择实际年龄比戏中人物大一些的演员出演是正常的,因为他们经历过这个年纪,更容易演出角色的成长弧线,但前提是外型和气质相符。 反观《大秦赋》里的13岁嬴政与《如懿传》里的少年弘历和如懿等,从妆发和造型上就难以令人信服,观众入戏自然难上加难。


《如懿传》里的少年弘历与如懿


年龄只是数字,这句话形容影视角色同样适用。相较于演员与角色的实际年龄差,选角的贴合性、演员的演技和整体的剧作品质更为关键。 以9.2分的热播剧集《想见你》为例,35岁的柯佳嬿在其中出演18岁的高中生。



单看剧照,柯佳嬿的脸上仍有难掩的岁月痕迹,但凭借对角色的精准把握,她成功诠释出了沉默寡言的陈韵如和阳光洒脱的黄雨萱两个少女形象,与许光汉的对手戏也火花十足。当观众为男女主角超越时空的爱情感动不已时,演员的年龄早已被抛诸脑后。 


类似的例子还有电影《萧红》中的宋佳。31岁的宋佳从中学时代演起,演绎了民国女作家萧红跌宕起伏的传奇一生。



大银幕处女作即是《好奇害死猫》的宋佳并不以“少女感”见长,但凭借与角色浑然一体的表演,“宋佳版”少女萧红令观众心服口服。正如金鸡奖评委会给宋佳的颁奖词所说:“通过细腻的面部表情,丰富的肢体语言,成功诠释了民国女作家萧红一生的倔强和执着......展现了强大的塑造角色的能力。”



对比之下,《上阳赋》违和的”少女感“与人设和剧本脱不了干系。为了与后期霸气外露的“女王”形象造成反差,编剧将少女王儇设定成了单纯懵懂、动辄撒娇卖萌的傻白甜软妹,不仅不符合章子怡清冷倔强的外型气质,也没给她以足够的表演空间。 



面对这样一个相对扁平的角色,纵然是章子怡,也只能靠“瞪眼、嘟嘴、吐舌、叉腰”这些流于表面的处理来硬凹“少女姿态”,加之年龄与气质不符,违和感也就可想而知。 连原著作者寐语者都不禁感叹:“想看萌妹子,日剧里多的是。想看章子怡,就是想看她那股女王劲儿啊。”



如今,随着剧情发展,少女下场,“女王”上线,《上阳赋》的评分也有所回升,但仍徘徊在及格线上下。褪去有关章子怡“少女感”的争议,观众不满的焦点也集中到套路陈旧的古偶玛丽苏式故事和经不起深究的权谋戏上。


 

《情深缘起》遭遇3分负评,最该背锅的同样不是“扮嫩”的刘嘉玲和蒋欣,失败的选角、单薄的人物和魔改的剧本才是硬伤。《大秦赋》亦是如此,评分之所以从8.9暴跌至5.7分,张鲁一的13岁嬴政固然提供了不少话题,但剧情拖沓,将大格局的历史剧拍成了小格局的宫斗剧才是症结所在。 



02.为何”扮嫩“?


面对硬凹出来的“少男/少女感”,不少观众发问:为什么不能找适龄演员来填补这段尴尬的少年时代? 一方面是剧情所需。《上阳赋》的原著作者寐语者在解读章子怡为何要从15岁演起时,提到了两点原因:一是原著中王儇的年龄跨度不大,三十多岁就去世了,人生重大事件如与男主相爱、失去母亲和孩子等更是都发生在20岁之前,章子怡无法等到年龄合适再登场;二是,年轻演员撑不起如此复杂跌宕的生死离别重头戏,两张不同面孔也将削弱人物的完整度。 



类似的说法也出现在《大秦赋》主创对张鲁一出演13岁嬴政的回应里:嬴政13岁即位,22岁亲政,39岁就一统天下,“如此重的戏份,如此深沉的较量,实在需要有厚度有经历的演员来撑。” 张鲁一在接受采访时也曾表示,自己一开始得知要演13岁少年亦十分忐忑,但导演对他说,古人的13岁较现代更为成熟,不必刻意装嫩。再加上按照剧情进度,哪怕从22岁亲政时演起,也要到40集以后才登场,并不现实。他这才说服自己从13岁演起。



在回应《如懿传》的“少女感”争议时,导演汪俊更加直接:“很难找到长得那么像的年轻人,而且也没几场戏就过渡掉了。”的确,凭借扎实的演技和对人物情感的细腻描摹,周迅版“如懿”在后期也逐渐实现了口碑的逆风翻盘。



 另一方面,“从小演起”背后也有成本和卖片方面的现实考虑。主角启用少年演员,那同年龄的配角也要全换个遍,不仅成本增加,对选角也是不小的考验。 编剧汪海林曾透露,电视剧创作有条不成文的“潜规则”:如果从主角小时候写起,按一天播三集的进度,第三集的时候男一号一定要出来,要不然观众就换台了。


韩昊霖在《庆余年》中饰演小范闲


高分热播剧《庆余年》正是如此,韩昊霖饰演的小范闲虽然十分出彩,但在交代清前因后,第一集结尾,张若昀饰演的青年范闲就已迅速接棒。 同时,剧集的定价标准与演员的咖位和流量密不可分,有制片人直言,将前十集甚至二十集交给“适龄”却不知名的年轻演员是非常冒险的行为,不仅直接导致定价下滑,也不利于开局期的宣传和话题发酵,“一部剧如果开局不好,后面就很难挽回了。”



话虽如此,但纵观热播的国产影视作品,不同年龄段由不同演员分饰也有不少成功的先例: 《都挺好》中,新人演员薇薇安出演高中时代的苏明玉,虽然戏份不多,但表演可圈可点,不仅与姚晨饰演的中年苏明玉无缝衔接,多个高光段落还成功出圈,引发广泛讨论。



早年间,周迅和陈红在《大明宫词》中分别饰演少年、成年太平公主,周迅演绎的小太平,灵动脱俗,令人过目难忘,揭开薛绍昆仑奴面具的瞬间表演更是被视作经典中的经典。



在去年11月上映的犯罪片《风平浪静》中,章宇、李鸿其角色的少年时代也均由年轻演员演绎。特别是出演少年宋浩的周政杰,将一个优等生阴差阳错成为“杀人犯”的惶恐、迷茫和挣扎准确地传递了出来,也为章宇的登场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有关演员年龄的争议,在《今日影评·表演者言》节目中,周迅曾这样分享自己的感悟:不能给演员灌输20到30岁是最好的年纪,因为随着年纪的增长,阅历的增多,人的内心才会越丰富。 的确,中年演员面对“危机”的破局之道,不该是逆龄而下,与“少年们”抢角色,而应真正找到与自己的阅历和演技相匹配的优质角色。 近年来,秦昊张颂文等“叔叔”级演员凭借中年角色翻红,《不完美的她》《白色月光》等“大龄女性”剧集频频涌现,也在证明随着观众审美不断提升,市场日趋多元,中年演员在“适龄”角色里大有可为。


周迅、惠英红、赵雅芝主演的《不完美的她》


在有关章子怡首部电视剧《上阳赋》的讨论中,张艺谋那句名言:“千万不要拍电视剧。”再度被频频提及。


殊不知,如今的张艺谋早已改变了态度。他对新一代“谋女郎”刘浩存的忠告也值得演员们共勉:“电影、电视都可以接,只要剧本ok就可以,时代变了要跟上时代。”但“不要为了赚钱过度消耗自己。”


文/阿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