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电影资讯

外来IP如何表达中华民族精神?《侍神令》告诉你

时间:2021.02.23 来源:光明网 作者:姜牧阳

原标题:《侍神令》:外来IP如何表达中华民族精神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优质IP被频繁地搬上大银幕。大年初一上映的电影《侍神令》就是对日本作家梦枕貘的小说《阴阳师》的全新改编。作为热门IP,《侍神令》自发布预告片起便引发关注,尽管上映后口碑两极分化、褒贬不一,但此次改编的独特意义和价值不可否认。影片在人物形象、类型元素和视觉风格的呈现上,有意识地融入了中国民族风格,可以说是建构中国特色电影工业美学方面的一次重要尝试。


如果说日本电影中的晴明深受“菊与刀”精神的影响,表现出恬静淡然、谦逊尚礼的品质,中国版的晴明则是典型的君子。他身着浅蓝色长袍从天而降,身姿轻盈颀长,给人以玉树临风之感,“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俨然就是一个孤傲而独立的君子。他被误解偷盗凌石却不说,用一种隐忍的方式掩盖内心的痛苦与挣扎。他将对白旎和天下苍生的爱深藏心底,为苍生万民而堕入妖道,从此灭绝人间情爱。这是一个隐忍且具有大格局的君子形象,体现出中华民族文化所推崇的人格气度。袁柏雅则更符合中国人对侠士的心理期待——武功超群、处事果敢、力量强大。虽然他缺少了晴明的睿智和大格局,但他以快意恩仇、除暴安良为生活准则,性情潇洒豪放,也是从古至今国人所追捧的典型形象之一。


两位主人公虽性情、气度不同,在价值观上却都体现了儒家思想的影响,他们视“杀身成仁”、“以仁为业、博施众济”为个人价值的最高体现。在此观念指引下,两人从心有隔阂渐渐到心意相通,携手抗妖,甘愿为天下苍生的福祉舍身成仁,用坚定的意志践行大义。而且,晴明与博雅的结合也体现出传统的“阴阳”之道。“阴阳者,天下之道也”,中国传统思想认为,大千世界万事万物的对立统一者不脱阴阳二字。“阴阳和合”是宇宙运行、社会安定和进步之道。可见,创作者充分借鉴儒道思想,创作出了“博施众济”、“果敢仁义”的人物形象,彰显出博雅豪迈文武兼修的中国气度。


影片在主题的设定上,也区别于日本改编作品。日本电影借助人、鬼、阴阳等元素,讨论了人鬼之分。人与鬼的差别只在一念之间——咒。咒意味着人心之所限,是欲望、执念,它泯灭了人的本性。而《侍神令》借助于降妖伏魔的叙事,对“侍神”的内涵给出了新的阐述,这一内涵的核心蕴藏着中华民族精神的特质。



首先“侍神”与忠诚美德相联。在阴阳师的世界中,只要阴阳师与妖结下了侍神令,妖就是阴阳师的侍从,两者同气连枝,一损俱损。中国传统社会强调立德,而德之核心为忠,即无私无我无他。忠之道直接影响礼仪秩序的建立,礼的正常运转才能使社会清明,天下有序。当晴明战胜慈沐后,虽可回归本位,但为彻底制服妖王换天下安定,他毅然入妖道,彻底断绝人间情爱,这无疑是对忠之道的形象诠释。


同时,“侍神”还蕴藏着博爱精神。中国传统思想强调君子和而不同。影片对博爱这一观念的阐释体现在对各种生命形式的尊重上。人和其他生灵都是世界的主人,彼此应当和睦相处。引发争执和杀戮的只是欲望和非隔阂。因此,在影片中,人和妖联手最终战胜慈沐,说明只要人与其他生物能够心意互通、心存善念,世间方能重获太平。


忠诚和博爱都是中华民族精神的体现,也极具现实意义。2020年,全世界都经历了严重的新冠疫情,面对病魔的肆虐,中国人民自强不屈、迎难而上,最终使得中国大地重焕生机。若说日版的“咒”侧重于自省和自我的塑形,中国的“侍神”则更具有集体意识、博爱精神和现实反思性。



《侍神令》集结了目前行业内的黄金班底,全片采用数字仿真技术,特效镜头高达90%。在原作和游戏文本的基础上,创造性的营构了独具中国古风意韵的电影画面。影片对本土动、植物形象展开二次创作,让观众更直观地了解中国神话的魅力。桃花在中国寓意着春天、爱情、长寿等美好心愿,王丽坤扮演的桃花妖美丽妖艳、善良忠诚,代表着一种不死精神,这充分借鉴了神话故事中蟠桃的功效;八彩是一个活泼、善良的小妖怪,她是蝴蝶精的化身,在一个个梦境中穿梭,用鼓声为迷路的人指引方向。蜘蛛精、镰鼬、铁鼠等小怪亦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常见形象,创作者赋予这些生灵欢脱的形象和性格,让观众感受到熟悉、自然的同时提升了观影的愉悦性。


更有特点的是,影片从古代水彩画中获取灵感,打造出了具有中国古典水彩画风格的视觉效果。中国古代水彩画讲求流动、雅致和畅快的视觉效果,让人于静中感悟清幽深远、自然澹泊。影片中晴明的居所四周高山环绕、薄雾笼罩、流水潺潺,又有色彩丰富的花草树木,层层叠化,营造出世外桃源的轻盈和空灵之感。又如“神妖大战慈沐”一段,创作者将场景放置在烟雾飘渺的悬崖上,木桥横跨两端,艳粉色的桃花树、咖色的木桥与蓝白色的天色相得成趣,远处的云彩、天空与薄雾产生了一种流动感。这种虚实结合的色调塑造出精细入微、妙趣天成的视觉效果。在这样的美景当中进行一场殊死搏杀,以乐写哀的叙事手法又极具有古典特征。


虚、灵、空、淡、深、远的意境构成了中国人浪漫洒脱的审美意识,蕴含着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和世界观,再加上对人妖关系的辩证处理,影片奉献了丰富的中国化影像表达和价值观念。作为一部贺岁档影片,精致绝伦的视觉化兼具美感和审美愉悦性,为观众带来了一场无与伦比的视觉盛宴,民族元素在高水平的工业化加持下,给中国的民族风添加了时代性和科技感。


尽管关于影片《侍神令》言人人殊,但它借助中国的传统文化元素和外国的民族元素,以中国传统美学观为体,高端电影特效技术为用,传达了中国的民族精神,无疑是中国风的电影工业美学及其创新中的一个有价值的案例。(作者:姜牧阳,系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学专业2020级博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