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刺杀小说家》预测近10亿,路阳的野心不止于此

时间:2021.02.24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马 夋
品道《刺杀小说家》导演路阳:做中国自己的大片 时长:05:43 来源:电影网

品道《刺杀小说家》导演路阳:做中国自己的大片收起

时长:05:43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我们问路阳,最希望看到观众对《刺杀小说家》的评价是什么。“新鲜感。”他的答案很简单,很干脆,甚至有点冒险。


当观众坐在影院,等着片尾字幕滚完之后,“小说家宇宙开启”的定帧图出现在大银幕上——这个在此之前,宣传上未曾有过任何透露的内容。影迷们都深深为路阳捏了一把汗。可见,他的“野心”非常之大。



当下中国电影市场中,对于系列电影的开发,不是得益于项目本身IP的热度,就是在项目获得市场认可之后才进行。敢直接官宣做电影宇宙,要拍续集作品的,路阳是第一个。敢率先把电影定档2021年春节档;把宣传语定为“只要相信,就能实现”;电影制作中,把所有不可能变成可能……路阳的种种,是一股带着少年气的理想主义。



或许,在电影世界的他,就是《刺杀小说家》里的少年空文,只要“相信”。


01


路阳确定要拍《刺杀小说家》时,《绣春刀2》还尚未开机。当时华策影业制片人万娟把《刺杀小说家》的原著发给了路阳,他看完之后,就拽着对方不放,“要拍,千万别给别人拍。”


小说《刺杀小说家》虽然极有画面感,但改编不好改,甚至有可能“得不偿失”。路阳依旧坚持,因为在小说里,他看见了自己。



创作小说《刺杀小说家》时的双雪涛,恰好对应了正在准备《绣春刀》的路阳,彼时的两人,互不认识,但都正在不同空间里,坚持自己的梦想。“质疑命运,在逆境中抗争”,双雪涛把它写成了文字,同时也击中了路阳的心。


小说到电影,实属不易。文字能让读者有无穷的想象力,但转化成影像之后,让观众有更直观的画面刺激,中间有着难以说清的鸿沟。


剧本创作初期,路阳投入到了《绣春刀2》的拍摄工作中,双雪涛和其他剧组成员开始了长达三个月的编剧工作。剧组团队都是路阳长期合作的人,其中陈舒则从他的导演处女作《盲人电影院》就开始了合作,彼此默契十足。


原著作者双雪涛


路阳拍完《绣春刀2》之后,发现此时剧本并没有找到很好的突破口。而双雪涛也暂时退出了剧组团队,开始了自己的创作,“这个团队非常成熟优秀,我可以很放心地交给他们。”此时,一位编剧向路阳抛出了问题,为什么小说可以变成现实。


这是整个项目是否成立的症结所在,在编剧看来,这一类电影能让观众相信,都会有一个非常充分的原理支撑,那么,《刺杀小说家》的原理是什么呢?



路阳没想过这个问题,因为他在看小说时,就已经相信了整个设定。


为了让观众能相信这个故事,他们在原版的故事里做了一些设定,类似超级英雄的设定等等,但最终这些东西都没有出现在成片里。路阳不想要那样的感觉,“我不希望写一个关于血统的东西,说你就是唯一,就得你来干这事儿,我不喜欢那样的故事。”


02


两部《绣春刀》让路阳在观众心中有了不错的口碑,但他想要的可能不止于此,《刺杀小说家》正在实现他更大的野心。在筹备剧本的过程中,路阳被问最多的问题就是,你到底要拍什么?



他曾经拿着一版大纲找到王红卫老师,他看完之后让路阳赶快拍。可是,路阳知道,那会儿还不是时候。参与策划《疯狂的石头》《流浪地球》《边境风云》等影片的王红卫,已然清楚一部商业电影在市场上成功的门道。


2017年9月,他看完第一版剧本后,反问路阳,你是要拍艺术片吗?如果不是,那就重写吧。



监制宁浩前期看完剧本之后,也问路阳,这是要拍什么呢?这个答案很关键,观众在看一部电影的时候,渴望最后那清楚明了的解释,他们才会相信理解这个故事。


期间,团队把剧本一遍遍推翻,重写内容。路阳还找来了新的编剧力量——《找到你》编剧秦海燕加入其中。因为《绣春刀2》路演后去了一趟重庆,路阳很果断地决定把这个魔幻故事,从东北搬去重庆,又一次调整大纲,修改剧本。



前后花了两年时间,直到2017年底,剧本才算定稿。路阳才正式把剧本发给相关的合作团队,演员们几乎很快就接下了合作,董子健更是立马转身开始了健身工作。特效团队的徐建看完剧本,“老路你疯了,你确定要做这样一个东西吗?”这里面涉及到的特效工作,都是从未有过的,甚至对于中国特效行业,都是一次挑战。



吐槽归吐槽,徐建相信自己团队可以完成这个任务,于是和路阳开干。2018年1月,《刺杀小说家》首轮视效工作开启。10个月后,电影正式开机,路阳说,“我们一起做一部厉害的电影!”


03


雷佳音没看完剧本就直接签了合同;杨幂第一次挑战反派角色;董子健为此瘦了40余斤;郭京飞更是直接出演了一个不露脸的“盔甲”……所有的人陪着路阳一起疯,想捣鼓出这个“厉害的电影”。



《刺杀小说家》把所有部门的工作人员来回折腾,一场动作戏近乎要做出五六套方案;分镜头也整整做了四个月;场景搭建用了16个摄影棚,占地4万平米……这些只是电影幕后的冰山一角。视效组更是第一次整合了用动作捕捉、面部捕捉、虚实结合拍摄等前沿技术。连吴京去探班时,看到虚拟拍摄的场景,都叹为观止:“国产电影特效技术已经到这种程度了吗?”



少年空文在异世界里明明可以选择往西跑的安全线路,但它依旧要往东,直捣那个令人心慌的赤发鬼。路阳亦是如此,暂时放着更稳的《绣春刀3》不顾,偏要朝向这部《刺杀小说家》。这种野心不止属于他,更属于以他、郭帆为代表的中国青年电影人的。



他们都是从小接触好莱坞商业电影,郭帆一直念念不忘卡梅隆导演的《终结者》,路阳看的第一部电影是哈里森·福特主演的《目击者》。他们后续又因为艺术导演的作品,心中种下想当导演的种子。


要拍一部非常酷的电影,但这种“酷”的核心是中国故事——这是路阳和郭帆非常明确的观点。



郭帆率先执导了《流浪地球》,走出了电影工业化的一步。但这次更像是一次尝试,期间还有很多管理上的问题没有达到合适的状态。复盘,推翻,组建新的模式……每一步都为找到最合适的标准。后期,他和北京电影学院建立了工业实验室,摸索了一套虚拟制片的套路。《刺杀小说家》是第一个进行实验的电影,对于这套流程的成功,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这套流程没留时间给路阳去优化,而是让他用这部电影去建立这套流程。特效总监徐建也跟着他们捣鼓了一年多,“到最后肯定还是有突发性事件,但都已经是小事了。”后来,这套方式又被路阳和郭帆连同管虎一起,延续到了电影《金刚川》的制作上。


04


我们曾问路阳,会担心电影上映之后,被观众拿来和好莱坞特效大片对比吗?


这种对比无法避免,如今很多年轻人都是看着好莱坞商业大片长大,而且中国之前从来都没有过类似的电影。即便是《流浪地球》上映初期,都会被拿来对比。


路阳心里非常清楚,尤其是宣传初期预告露出的时候,网上也有了类似的声音。接受永远都需要一个过程,乃至路阳自己拍摄的时候,同样会给演员看很多参考片,其中不乏好莱坞商业大片,“但《刺杀小说家》绝不是好莱坞美学的临摹,而是一部原汁原味的中国电影。”



特效只是电影的皮,重要的永远是内核。路阳一直在电影里关注人物和情感,“《刺杀小说家》其实比《绣春刀》系列更浪漫,更印象主义。”在他眼里,雷佳音扮演的关宁和《绣春刀》里的沈炼一样都是普通人,只是更像凡人英雄,“他不是要去拯救世界,而是拯救自己最爱的人,同时无意拯救了世界。”


这个思路像极了漫画二次元的主角,带着主角光环现身,无意负担起了世界的责任,也难怪杨幂形容他是“像动漫里帮着发带的少年。”



电影最后,少年空文坐在庭院里发呆,现实中的路空文则没有再出镜,只是留下他脱离危险的消息。少年的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只是一个开始。不少观众也愣住了,路阳竟然用这么冒险的方式讲故事。时间似乎回到了2014年夏天,《绣春刀》的问世,让观众才意识到,原来武侠电影还可以这么拍。



少年路阳带着中二魂继续征程,自由、洒脱。他说自己希望创作更尊重自己的初心,而不是因为市场的喜好。他这次交出的《刺杀小说家》亦是如此,“不妥协不代表不尊重观众,电影永远是作者和观众沟通的媒介。”


视频/任杰 文/马 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