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探寻选角“幕后”:他为张艺谋、陈凯歌选演员

时间:2021.02.25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阿K
幕后:走近演员的伯乐——选角导演 时长:05:43 来源:电影网

幕后:走近演员的伯乐——选角导演收起

时长:05:43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看到张小斐就想喊“妈”!演活了80年代女青年的温柔与自信。随着《你好,李焕英》票房突破43亿成为年度冠军,女主角斐的人气也一路暴涨。



 她在戏中饰演的年轻李焕英,温柔善良,总带着如和煦暖阳般的治愈笑容,被不少粉丝亲切地称为“国民老妈”。 “李焕英”的走红离不开张小斐的精湛演技,更得益于导演贾玲的慧眼识人,让出道15年的张小斐终于遇到了那个让自己发亮的高光角色。 



好的选角成就作品,“迷惑”选角也时常引发争议,例如,电影《第一炉香》曾因男、女主气质与原著不符,陷入舆论漩涡,热播剧《赘婿》也曾被质疑郭麒麟撑不起男主戏份。



 如何“万里挑一”为导演找到最合适的人选,《金刚川》《一秒钟》《我和我的祖国》等大片背后有哪些选角故事,张艺谋陈凯歌管虎等名导对演员又有何偏好?让我们跟随业内资深选角导演仓子,一起探寻选角“幕后”。 


1.张艺谋“这个演员演戏松吗?” 


巩俐章子怡周冬雨倪妮,张艺谋对女主角的选择可谓慧眼独具。 新任“谋女郎”刘浩存就是他从3000名艺校学生中海选出来的,张艺谋如此评价她:“眼睛大会说话,聪明领悟力强,是一张白纸。”



 刘浩存的处女作《一秒钟》也是仓子与张艺谋合作的第一部作品。张艺谋对演员的首要要求就是一定要“松”,“无论形体还是台词,都要特别生活,没有表演的痕迹。” 电影里那场几个小孩欺负刘闺女的戏,为了满足张艺谋对“孩子”选角接地气的要求,仓子一路找到了四五线城市以外的偏僻农村,“那些孩子们蓬头垢发,不是说孩子本质不好,而是他行走坐卧一定是大城市的孩子是有区别的,是能跟电影吻合的。”



他们在学校扎了一周时间,每天从各班挑选出身高、形象符合的孩子,再讲戏、试戏,经过几轮筛选才最终选出了陈齐山和苏志国两位小演员。他们的表演也获得了导演张艺谋的认可,“尤其陈齐山那个小孩,他不知道张艺谋是多大的一个导演,在现场非常放松,导演也开玩笑叫他‘山哥’,说山哥拍得不错。”



 《一秒钟》里有不少“人海”大场面,如何调度近千人的群演也是不小的难题。仓子回忆道:“我们会把所有的群众演员集中到一起,先给他们讲讲故事,你们来干什么了?你们要干什么?然后现场该做的不做的,该看的不该看的,你一定要告诉他。比如,这个黑窟窿(镜头)你不能看,你要看了,我们所有人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选角导演的工作就是这样,大到男女主演,小到客串演员、群众演员,甚至“动物演员”,比如《金刚川》中的白马,都是他们的工作范围,事无巨细。


在《一秒钟》《坚如磐石》《悬崖之上》等几部戏的合作过程中,仓子对张艺谋印象最深的是他对工作的狂热和在片场的亲和力,没有因为自己是知名导演就摆架子,“值得所有年轻人学习”。 


2.陈凯歌 《赵氏孤儿》的“难”与《长津湖》的“苦” 


从2005年的《无极》到正在拍摄的《长津湖》,仓子团队已经与导演陈凯歌合作了九部戏、十几年的时间。他亲切地称陈导为“凯爷”,“我对他的爱太深、太真挚了。” 在仓子看来,陈凯歌导演的特点是对艺术的执念,追求演员与角色从外型到气质的全方位契合,也曾经常让他“崩溃”。


 例如,在《赵氏孤儿》的选角过程中,赵朔的角色就成了最大难题,“我们把中国合适的中年男演员翻了个底朝天,十几轮的提报,每次提报百八十人,导演都没对上眼缘,临近开机,时间越来越短,整个人都崩溃了。” 


在仓子的印象中,赵文卓的年龄和感觉较角色偏大,因而在提报了几百人后才机缘巧合地提到了他,没想到一下就被陈凯歌选中。再加之赵文卓形象管理很好,真人与角色并没有年龄差,最终很好地演绎出了赵朔的英武刚烈。



 不仅主演如此,陈凯歌对小配角的要求也毫不放松。在《我和我的祖国》“白昼流星”篇原剧本中,有一个角色是蒙古族的白发老婆婆,陈凯歌对外型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仓子和团队把甘肃省附近的蒙古族自治县跑了个遍,每天要跑上百公里,好不容易找到了合适的老婆婆,最后却遗憾未能剪入正片。



 如果说之前与陈凯歌的合作主要是一个“难”字,那《长津湖》选角的关键词则是“苦”,“这是一个吃苦的戏,担心演员受不了。” 


比如,前一段时间的拍摄正好赶上寒潮来袭,气温零下19度,工作人员全都穿着羽绒服加上军大衣、暖宝宝都冻得不行,而饰演志愿军战士的演员只能穿着单衣。



 “不是所有演员都能受得了这种苦,选角的时候,很多人觉得坚持不下来就退却了,都说吃苦是演员应该做的,但是《长津湖》演员吃的苦真的是倍数。” 


3.管虎时间紧、任务重 


《老炮儿》《八佰》《金刚川》,仓子与导演管虎也合作了多部电影。令他印象最深的是,在筹备《我和我的祖国》《金刚川》这样的献礼片时,时间紧、任务重。



 《前夜》篇里“开国大典”那场戏,为了复刻还原当年的场景,管虎对天安门城楼上的演员的要求也是要“以假乱真”。部分历史伟人有专门的特型演员,找起来相对容易,但对于“张澜”等影视作品中不经常出现的人物,选角的难度不小。 


“只能加班加点,每天不停地翻演员资料,去筛选、过滤、比对。”仓子回忆道,“当时预算还有点紧张,制片人要求演员外型不仅要像,胡子还要自带,因为周期太短了,没有制作毛发的时间。”



 《金刚川》的选角过程也同样如此。7月2号开始筹备,7月15号演员就全部选定了。由于时间太短,选择演员的空间也小了不少。很多演员是凭着对导演管虎的信任和喜爱,才排除万难加盟。 “译哥做到了,京哥做到了,邓超也做到了,甚至魏晨整个拍摄周期没有请一天假,一直在摄制组。”



 无论是工作周期最长的《八佰》还是时间紧、任务重的《金刚川》,管虎工作的特点是讲情分,重江湖义气,“他是特别有凝聚力的导演,不光能拍好电影,讲好故事,而且能把所有的演职人员紧密地团结起来。” 


4.“万里挑一” 如何做好演艺圈“伯乐”


随着中国电影产业工业化的发展,选角导演这一工种也收获了业内外越来越多的关注。成功的选角导演是“伯乐”更是“桥梁”,能让适合的演员能最快找到合适的角色。 


在仓子看来,做好选角导演并非易事,要有独具的慧眼、细致的案头工作和丰富的国产影视阅片量,才能不断提高对角色定位的鉴赏和把握能力。


主持人罗曼与选角导演仓子体验现场“试戏”


每个选角导演的脑子里都是一个海量的演员资料库,在拿到剧本后,第一件事就是“吃透剧本”,通过反复研究和围读,准确把握编剧和导演对人物外形、性格、心路历程的设定,再将合适的演员罗列出来,进行名单提报。 


选择演员的标准因作品风格而异,如电影强调演员的质感,“男演员面部棱角要分明”;电视剧演员的选择,看中的是漂亮、帅气、耐看,“观众看一两个月不会厌”;大热网剧的选角则需要参考演员的流量、话题性和互相搭配的化学反应等等。


仓子曾参与《暴雪将至》选角


当然,最重要的因素还是与角色的匹配度和演员的业务能力,“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你的业务要好,人品要好,这条路才能路越走越顺、越走越宽。反之,选角和演员这个圈子不大,大家口口相传,你很快就会消失在后浪推前浪的演员人海中。” 


很多人不知道,选角导演的工作不仅停留在前期筹备阶段,而是贯穿定妆、试妆、围读剧本、开机进组、拍摄通告等各个环节,包含很多细致繁琐的工作。 


这无时无刻不在考验着选角导演的情商和敬业精神:要真正为导演着想,琢磨演员定位;要替片方操心,控制预算,处理各种衔接问题;也要为演员着想,保护他们的自尊心,让他们演得得心应手。


仓子团队曾参与《芳华》海选工作


最后,回顾十多年的从业经历,仓子感慨道:正所谓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让演员在适合的角色里发亮,便是选角导演的高光时刻。


文/阿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