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电影资讯

《哪吒重生》与国漫重生:探索之路漫漫且修远

时间:2021.02.25 来源:光明网 作者:戴润韬

原标题:哪吒重生与国漫重生:探索之路漫漫且修远



近年来,国产动漫风生水起,不论是番剧还是大电影都叫好又叫座,一时间“国漫潮”再一次被推至风口浪尖。国漫领域一直都被传播学者视为中华文化全球传播出新、出彩的重要方式,日本和美国的动漫产业引发了全球性的现象,这正是动漫具有极高的传播潜力的佐证之一。然而随着国漫制作技术逐步“赶日超美”,内容输出却一直不见明显成效。2021春节档的一部《新神榜:哪吒重生》(后称“新哪吒”)让人眼前一亮。


《新哪吒》的故事发生在一个赛博朋克和民国遗风相交织的架空世界之中。这里的淡水由龙王家族垄断,百姓因无水可用而困苦不堪。龙王为了重排封神榜,壮大龙族,囚禁了淡水蛟龙。故事从经典的《哪吒闹海》讲起,并进行微调,使整体人物形象和行事动机更加合理饱满。亦正亦邪的哪吒在将敖丙剥皮抽筋之后于陈塘关自尽,留下一缕魂魄生生转世,抵抗龙王一族的暴政。而为了阻止哪吒魂魄的觉醒,龙王对其世世提防,赶尽杀绝。直到本片的时空中,哪吒以一己之力“暴打”暴君敖广,最终夺取水资源的使用权。影片故事架构极富野心,3D特效美轮美奂。


值得注意的是,整部影片除了主线的“正邪之争”外,还穿插了芸芸众生的命运交织与“求不可得”,体现出世间难有十全十美之事,以及作者对于自然资源的关切。影片尝试在短短的116分钟里给世界中的每个小人物赋予独特的生命,不论是风尘女子、卖报小童、公职人员还是物流工人都有自己存在的意义和追求的人生。再反观中国历史上的名家巨著,无不是在大英雄和小人物的悲欢苍凉中展现中华文化独有的哲韵。苍生皆有苦,英雄亦凡人。



随着哪吒、大圣、白蛇等一系列中华经典神话传被搬上国漫大荧幕,古老的英雄故事焕发生机。数据显示,《哪吒之魔童降世》(后称《老哪吒》)曾以50.01亿的票房成绩刷新了中国内地市场动画电影票房最高纪录,并且成为中国内地市场首个动画电影年冠。


然而早在《老哪吒》上映之时,便有批评和质疑的声音指出,将哪吒塑造成带有强烈个人主义的英雄并不妥当。在陷入“正邪之辨”的泥潭中时,“魔珠”和“灵珠”虽有正邪身份之冲突,却终以个人意志实现了对命运不公的反抗。强烈的个人英雄主义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强调个人的创造力和自由意识,而不受社会道德力量的制约,在邪恶与正义的二元对立和对抗中取胜,为世人所膜拜敬仰。我们应当关注到,这种价值观的传播虽确有其时代性和特殊性,也有其局限性。如何突破欧美动画电影创造的价值瓶颈是国漫电影超越传统超级英雄电影架构所必须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在笔者看来,《新哪吒》与《老哪吒》虽然都通过龙王的野心搭设了基本矛盾,但文化和价值内核完全不同。《老哪吒》向观众抛出的疑问是个体如何判断善恶正邪,而《新哪吒》想要传递的则是超级英雄在苍生和自我之间的救赎和抉择。这正体现了国漫持续探索其所应该传递的文化和价值的努力,回应了《老哪吒》上映之时的种种质疑。也正是因为如此野心,整片剧情略显逻辑散乱,女性角色刻画稍显薄弱。不过,这样的尝试十分值得鼓励和肯定。



《新神榜:哪吒重生》的上映具有与众不同的意义。它的目标不是也不会是仅面向国内受众,更是一次走向世界的尝试。它首次逃离简单“漫说”中国古典文学和经典人物形象,尝试进行宏观意义上的文化杂糅。一方面,其主要戏剧矛盾体现了西方个人英雄主义中的承担与拼搏;另一方面,它不落俗套,没有将个体凌驾于家国之上,体现了传统儒家的“忧乐观”。正如开场的赛博朋克和民国遗风的混搭一般,故事讲述了“亦中亦西,中西杂糅”的新哪吒。只有这样的故事才能让世界不仅看到中国精良的动漫制作技术,更能了解、理解、喜爱中华优良的传统文化。


动画结尾,哪吒并未寻得其所有宝物,如此预见会有续集。在《新神榜》系列后续的作品中,笔者认为大可降低内容密度,将想要体现的价值拆分于多个故事之中,积极创造不同人物和故事之间时空和命运交织的新封神世界这一宏伟云图,而不必急于在一部影片中叙述详尽。


当然作为引领国漫新探索的先驱,《新哪吒》仍有众多的不足,尤其是个人主义与家国情怀的啮合稍显钝蹇。如何在体现普适英雄主义、女性主义的同时兼顾彰显与中华传统美德、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契合的文化内核,仍是国漫创作者们任重道远的探索方向。(作者:戴润韬,系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博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