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赘婿》如何打好“性别”牌?

时间:2021.02.25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烹小鲜

“小小赘婿,大大天地。”

在电视剧《赘婿》中,现代金融大鳄穿越之后,成为小小赘婿宁毅,他以现代思想和手段,从商场到朝堂一路运筹帷幄,大有作为;在剧集之外,《赘婿》也以一己之力,再次掀起人们对于男频IP讨论的热潮,上一次还是《庆余年》播出之时。

近几年相比较女频IP改编的惊喜重重,男频IP改编却普遍哑火,尤其知名大IP《择天记》《武动乾坤》《斗破苍穹》等作品口碑表现不佳之后,男频IP变为了观众之殇,市场之痛。

直到《庆余年》火爆出圈,让市场重燃对男频IP的热情,而后原班人马出演的《赘婿》迅速投入制作并上线。从现在的热度和口碑来看,《庆余年》之后观众对男频IP作品的期待,《赘婿》接住了,并让市场对男频IP的信心再次得以提振。

由此,我们也不得不去回溯和探究,对于多类型的男频IP来说,什么样的内容更具改编潜力,从《赘婿》到《庆余年》的成功,是否有相通的改编路径呢?

在网络文学发展的二十多年中,男频文一直都是中流砥柱。

  

古早派延续武侠的路子,江湖门派斗争写了个遍,后来者偏爱奇幻穿越、盗墓重生,题材翻出了花,也出现了很多大神级作品。

这些男频IP作品,或走穿越后事业情感双开挂的路子,满足男性终极幻想,其中月关的小说极具典型,《回到明朝当王爷》《步步生莲》《夜天子》等都是这个设定;或者着力于男主的升级打怪和成长,最终成长为一代英豪的故事,比如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系列;或男主上至九天,下至九幽,在斑斓壮阔的世界观或历史图卷中搅弄风云、尽情驰骋,如辰东的《神墓》《遮天》《完美世界》等作品。但无一例外,都以男性为绝对主角,并满足男性在事业、情感上的需求。

男频IP小说发展至今,“赘婿流”风靡起来。据免费阅读软件“疯读小说”2020年9月发布的报告显示,在其过去一个月的增长榜单TOP10中,赘婿类小说占据30%,成为男频小说最主流的题材。

何为赘婿流小说呢? 疯读小说总结其必备元素:男主深藏不露,前期受到打压,妻子家人冷嘲热讽,绝地逆袭高光时刻,多为现代商战题材。

这类小说改编的短视频以为广告投放的形式存在于各个网站,如今还似乎难登大雅之堂,然而庞大的读者群体和产生的社会影响,却能够让我们看到男性市场一直以来对内容的需求,那就是“爽”。

赘婿类小说的故事,能够最大程度上让读者体会到打脸升级的“爽”,赘婿开头出身卑微、处处碰壁、被亲朋好友瞧不起的设定,更能让他们代入自身、唤起共情,而在赘婿天降好运、逆袭打脸之后,那种快感也让他们抱有希望。

“愤怒的香蕉”从2011年起在起点中文网首发连载《赘婿》,虽不属于此以现代日常家庭生活为背景的赘婿类小说,但却可以称得上是赘婿文的鼻祖,因此这部小说在一定程度上尽可能满足男性的“爽感”需求,比如小说主人公宁毅,一边对内装傻充愣、一边在外打怪升级,最后坐拥天下与后宫,小小赘婿也能拥有三妻四妾,是典型的“男频爽文”。

可以看出,赘婿类、玄幻类男频IP小说,有着精准的受众定位,也难怪《赘婿》原著小说的作者“愤怒的香蕉”会在早年一次采访中说出“我不需要女性读者”的话。

但剧集作品则并不是这样,作为更为大众的文艺市场,影视剧有“得女性者得天下”之说。当男频小说改编为影视剧,以不同的内容形式出现,它面对的是以女性为主的更广阔的市场,面对的是不同的审美标准和内容需求,这时候男频IP本身的内容受众与剧集受众产生的的冲突,男频IP内容和主题的单一性,就成为了男频IP改编的重重难关,也成为近几年男频IP改编最难把握的点。

在影视剧市场,当大女主戏趋冷,男人戏随之崛起,第一批被改编的无疑是已然在网络文学市场积累了庞大粉丝的大IP作品。

早期,穿越爽文占据了半壁江山,霍建华、吴奇隆主演的《刑名师爷》,孙坚主演的《纳妾记》,陈赫主演的《极品家丁》等,均是穿越后事业情感双开挂的路子。很显然,这种充满男性“自我幻想”色彩的剧作,在女性受众占大半比重的剧集市场中,很难被接纳。

而后男频IP剧认识到这一问题,却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随着《青云志》的上线,“媚女”倾向开始取代穿越爽文,成为男频剧的重要发力点。

《择天记》《轩辕剑之汉之云》《武动乾坤》《斗破苍穹》……数十部男频小说惨遭“阉割”之痛,丢了原著的魂魄,成为专为女性受众“量身定制”的剧作。最终的辐射范围,也限制在了圈层之内。

由此可见,但与女频小说相比,男频IP改编的“难”,体现在多方面。尤其男频IP作品拍出来给谁看、是否出圈、如何出圈,这是影视制作方需要考虑清楚的问题。

在这个问题上,一味“爽男”或者“媚女”都不可取,《庆余年》《赘婿》在平衡内容和受众方面,达到了微妙的平衡,或可给我们一些启示。

男频小说可以在小众范围内圈地自萌,不顾女性读者感受。但如果它要进一步走向IP产业链,进行影视化改编,面对更广阔的大众,甚而成为精品,那么不考虑占人口数量一半的女性,便无异于自掘坟墓。

从《庆余年》到《赘婿》,我们看到原著中的权谋、升级等男性受众偏爱的元素,在影视化的过程中得到了保留,与此同时,两部作品对女性受众也释放出了强烈的友好信号:

1、男频改编,关照女性

作为男频IP改编剧,《庆余年》和《赘婿》处处体现了对女性观众的关照。

一方面简化了主人公的感情线。《庆余年》的原著作品中,范闲虽然是穿越者,但被当时三妻四妾的习惯影响,默认了一夫多妻制的正确性。除迎娶“鸡腿姑娘”为正妻外,还有四个侧室,分别是北齐圣女海棠朵朵、北齐贵妃司理理、北齐女帝战豆豆和大丫鬟柳思思。

 

但诸如此类男性受众喜闻乐见,女性观众看了恼火的点,在剧中被完全剔除了。范闲“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设,以及和林婉儿甜蜜的爱情线,都为女性观众提供了几分好嗑的浪漫。

同样,《赘婿》的原著男主宁毅有苏檀儿、刘西瓜、周佩、元锦儿、小蝉、聂竹云和陆红提七个夫人,这种行为也属于在女性受众的雷区上“蹦迪”,也做了简化和改动,最后保留了只有苏檀儿一个夫人的设定。

另一方面,女性话题的强化。在电视剧版《赘婿》中,“男德学院”的设置,呼应了现实中“女德班”的存在,还有多处情节,处处彰显对男女平等的呼吁和对女性价值的认可。例如女主角苏檀儿挣脱性别偏见,执掌苏家、经营自己的店铺行为的强化,能够获得女性情感的共鸣。

在《庆余年》中,尽管范闲的母亲叶轻眉在剧中一直未曾现身,但其戏份可不少。其“人生而平等,没有贫富贵贱之分”等价值观念的传递,以及对其伟大女性形象的塑造,都在价值取向层面击中了不少女性受众。

2、今为古用,制造爽感

《赘婿》小说问世的时间是在2011年,距今已经过去十年。十年前的反套路和爽感制造,已经成为十年后的旧梗。如何避免落入时间带来的“尘网”中,也是不小的考验。

但在制造“爽感”方面,《赘婿》保留了主角今为古用、一路开挂设定的基础上,对于现代内容进行了更新,让观众能够迅速代入并会心一笑。

比如“最低消费”“弹幕”等来自现代语境的网络语言的使用,以及停车位、外卖服务、加盟商、会员入籍,这些现代商业词汇,跨越时代成为宁毅商场上的锦囊,成为了制造爽感的利器。

这种大众文化和符号使用,制造的爽感,并不仅限于男性,据IP价值官采访,女性观众追《赘婿》的动力,除了磕cp之外,也在于对宁毅还能如何今为古用,升级打怪的好奇。

3、轻喜风格,男女通吃

此外,《庆余年》《赘婿》都选择以轻喜风格解构沉重的议题,尤其在《赘婿》中更为突出。

《庆余年》原著是一部悲剧色彩浓厚的作品,为避免给观众带来太大压力,剧集选择了厚重话题轻松讲,在剧情推进中加入了“狗血”、“相声”、“智商盆地”等趣味性高、互动性强的梗,用年轻人更喜欢的表达风格实现了剧集轻松幽默的气氛与原著深沉内核间的平衡。

同样,《赘婿》中剧版加入了很多现代气息,突出现代文明和古代文明的碰撞,古今反差产生了很大的喜剧感。

作为古装轻喜剧,《赘婿》中不乏时下流行的网络段子,古今混搭碰撞出奇妙的“笑果”,惊喜却不突兀。喜剧风格,春节档期上映,让《赘婿》以合家欢的调性,获得了更广泛的观众群体。

从这几个方面出发,《庆余年》《赘婿》两部作品尽可能平衡了男频IP的爽感和女性观众的代入感,不能说,这是两部作品成功的唯一因素,毕竟好的影视作品,除了故事还仰赖于好的制作团队和演员,但从男频IP这几年改编的路径来看,能够向女性观众伸出橄榄枝,平衡男女观众比重,对于影视剧的成功无疑多有裨益。

《庆余年》《赘婿》的“翻身仗”,是基于主创人员对于艺术水准精益求精的态度,也得益于行业几年来的摸索沉淀。

两部作品的成功,在诸多方面为男频IP改编打开了新思路,尤其证明了,当一部作品足够好,就不再受到性别、年轻等因素的太多限制,我们也希望好的IP作品,都能有这样的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