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刷完两集直接入坑!《天桥上的魔术师》,刷新华语神剧新上限

时间:2021.02.28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Sir电影

有部新剧。

一年前放出预告,天天盼着它上线。

只播了两集,已经彻底让Sir着迷。

如题。

不怕打脸,Sir要预言这是今年最有神剧潜质的一部。

《天桥上的魔术师》

台湾公视年度扛鼎之作。

还出品过《一把青》《我们与恶的距离》。

导演杨雅喆,上一部作品是金马最佳影片《血观音》。

改编自吴明益的同名小说集。

他的长篇小说《复眼人》已售出十余国版权,开创台湾小说首次由世界主流文学出版社买下版权的先例;另一长篇小说《单车失窃记》在2018年入围布克国际奖,是首位入围此奖项的台湾作家。

强强强联合,难怪未播先火。

对于Sir而言。

最惊喜的是,《天桥上的魔术师》有着华语剧里罕见的致幻效果。

01

时光穿梭

故事背景和我们稍许有些隔阂。

天桥,特指中华商场的天桥。

1960年,台北为了整顿违章建筑、整顿市容,在中华路修建了中华商场,包含“忠孝仁爱信义和平”等八座大楼,方便这里的原居民在此经营生意。

1992年,中华商场被拆除。

从此,台北失去了一座著名地标,只存在于几代人的记忆之中。

消失的中华商场还能够被魔术变回来吗?

《天桥上的魔术师》动真格了。

斥资8000万台币,占地2公顷,搭建出台湾电视史上最大的片场。

美术组花了超过半年时间,一砖一瓦地复原出八十年代的中华商场,包括里面50多间商铺。

△ 中华商场实景、片场

中华商场藏着五湖四海。

你能听到闽南话、客家话、山东话等不同方言的人在这里做生意,经营的范围也无所不包。

去过中华商场的观众,肯定会打出更高的情怀分。

但。

正如杨德昌那句话说的。

好的导演总是能打破时间、空间、身份等等局限,让你有可能进入到另一段生命体验中。

即便陌生。

也有一种真实的况味。

《天桥上的魔术师》就是一辆时光穿梭机。

我们好像受到召唤一般,总是会不断回溯到某个时间点,梳理往后的人生。

杨雅喆好奇的是:

为什么我们的童年如此相信未来?

为什么生命里面总有些奇妙的魔幻时刻改变了我们?

为什么当我们长大之后却怀疑起未来?

主角小不点,家在中华商场有家鞋垫店,不用上课的时候,他会在商场各处吆喝卖鞋垫。

一个场景就看出了小不点的机灵。

他看到一个小女孩向一对情侣推销玉兰花,一下子就买了三朵。

这,不就是善良又好说话的金主吗?

小不点连忙走过去,奶声奶气又带着哭腔说:

“姐姐,你能帮我买一双军靴拉链吗?”

旁边的男朋友赶紧说,那我买一双好了。

小不点却说:

“哥哥不要买,让姐姐买,这是姐姐对你的爱哦。”

今天的带货主播看了都直呼内行!

还不忘推销第二件商品,小不点对姐姐说:

“这个鞋垫很软哦,你只要把这个放在哥哥的鞋子上呢,保证千山万水走回你身边喔。”

太会了,怪不得姐姐和哥哥都笑开怀了。

你以为套路到这里就结束?

就连货卖出去了,都不忘再敲一笔——假装要找钱,掏出荷包说:“呜呜呜,我又要被妈妈骂了啦。”

对于这样的小可爱,姐姐必须赶紧说不用找零钱了。

回到店铺我们才知道。

原来是深得母亲遗传的商业话术:

“穿了后,我跟你说,保证千山万水走回你身边。”

但结果咧?

的确是回到身边了,是回来退货的。

什么“猪皮、羊皮、鳄鱼皮”,什么“舶来品”,都是假货。

这就是那个既粗糙,又膨胀的年代。

隔着情怀的滤镜,我们回忆过往,总是带着一种莫名的温情。

就在这种记忆、想象、错乱的混合物中。

魔术,诞生了。

02

童年心事

每一个人的成长环境不一样。

可是童年会有相似的影子。

被妈妈骂了或感觉父母偏心的时候,内心戏特别多。

“我没人爱啦,我要离家出走。”

自己在手上画手表/偷偷被别人画手表。

还有。

爱作怪,爱胡思乱想。

想要游戏机怎么办?听说,生病的时候父母最容易答应要求。

看到割包皮广告牌,半懂不懂的三个小屁孩,开始往自己的小鸡鸡抹白花油。

(猛男respect)

结果到了医院。

女医生说:“我割过的包皮,可以做好几双皮鞋了。”

他们低头看了看医生的皮鞋,全都落荒而逃。

得不到满足的愿望,就容易催生想象。

这孩子们中间,都流传着一个99楼的传说:

中华商场当然没有99楼。

是有人在每个厕所间,画上了一个电梯按钮,画到最后一个,就是“99”。

传说。

在99楼,你可以看到自己曾经失去的最爱的东西。

传说只要半夜十二点,在那间厕所对着镜子梳99下头发,奇迹就会出现。

一天,他们行动了。

没想到才梳到第四下时,黑漆漆的厕所突然发出奇怪的声音。

三个小朋友赶紧尖叫地跑了出去,个个吓得脸色发青。

在台湾民俗里,这叫中邪了。

要带去庙里收惊。

小不点被吓得最厉害,因为当晚他回头一看。

就看到了一个长发飘飘的人影。

这个哥们,是本剧的灵魂人物。

你看片名,天桥上的魔术师。

但这个魔术师,没有黑色西装,也没有高帽子。

还看起来像流浪汉,一头凌乱的长发,一个破破烂烂的黑色魔术道具箱。

魔术师的身份,暂时还没有揭秘。

反正小不点看来,这个落魄的魔术师,无所不能。

他能从一个破罐子里,变出很多个硬币来;

(当然聪明的小不点也提出了质疑,能变钱你还来这里摆摊?)

但小不点,还是慢慢对魔术师上了头。

他咋能轻轻松松把20块钱变成硬币零钱的?

咋明明刚刚人还在那,突然倏地一下不见踪影?

魔术师还教他使唤“小黑人”:

只要修行够。

就能让小黑人跳起舞来。

“阿爸你逼哪波哪呗。”

“阿爸你逼哪波哪呗。”

小不点一遍遍念着咒语,说梦话都在念,可是小黑人怎么还不动?

魔术没学会。

可小不点的生活,越来越“魔幻”起来。

一天,小不点在厕所蹲的时候,魔幻时刻发生。

这是........斑马的脚吗?

另一边,是魔术师在跟小不点说话。

但厕所外面,的的确确是一只斑马在说话。

还骂他:

“我都要喘不过气了,没道德,大便这么臭。”

魔术师是谁?

他到底来天桥做什么?

不知道。

而且Sir有预感,等到了大结局,他可能也不会告诉你。

03

魔术时代

《天桥上的魔术师》只播了两集,就已经留下太多的悬念。

比如每一集的开场,都有小不点手上这只被画上的手表。

奇怪的是。

竟然响起了秒针走动的声音。

还有剧里小黑人趁小不点不注意,偷偷逃走,飞上了天空。

它是真的有了生命。

还是被风吹走后,小不点产生的想象?

虽然这部剧以孩子的视角展开。

但种种迹象表明,魔术师好像并不只为孩子而来。

不管大人小孩,只要心中有想要的东西,没有被填满。

好像总会遇到他。

魔术师对小不点说:

“世界上最厉害的魔术,就是把人的烦恼藏起来。99楼的秘密是不能教的,也许等到有一天再和小黑人相遇的时候,你就会知道那个神奇的力量是什么了。”

Sir要提示一下。

魔幻。

恰恰是杨雅喆表现现实的一种方式。

《血观音》。

用一出奇情、昏眩、血光四射的奇谭,照出台湾那个圈地炒楼捞钱的离奇年代。

另一个线索。

歌曲在杨雅喆的作品中也很重要。

《血观音》开头棠府宴会,歌手演唱的是潘越云的《纯情青春梦》,关键的一句歌词是:

“时代已经不同,查某人(女人)也有自己的愿望。”

对应的是宴会上。

新与旧的规则分野。

更为后面的剧情中,母女反目,女儿追求自由,和棠夫人踩着旧势力的院长夫人上位等剧情做了伏笔。

《天桥上的魔术师》。

片头曲即罗大佑的《之乎者也》,配以上世纪80年代台湾的新闻图片。

这首歌在唱什么?

最初版本的歌词是:

歌曲审查之/通不通过乎/歌曲通过者/翻版盗印也

在三四集的预告中。

有人说相机比手枪更厉害。

有人想要油印,看起来却是在做一件极其危险的事。

危险在于什么?

因为它们代表着信息、新闻与真相。

想想杨雅喆《女朋友,男朋友》中,桂纶镁卖地下杂志的这个情节。

《天桥上的魔术师》中的那个年代,台湾普通民众仍然在保守中沉默。

但沉默中。

早已酝酿着一种巨大的向往和冲动。

那就是一个风云变幻的变革年代。

注意看。

魔术师不仅能让小黑人跳舞。

还能让广告牌里的模特跳起来,让天桥变成迪厅,所有人都整齐一致地舞蹈。

再仔细看舞蹈动作中的蒙太奇。

踏步。

伸手。

你说。

他们是受着什么样的指挥?

又是在怎样的一种激情和幻想中,忘乎所以?

回忆,是将失去的一切变回来的魔术。

但我们身处的现实。

何尝又不是一场弄人的魔术?

有的东西变来了。

有的东西变没了。

不变的。

是有一茬茬,永远相信魔术,看得入迷的人。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小津安4郎